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网游小说 >

藏不住 作者:陈隐(上)

Tags:甜文 竞技 游戏网游

 文案:
  蒋随小时候被他爹忽悠着,把小金库里的钱全都掏出来捐给了小禾苗慈善基金,一对一j.īng_准扶贫。
  救助平台上有孩子们的半身照,蒋随这个颜狗选了个长得最漂亮的妹妹。
  签订合约就等于负担起孩子从小学到高中毕业的学费和生活费。
  为了让可爱妹妹过上每天喝n_ai,餐餐有r_ou_的营养生活,蒋随积极又投入地往里砸钱。
  数年后,他收到平台推送的新消息——他救助的妹妹已经成功长到了一米九二,品学兼优、样貌出众、拥有八块腹肌和大长腿,并且和他考进了同一所大学……
  蒋随:?
  别问,问就是坚定的社会主义兄弟情。
  天赋异禀的游泳运动员x屁屁很翘的短道速滑运动员
  校园背景架空/赛制参考现实/主角无原型
  游泳和短道速滑的规则都挺简单,不关注体育赛事也不妨碍阅读,作者创作期间也会经常修文,二刷记得先清除缓存再看,盗文与正版会有出入,请支持正版谢谢。
  作者微博:@陈隐坐在最后一排
  童养小狼狗x宠夫狂魔
  标签:甜宠 强强 年下 体育竞技 游泳 短道速滑 校园 HE
 
 
第1章 初见
  段灼一直以为只有家乡的夏季是最闷热的,却没想到南城的气候有过之而无不及。
  刚下火车,他就被蒸腾的热浪扑了一脸,熬了十多分钟,走出火车站,在路边小卖铺买了瓶冰水消暑。
  五个小时的硬座,坐得他腰酸背痛,身体得以舒展,眼前都清明许多。
  这季节街上行人不多,yá-ng光泼洒下来,远处的柏油路面像刚被人泼了一滩水,段灼拖着行李箱走过去,那滩水又流向更远处。
  路边有序地停放着一排橙色和绿色的公共自行车,他走过去研究使用步骤。在他老家,只有市区路段会有这样的公共自行车租借点,他很少有机会去市区消费,所以没用过。
  第一步是扫描二维码,他从包里掏出那部充话费赠的智能老人机。
  来之前充满电,还没怎么使用过,但此刻只有百分之二十了,他赶在自动关机前,点击微信。
  等了大约三分钟,通讯录界面终于显示出来,他赶紧对准车架,界面中央出现一个转动的白色小圈,但它就这样一直转动。
  烈r.ì炎炎,段灼像守在产房门口的丈夫,等得汗都要滴下来。
  界面卡住,手机自动关机了。
  伴随着声声蝉鸣,他郁闷地叹了口气。
  又行进了大约三四公里,像是从郊区进入市内,街道由窄变宽,两侧的居民楼、商铺也逐渐密集。
  脚上的阵阵刺痛迫使他放慢了步行速度,他脚上的鞋是去年买的,已经不合脚了,外加上火车前就走了很多路,脚趾和脚后跟都破皮了。
  他坐在路边的花坛处休息,意外瞧见一家店铺门前贴着的招聘启示。
  确切来说,这只是间收发包裹的快递驿站,大红色的纸张上歪歪扭扭写着“急招兼职”四个大字,时薪面议。
  眼下段灼正需要一份临时的工作,赶忙起身走过去,落地的玻璃窗上映出他的身影。
  里面的陈设极其简单,靠近门口的位置摆着张电脑桌,剩下就是摆满纸盒的多层货架,看起来是个需要干体力活的地方。
  此刻不忙,一位大约三十多岁、体型微胖的大叔靠坐在皮椅内看手机,脚边蜷着只比巴掌大点的黑色狸花猫。
  段灼对着落地门调整歪斜的衣领,推门而入,充足的冷气扑面而来,积攒了一路的暑气就这样一扫而空,舒服得想躺地上睡会儿。
  见人进门,狸花猫依然毫无警惕心地翻肚皮伸懒腰。大叔正在手机上打麻将,头也不抬地说:“自己拿啊。”
  段灼没明白什么意思,指了指玻璃门上贴着的招聘启事,问:“请问这边还招人吗?”
  大叔口中还叼着燃到一半的香烟,他们的目光透过缭绕的烟雾对上,相互打量。
  也许是觉得段灼的体格不错,大叔放下手机:“招啊,你以前干过这行吗?”
  段灼诚实地摇摇头,为了给自己争取机会,很快又补充一句:“但我学东西很快,体力活都能干,也不怕吃苦,我在老家经常帮人搬货。”
  “你老家是哪儿的?”
  段灼报了县城的名字,大叔迷茫地眯起眼,于是他又报了老家所在的省份,大叔这才长长地“哦”了一声,说:“那挺远的啊,怎么跑来这边打工了?”
  “我是来上学的……”段灼舔了舔唇缝,眉眼低垂,望向桌上那盆蔫了吧唧的绿萝,“但学费没攒够。”
  后半句他撒了谎,他身上带足了一个学年度的学费和两千元生活费,只是这边的物价比老家要高一些,如果不尽快找份工作,他接下去的r.ì子恐怕很不好过。
  现在他高中毕业,没有人会再往他的账户里打钱了。
  大叔那对细长的单眼皮瞬间被撑大许多,像关心又像八卦地问道:“学费怎么会不够?家里人没给啊?”
  段灼抿了抿唇。
  家里那点破事在老家几乎人尽皆知,好不容易逃离,不想再被人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淡然地点了个头,转移话题道:“这边可以包食宿吗?”
  “吃饭是可以包的。”大叔的目光移到段灼身后的行李箱上,神色为难,“住宿我这边没有提供,你得另外再找房子,不过短期的估计不太好找。”
  段灼忽然羡慕起那只在一堆破衣服上肆意打滚的小猫。
  他有些犹豫,走下去或许能够找到份包食宿的工作,但他磨得发疼的脚趾已经不允许他走更多的路。
  权衡之际,大叔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冲段灼勾了勾手,引着他往里走。
  大叔个子不高,大约一米六五左右,段灼能清楚看见他头顶干燥但稀疏的毛发,就像冬季里光秃秃的麦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