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现代言情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作者:银雪鸭(上)

Tags:甜文 灵异神怪 民国旧影 破镜重圆

 文案: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本文文案]
  年下土豪宠妻凶狗攻x病弱丧气温柔美人受
  云川城里最近传出了件风流事,祁家又疯又狠的二少爷祁沉笙,在城西买了座顶贵的小洋楼,关了个病美人。
  但凡见过这病美人的都说,这美人虽年纪不小了,却当真美上了天去,难怪勾得凶二少迷了心。
  可但凡听过这病美人事的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凶二少三年前,可是在这美人身上栽过大跟头的——丢尽了身家财产不说,还被他害瞎了一只眼睛。
  这下众人明白了,难怪祁沉笙要将人关在楼里,这怕是要留着r.ìr.ì折磨。
  正在“被折磨”的美人汪峦,身上裹着俄国来的紫貂皮裘袄,手中揣着包银小暖炉,嗓子痒了轻咳两声,便有人用洋玻璃盏儿盛这汤药送到他唇边。
  他刚要摇头,却听到那人冷戾的笑声:“九哥还是快喝了吧,若这病还不好,我怎么舍得跟你讨债?”
  ————
  1、HE,1V1,年下,受比攻大三岁
  2 、破镜重圆,但是不虐
  3、架空民国,考据勿究
  求评论,求收藏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破镜重圆 民国旧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沉笙,汪峦(汪九郎)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祁家二少捉鬼宠美人
  立意:昨r.ì已过,余生相守
 
 
第1章 血中刃(一)   “九哥,我终于,抓到你……
  “号外,号外,宿华公司收购云百大纺织厂,祁家二少手下再添新产--”
  这一年的云川城恰逢上了早梅雨,密布的y-in云笼罩着街巷,戴着扁帽儿的报童抱着厚厚的新刊,仿佛在宣扬自家喜事般,大声吆喝着头版的新闻。
  汪峦伏在老盛牌茶行的栏杆边,瘦得骨节分明的手上,拨弄着三五块银元,转眼的工夫,便哗啦啦地从沿街的老盛牌茶楼上抛下,滚落到小报童的脚边。
  小报童立刻欢喜地捡起来,抬头想要问是哪位茶客要的报纸时,却正对上他那双仿若桃花的眉眼,不由得连动作都忘了。
  “拿着,去买盐津梅子吧。”汪峦微微低头,凌乱的发丝遮住了他苍白面容,衬着身上破旧的灰白长衫,显得十分落魄。
  小报童呆呆地看在眼中,好似瞧见了只残了羽的金丝雀鸟,凄厉地落在枝头。
  留意到那报童的目光,汪峦只是自嘲地笑笑,又无力地咳喘几声,胸口闷闷疼着,令他疲惫地闭上双眼。
  曾几何时,秦城公子哥们口中,那桃花霞里戏东风,含醉恰似金雀奴的汪九郎,如今却沦落成个没几天可活的病秧子。
  这会被困在这茶楼上,他却仍能听到隔间外,父亲汪全福与花妈妈的争吵。
  “二十块?花妈妈您说笑呢,我家大儿那模样您也是瞧见了,怎么才值得了二十块?”
  “哎呦,谁有心思跟你说笑,”花妈妈的声音又腻又尖,似带着习惯的笑意,说出来的话,却很是刻薄:“模样再好,又有几分用呢?你也不寻思寻思,他都多大年纪了,我听着他咳嗽那动静,怕还是带着病的吧?”
  “二十块便是顶了天的,我还怕他得的万一是痨病,死在我园子里呢……”
  “呸呸呸,什么痨不痨的,花妈妈你压价可以,但话可不能乱讲!”汪全福一听,立刻急了眼,也顾不上许多了,直接跟花妈妈争吵起来。
  汪峦却似是并不在意什么,只稍稍睁开了眼,斜倚着又将细瘦的手往栏杆外,看似无力地垂下,几枚银元便碎羽般,无力地从他指间滑落。
  痨病?汪峦浅笑着咳嗽了几声,这病自他五年前离开秦城,藏到河东乡下的时候,就初现了端倪,咳咳喘喘总是不见好。
  但与其说是病症,倒不如说是……报应。
  大半年前,河东大旱之中又招了蝗灾,他与父亲、小弟随数千灾民一路逃进这云川,命虽保住了,可身上的病却越来越重。
  本想着还有一二年r.ì子可熬,不料这汪全福却想从他身上榨出最后的油水,要把他卖进胡同里做暗倌。
  “……二十块就二十块吧,我可要现钱!”汪全福哪里是花妈妈的对手,几番议价下来,半点便宜都没赚着,只得点头应了那价钱。
  两人写好了契书,推门进来时,却正瞧着汪峦将二三银元,向楼下抛去。
  “你在干什么!”汪全福眼神还算不错,乍得便看清了汪峦手上的东西,不敢置信地扑了上去。
  可他哪里赶得上汪峦松手的工夫,堪堪扑到栏杆边时,恰好眼睁睁地看着那银元坠落下去,被楼下的人哄抢走了。
  汪峦见着他这般狼狈模样,忍不住又笑了起来,那声音带着断续的咳嗽,听起来却分外刺耳。
  “你哪来的银元!”汪全福几乎要疯了,浑浊的眼睛赤红着,一把就扯住了汪峦的手臂,将浑身无力的他拖到地上。
  汪峦被他这么一扯,更是牵动了心肺,顿时咳嗽地说不出话来。可汪全福哪里肯放过他,死死地将人掐在面前,不断追问着:“你个孽子!说啊,你哪来的银元,还有多少!”
  汪峦喘息着摇摇头,眼神中却没有半分示弱,而是充斥着浓浓地讥讽:“咳咳咳……自然是我自己存下来的。”
  “原是还有十几块的……不过我想着,既是要被卖到那种好地方去了,留着也没什么用了,”汪峦顿了顿气息,像是蓄起力气般,眼眸若含刀刃,望着汪全福,一字一字地说道:“所以刚刚……已经全扔出去了。”
  “全扔了?!”汪全福仿佛要将汪峦生吞活剥,胸膛剧烈的起伏着,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大,惊得花妈妈都不敢上前劝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