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现代言情 >

民国凶少的病美人 作者:银雪鸭(下)

Tags:甜文 灵异神怪 民国旧影 破镜重圆

第72章 怨婴影(十八)   仿若暗鬼窃笑的婴儿哭……
  阮吉愣在了原地, 不远处的宴席上,因着之前那场闹剧,所有人都不敢出声, 反而让他听得更为真切,那声音虽然断断续续,又极为低若,但的确是婴儿的哭声。
  ——三少爷真的把孩子接回来了?
  那上面……真的是小少爷?
  不知怎么的,阮吉并不觉得是这样, 那婴儿的哭声一阵阵的,带着说不出口的y-in冷,只是听了这么一会子, 他外露的胳膊上便起了一层j-i皮疙瘩。
  但仿佛是被什么牵引着,他还是迈开了步子,趁着没人注意,踏上了楼梯。
  尽管已经粗粗打扫过了, 但毕竟十几年不曾住人,木质的楼梯这么踩上去,顿时发出吱呀的轻响, 仿佛连带人骨头缝都酸涩了。
  阮吉继续向上走着, 婴儿的啼哭声越来越清晰, 但一楼透来的光也越来越少,不知从哪一步起, 他终于彻底踏入了黑洞之中。
  眼前是空旷而凌乱的二楼,许多来不及收拾的旧家具,就那么毫无章法地堆放着,在本就看不清的黑暗中,又突兀地堵起一重重影子。
  这……怎么可能有人住?
  阮吉心中打起了鼓, 他知道就是再为了避人耳目,三少爷也绝不可能将小少爷养在这种地方。
  可既然不是小少爷,那哭声是从哪来的呢?
  他忽然想起了,前几r.ì东院里姨娘丫头撞鬼的传闻,阮吉顿时像是扎进了冰窟窿里,原本深压在心底的恐惧,也霎时间迸发而出。
  也就是在这时,他突然发现四下安静极了,整片黑暗的y-in影中,只能听到他自己的脚步声。
  而刚刚婴儿的哭声,竟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不曾有过。
  之前是……是听错了吧?一定是听错了吧!
  阮吉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右手,那疼痛在这一刻分外清晰,他不断地对自己这样说着,没有哭声,没有鬼,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慢慢地,慢慢地转过身去,准备就此离开。
  可就在他完全背对黑暗的瞬间,一声幽幽的,仿若暗鬼窃笑的婴儿哭声,却忽然又出现在阮吉的耳边,似乎离他极近极近。
  阮吉一下子连动都不敢动了,两条腿跟着哆嗦起来,可那婴儿的哭声,却还在继续。
  “呜--”
  “呜--”
  又低又弱,却是离他那样的近,好似就回d_àng在他的身侧,就回d_àng在他耳边。
  “祖宗……小祖宗……”
  “是我不该乱走,扰了您的清修……我这就走了,这就走了,您可千万别缠上我。”
  他口中不断念叨着,不知又过了多久,那婴儿的哭声好似当真不见了。
  阮吉也不敢回头去看,只打算快步逃离这里,谁知他刚走没几步,就感觉脚腕上一痛,好似被什么生生拽住了,身子却来不及停下,猛地向前扑去,顿时也不知撞翻了多少堆积的箱柜。
  楼上接二连三地传来,重物撞击落地的声响,骤然惊动了一楼宴席上的人们。
  汪峦若有所感地抬起头来,下意识地看向不远处的楼梯,随即又听到了大声求救的呼唤。
  “这是怎么回事?谁在上面?”祁暮耀心中暗暗叫苦,这才刚安生下来多久,怎么就又出事了!他哥到底在哪啊?!
  屋子里如今只剩下三个伺候的下人,除了刚刚跟阮吉说过话的芭蕉外,其余两个皆是摇头说楼上没人,只有芭蕉暗暗着急……她听出了那求救是阮吉的声音!
  不止是祁暮耀着急,其他人也被那动静惊得心直跳,但谁也不愿再这关口多说什么。四小姐祁如蓉年纪最小,平时x_ing子活泛,这会子却也吓得不轻,只拉着哥哥的袖子说道:“五哥……你快叫人先上去瞧瞧吧,万一出了什么事呢。”
  祁暮耀也知道这么耗下去也不是法子,目光望向那几个下人,但见他们也神色惶恐的样子,也有些犹豫。
  另一边,祁沉笙又舀起勺汤水送到汪峦唇边,汪峦垂眸摇摇头后,他才将碗放到桌子上,打断了正准备亲自带人上去查看的祁暮耀。
  “我去吧。”
  “什么?”祁暮耀一愣,起先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眼看着祁沉笙已然起身,忙摆手说道:“这种小事哪里要劳动二哥亲去,我带着人上去看看就行了。”
  汪峦也抬头看向祁沉笙,得到的是对方确定的眼神。
  祁沉笙并没有再跟祁暮耀推让,俯身扶起汪峦后,便向楼梯的方向走去,祁暮耀还想再说什么,可谁知坐在一边的祁家小叔祁辞,什么招呼都没打,也跟着走到了楼梯边。
  祁暮耀这下心里越发没底,安顿好如蓉后,便也带着那三个下人跟了上去。
  尽管他们事先提了盏手电灯,如同阮吉的经历般,汪峦被祁沉笙揽着腰背,走上了吱呀作响的楼梯后,从某步起,似乎只是一刹那间,眼前自楼下而来的所有灯光,便彻底消失了。
  眼前的楼梯变得漆黑一片,唯一的光源便是他们手中的小电灯。
  正当汪峦以为,是他们迈入了特殊的境地中,才陷入了黑暗时。却忽然听到楼下也传来了阵阵S_āo乱,他的手被祁沉笙握了一下,虽然并未有言语沟通,但两人却还是都默契地向楼下望去。
  “怎么回事,谁关了灯?!”
  “怎么突然黑了!哥,我好怕--”
  不仅是他们前方楼梯尽处的二楼,整栋浣纱楼都沉入了无边的黑暗中,像是被什么东西与外界隔开了。
  祁暮耀担心妹妹,便转头跑下了楼梯。
  自小生在祁家,一楼剩下的人除了邱家表哥外,虽然没有继承星监之位,却也都十分清楚执妖的事,立刻就察觉到了眼下事态的诡异,他们更明白此刻与家中两位的两位星监在一起,才是最为安全的选择。
  祁尚汶也顾不上之前与祁沉笙的争斗,带着妹妹如茜,摸黑向楼梯上跑去。而邱表哥见表弟跑了,极度恐惧下求生的意志升腾起来,一把扯过自己面前的祁望祥,拖着受伤的腿,一瘸一瘸地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