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现代言情 >

成为公检法的团宠之后/长春 作者: 摘月太白(四)

Tags:悬疑推理 都市情缘 业界精英 破镜重圆

113、周折
  车子开得慢慢悠悠,一点都没有要去问话的意思。
  白明坐在离主驾最远的位置,这气氛很是尴尬,他也不知该如何开口,想了许久才憋出一句:“周警官,要不我打个电话和陆警官确认一下,我的确没有收到他的通知。”
  “不用……”周良一下子打断了他,“你就算问了,他也是让你跟我过来。”
  白明抿了抿嘴,不知所措。
  周良从后视镜中看了他一眼,又立刻目视前方,一脸严肃道:“白法官,咱们之间是有嫌隙,那是我秉公办案被迫所需,现在你已洗清嫌疑,我也被陆队私下批评过,之前多有得罪,还希望你能不计前嫌,我们能化干戈为玉帛。”
  这语气没有请求的态度,反而像是极不情愿才去说的,白明也没有在意,只是礼貌回道:“周警官客气了,我从未往心里去过,都是公事公办,不存在干戈的问题,反倒是我之前不太配合,要是有了冒犯,还请你多担待些。”
  说完,车内再次回到了最初的尴尬氛围。
  白明总觉得要说点什么,便又问道:“周警官,秦薇的案子,你查得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
  冷冷的一句话,堵塞住了白明想要继续讨论的欲望,这副懒得搭理人的样子,分明就没想着干戈化玉帛的事。
  白明无奈摇头,识趣地保持沉默,转过头去,看向窗外的街景。
  这条路很是熟悉,256路公j_iao车正是途经槐安法院,最后抵达江州火车站。
  车子停在了一个不起眼的位置,白明才刚下车,一股冷风灌得他咳嗽两声,这城市潮s-hi又y-in冷,让他不得不裹紧衣服,又戴上了陆吾之前非要塞进来的口罩。
  他看着周良大步向前,停都未停,便也急忙跟了过去。
  这站前宾馆白明在照片上见过,不太起眼,若不是特意寻找,即使路过此地也不会轻易看见,这栋矮楼在气势磅礴的火车站与其周围布满的水泥森林中显得格格不入,不过也正是这一点,让它成为了比较独特的标志。
  宾馆的推拉门很窄,一次只能并肩过俩人,白明推门而入,一股压抑的感觉扑面而来,这里的每层楼都很低,走廊也可以一眼望到尽头,这宾馆不过就由一个前台,一条走廊,一个楼梯和几间屋子组成。
  前台很小,桌子上堆满了杂物,墙壁上的漆片也没了一半,走廊上皆是纸团和烟头,楼梯的扶手也是东倒西歪。
  除此之外,一股刺鼻的气味熏得眼眶发s-hi,还好白明戴着口罩,不然一定会被这味道呛得咳嗽,旁边的周良就是最好的说明。
  周良使劲用手扇着鼻子前的空气,表情狰狞,大咳几声,尽管他已经来过很多次,可还是对这里感到嫌弃。
  咳嗽声惊起前台后在摇椅上躺着的人,还未见人,先闻其声,“住店吗?”
  “是我。”周良走到前台,严肃道。
  摇椅吱呀作响,缓缓站起来一人,白明这才看到了此人。
  那人身材消瘦,皮包骨头,扶着前台缓缓站起,耷拉着眼皮,本是一副不屑的样子,瞧见周良后立马端正态度。
  他又瞥了眼白明,将其上下打量一番,道:“周、周队,您、您怎么又来了?这位是……”
  “我有段时间没来了吧……”周良双臂环抱,朝着走廊一望,没有想要介绍白明的意思,“还是关于秦薇的事,来找你问点话。”
  白明见过他的照片,因此也能认出,他就是这家宾馆的所有者,也是秦薇生前的老板,丁飞。
  丁飞看着有将近四十岁,却对比他小十岁的周良一口一个您地喊着。
  “屋里谈,屋里谈。”丁飞毕恭毕敬地弯着腰,一条胳膊往走廊一伸,他将摇椅连忙收起,生怕挡了周良的路,这畏首畏尾的样子,好似老鼠见了猫。
  最靠近前台的,是一间极小的屋子,除了桌椅外也没了其他的设施,周良顺势而坐,待到所有人进屋之后,他用脚将门一踹,这屋子便封闭住了。
  还没开口问话,丁飞先道:“周队,我真的没什么要说的了,该说的都已经告诉你了,我和秦薇真的没什么关系,她就是我的一个前台员工,五年前失踪后就下落不明,我以为她是回了yá-ng京市东峰县的老家,谁知她竟然被人谋害了,尸体还藏在空调的通风口,这些信息我给您说了不下三遍了,其他的我是真的不清楚了。”
  “我没问你这些……”周良依旧扇着乌烟瘴气,他的余光扫了眼白明,“你认识他吗?”
  这含糊不清的表达让白明和丁飞都是一愣,若不是丁飞先开口,白明还以为这话是在问自己。
  丁飞顺着他的示意往旁边看去,这么一问,他的确感觉眼前的人长得有些熟悉,但他毕竟在秦薇遇害后亲自做了前台,来来往往见了那么多人,若有对谁熟悉也是自然的,他没有起疑心,只是按实说道:“不认识啊。”
  周良又斜眼看向白明,y-inyá-ng怪气道:“法官大人,能请您把口罩摘了吗?”
  “法官?”丁飞一愣,他以为这一直没有说话的人也是名警察,或许还是公安分局的刑警,也就是周良的手下。
  白明依旧没有回应,他默默地用双手撑起口罩两边,将其缓缓从脸上拿下,礼貌一笑,道:“你好。”
  也是这么一个瞬间,丁飞的表情逐渐夸张,他瞪着眼睛,张大了嘴,不可置信地倒吸一口凉气。
  白明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他对此感到困惑不已,“我们认识吗?”
  丁飞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人,大脑一时间如短路一般,牙齿都在上下颤抖,他几乎都要把「认识」二字脱口而出时,突然怔住了。
  他转念一想,白明的问法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并未被认出,便压住心中的痒意,回道:“不、不认识,怎么可能会认识呢?”
  然而他从头到尾的微表情都被周良看在了眼里,周良满意一笑,对丁飞道:“看来你认识他,或者说你眼熟他,那秦薇也认识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