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网游小说 >

藏不住 作者:陈隐(下)

Tags:甜文 竞技 游戏网游

第48章 “你可以抓着我啊。”
  段灼不常有这种嘴巴比脑袋动得更快的时刻,话是撂下了,可当被林嘉文问到理由,他却答不上来。
  总不能说,是因为看不惯那个摄影师,也不想让蒋随的屁股被其他网友看吧?
  顿了几秒,他回头指着边上几箱衣服说:“让他拍那个ch.un秋装,暖和一点,而且他皮肤比我白,那些颜色比较亮的衣服,他衬得起来,都省得你们后期美白了。”
  他这么说,包括蒋随在内的众人,都没有什么意见,唯独林嘉文的目光在段灼脸上停了许久,又看看蒋随,意味深长地翘起了一点唇角。
  两间摄影棚的朝向是相对的,除了更衣间有帘子遮挡外,其余地方都是全开放式的,段灼的视线可以很轻松地越过站在他身前的摄影师,落到对面的人身上。
  蒋随像是个即将登台表演的幼儿园小朋友,姿势乖乖地坐在凳子上,他的头发天生带点卷,定期会去理发店修剪,所以秦桉几乎不需要在他头上下什么工夫,只是帮他把刘海往后一抓,而后用喷雾定了个型。
  林嘉文从旁边的衣架上取下套轻熟风的ch.un装,宽松白衬衣,直筒休闲裤,再搭了件浅咖色开衫,她歪着脑袋,在蒋随身前比了比,又把休闲裤换成了淡色的。
  除了商家寄来的那些样品外,工作室另外也会准备许多衣服,鞋袜作为搭配,但她试了几种风格的裤子,都觉得缺了点什么。
  “咋了?”蒋随看她换来换去都不满意,问,“是我脸和衣服不搭吗?”
  “不是不是,”林嘉文摇摇头,思索片刻说,“老秦你那副眼镜呢?”
  “哪副?”
  “细边的,就是我总说像斯文败类那个。”
  “在我包里。”
  林嘉文放下衣服跑了出去,又很快跑回来,蒋随把她那副细框眼镜往鼻梁上一架,并没有什么度数,就是个装饰作用。
  林嘉文笑着感慨了一声:“果然,这个谁戴都不像好人。”
  秦桉正在帮蒋随打理耳后的头发,听见这声,也绕到蒋随跟前看了眼,嘴角一扬:“真的挺禁欲,我感觉他整个气质都变了。”
  蒋随好奇地拿出手机,左右照了照,没感觉出什么不同来。
  “有吗?”
  “当然有啊,不信你问你朋友。”林嘉文说。
  段灼虽然不太能理解她们口中的那个禁欲风究竟是种什么风,但对于林嘉文和秦桉的审美还是很认可的。
  戴上眼镜再换上那身衣服,蒋随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体育生了,甚至都不像学生,不过很好看。
  杨思琦搬了把椅子坐在旁边,左右打量一番说:“夹子呢,背后再给他上两个,要不然胸前那块看着太宽松了。还有腰上也是。”
  蒋随起身,提了提裤子说:“再给我来条腰带吧,这太松了,老往下掉。”
  “腰带没有了,要不然你换这条裤子吧,这条带松紧。”林嘉文又递给他一条直筒的西装裤。
  蒋随一松手,裤子就卡在屁股上,露出半截灰色内裤,段灼皱了皱眉,这家伙是一点儿也不知道避讳,当着女孩面儿又是脱又是穿的,还跟人有说有笑。
  哪怕知道秦桉和林嘉文的那层关系,段灼仍是有些不舒服,再一看,那黑人摄影师抱着胳膊,用一种欣赏的目光盯着蒋随换衣服,顿时更不爽了。
  “蒋随。”
  突然被点到名字的人“啊”了一声,向他投来疑惑的目光:“咋了?”
  “提裤子动作快点,别墨迹,没看人摄影师等着呢吗?”
  “哦……”
  蒋随受委屈似的扁扁嘴,不说话了,段灼这才又柔声补了句:“下了班请你吃东西。”
  拍照是件有趣的事情,但当人被框定在一个小小的空间,不停地换衣服,不停地摆姿势去拍一些别人需要但对自己毫无意义的照片,这就挺没意思。
  段灼拍了几天,早已失去了对这份工作的新鲜感,唯一的乐趣就是趁着换衣服时候,瞟一眼对面。
  蒋随的镜头感很强,也有一定的表现欲,这点和段灼截然相反,他只是在最开始跟着秦桉摆了几个动作,很快就找到了感觉。
  在段灼看来,他的肢体语言与之前的外模很像,不管是抬手的角度还是眼神戏,都略微有些夸张,不过商品照,不在乎动作优不优雅,最需要的是夺人眼球。
  段灼觉得蒋随做到了。
  衣架上的货一点点被杨思琦撤走,再搬来一批新的,林嘉文和秦桉帮忙熨平整,再搭配好递给蒋随,如此循环往复,摄影师的相机内存终于满了。
  “Give me a moment,I'll replace the memory card.”老外说。
  “啥玩意儿啊,”蒋随又是一脸蒙,“看由死比克拆尼斯?”
  段灼第一次听他讲英文,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他听过中式英语,听过韩式,r.ì式英语,就是没听过东北英语。
  东北人究竟是什么神奇的物种?所有的语言到蒋随嘴里,好像都成了东北话。
  笑够了,段灼才解释说:“他说他去换张内存卡。”
  蒋随的吃惊写在脸上,歪着嘴巴说:“你这也能听懂?”
  “他的发音挺标准啊。”段灼说。
  “这还标准?叽里咕噜跟他妈发电报一样,都来中国还拽什么洋屁。”
  大约是站累了,蒋随扑进了一旁的沙发里,长手长脚摊着,那边还堆了些他刚换下的衣服和裤子,从段灼的角度望过去,他就像是盖在寿司顶上的,软乎乎的生鱼片。
  蒋随的上衣是短款,趴着的时候不免露出一截腰肢,瞧着那浑圆的部位,段灼喉结滚动。
  要不是还有工作要忙,他恐怕真的会忍不住叠上去,拥住蒋随,再顺便感受一下他屁股的柔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