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现代言情 >

成为公检法的团宠之后/长春 作者: 摘月太白(二)

Tags:悬疑推理 都市情缘 业界精英 破镜重圆

39、碰壁
  “我这是第一次去问话,还真是紧张,也不知道师兄吃错了什么药,竟然让我一个实习的人去干这么正经的活。”
  蒸笼般的暑气终于在这些天的消磨中殆尽,晨起的风让白明自从毕业后初次感受到了一抹凉意,从今之后的白露寒霜,将会如同月牙色的霞帔,逐步披挂在整座城市。
  车子开得极稳,高架两旁的摩天大楼正飞速向后退去,白明的目光挪入车内,微微一笑,道:“王警官也不用紧张,我才是那个真正打杂的,这里要说正儿八经有资格问话的,也就只有景警官了。”
  景瑜没有回应,只是自己开着车,任凭后座二人自说自话。
  王倩斜眼看向司机,又道:“景瑜虽有编制,但却不爱说话,每次都负责做笔录,哪次不是师兄在引导话题啊?
  况且这次出发前师兄特意嘱托了,问话的人是你才对,美名其曰是为了你好,毕竟以后你当了法官,问的可不比我们刑警少,你得提前适应适应。”
  白明耸肩,无奈一笑,道:“陆警官只是开玩笑,你可千万别当真了,先不说我根本没资格当上法官,就拿这次问话来说,要是让我问,这不等于什么也问不出嘛。”
  “你就当是平常聊天,放轻松就好……”王倩往后一靠,身体陷入沙发中,“我相信你可以的,到时候我就在你身旁给你打气。”
  白明打趣道:“我都快混成你们公安的人了,不如改r.ì给我发个警衔,让我转行做警察吧。”
  这话倒是说中了王倩心里的想法,她道:“你还别说,我觉得你真有这方面的潜力,别说是我了,或许连师兄都这么觉得,你看他对你的态度,那都快不是他了。”
  这话林江也说过,看来王倩是受了他的熏陶。
  她满脑子的疑惑似乎在此刻倾巢而出,“师兄以前虽不至于像景瑜这么高冷,但一向说一不二,和别人总保持着距离,话也是能少就少,能简则简,你看他现在,五句话里面三句都是你。”
  “太夸张了吧。”白明干笑两声,尴尬正在积攒。
  王倩摇摇头,“你是以前没见过他,不知道铁老虎长什么样,他除了工作上的事外,什么闲话都不说,你看他现在整r.ì拉着你东聊西聊,感觉整个人也变得轻松自在了,这要是放在以前,他笑的场面屈指可数。”
  说完,她趴向驾驶位的座椅,企图得到景瑜的肯定,“你说是吧。”
  景瑜轻轻点头,「嗯」了一声。
  白明无言以对,只能傻笑着,徐徐后才道:“也许是他有了别的好事,和我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谁知王倩嗤笑一声,随后便语出惊人。
  “我可没听说他有什么好事,我看他八成是喜欢你吧,这种恋情在这个年代也不稀奇,我们都很开明,绝对接受此事。
  当然了,前提是你也喜欢他才行,要是你觉得他的纠缠给你带来了困扰,我回去就给他个警告,本姑娘最讨厌这些招人烦而不自知的男人,别说是师兄了,局长我也敢这么说。”
  这话比林江说的还露骨。
  白明一惊,脑中一片空白,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说陆吾喜欢自己,这下子他可终于知道为什么王倩能拿捏住林江了,因为她比林江更加豪爽。
  最重要的一点,是她和林江的脑子里都装着奇奇怪怪的八卦消息。
  “王警官,你别太激动了,我和陆警官之间清清白白,什么也没有,陆警官心里一直藏着一个人,这还是你告诉我的,我之前也问过他那人是谁,他说是他小时候遇见的一个孩子。”白明极为镇定,将心中的想法坦然告知。
  王倩瞪大了眼,长吁一声,“他连这都和你说啊,那我看师兄是把你当成弟弟了,所以对你十分照顾,难不成你们以前见过?”
  见过吗?真的没有。
  可所有人都这么问,包括林江,钱衡,还有现在的王倩。
  白明撇清过太多次,他依旧重复着说道:“没有,我十分相信我的眼睛,我被劫持的那晚,真的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况且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白河长大,从未去过陆警官的老家yá-ng京,也没来过江州,怎么会碰到他呢?”
  “白河镇?”景瑜开口,打破了这段对话。
  后座二人皆是一愣,王倩问道:“你去过?”
  景瑜摇了摇头,继续开着车。
  王倩暗自翻了个白眼,她一向不喜欢这种什么话也不说的闷葫芦,“不过提到师兄,他最近可真是忙啊,前几天我加班,总见他住在局里的宿舍不回家,我每次问他,他都说他要看卷宗,因此住在那儿方便。真没想到他手里的案子竟然这么多,多到连家都不回去。”
  话音未落,景瑜连忙接道:“陆队他、他忙,案子处理不完的。”
  白明也不知道他为何突然接起了话,不过这话也有道理,陆吾作为全市刑侦部门的副支队长,大小的案子都堆在他的肩头,这民间的恩怨纠葛,都要来找公安评评理,再加上各个大区的汇总检查,写报告,做演讲,分配任务,审讯问话,缉捕犯人,哪个都不是省时省力的活儿。
  “可住在宿舍也太不方便了,陆警官个子也高,那床还得卷着腿才能躺下,景警官你还是多劝劝他,不要让他太过劳累,要好好休息才行。”白明眉头微蹙,关切问候道。
  景瑜又点了两下头,便不再c-h-ā话了。
  闲话聊完,王倩想起正事,问道:“诶对了白明,你去杨队家里的时候,有没有听到林江和那个何嫣之间的对话,你给我说说,详细一点。”
  白明顿感心慌,他还记得那r.ì王倩生气正是因为林江说要去表白,他也知道王倩这是自找没趣。
  不过他知道那些琐碎的过程都不重要,王倩最想听的是那个结果,便道:“林江吃完饭本要表白,可被人家给拒绝了。”
  他本以为王倩会有什么过激反应,不过他却什么也没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