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网游小说 >

十代目社畜打工指南 作者: 梵川泽(上)

Tags:异能 家教 文野 咒回

【文案】:
  某水产家族首领为了拯救世界而穿越。
  他肩负着寻找世界本源之力的任务,降临在了r.ì本横滨,并下定决心一定要挽救同伴。
  于是,二十四岁的彭格列十代目被迫开始了卑微的打工之旅。
  沢田首领:悟了,无论在哪个世界,我都逃不过当社畜的命运:)
  既然决定了做社畜,那就要好好干!
  沢田首领秉承着认真努力完成每一件事的原则,强行掀起了各大组织的内卷模式,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卷王】。
  具体有多卷,大致如已下受害者发言——
  黑泥绷带j.īng_:在?我明明已经把整件事情都计划好了,为什么不仅撕了我的剧本还要把锅扣在我头上?
  死神小侦探:我辛辛苦苦策划了好久对抗黑衣组织的方案,这还没实施呢,转头就有人告诉我,黑衣组织已经被灭了?
  白毛大猫猫5t5:听说有个贼强的特级咒灵在东京捣蛋,我火急火燎地赶过去,刚准备lū 起袖子干架,却发现咒灵已经被祓除了?哦,那没事了,那我下班了。
  卷王·沢田:ovo今天也是努力工作的一天呢。
  ------
  那个棕发青年始终以为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着,他很快就可以回去拯救他那濒临毁灭的世界了。
  直到有一天,他真的得到了【书】。
  他突然意识到,事情好像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有些东西,打从一开始,就是个骗局。
  *食用指南*
  ①一个关于社畜Mafia首领拯救世界顺便谈个恋爱的故事(对,那个男人又双叒叕去拯救世界了:)
  ②关于cp:哒宰(武侦宰)x270(亲自下令销毁指环时间线的270)
  ③角色三观不代表作者本人三观,请理智看文
  ④私设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划重点)
  ⑤排雷请见第一章 作话
  内容标签: 家教 异能 文野 咒回
  搜索关键字:主角:十代目(270),哒宰(武侦款) ┃ 配角: ┃ 其它:接档文:《首领们的马甲天天搞事》、预收:《最恶诅咒柯学饲养指南》、《当我绑定最强教师系统后》
  一句话简介:为救世界做社畜
  立意: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第1章 
  (1)
  太宰治哼着轻快的小调推开咖啡厅的大门时,一眼就瞟到了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国木田独步。
  国木田独步推了推眼镜,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表情严肃而认真。
  他似乎说了些什么话,随后立刻拿出钢笔做起笔记来。
  太宰治双手揣在浅色风衣的口袋中,缓慢走到柜台前,向着相貌清秀的服务员小姐打了声招呼。在点了一份甜点和咖啡之后,他便晃晃悠悠地朝国木田的方向走了过去。
  “原来是这样吗,沢田先生。”国木田独步紧绷着一张脸,一边回应着对方一边在本子上写下笔录。
  看样子,他记录下来的并不是令人感到轻快的文字。
  太宰治随即露出了欲捉弄人,等待一副好戏的表情。
  他Cào着一口抑扬顿挫的声线,喊道:“国~木~田~君——”
  自身的姓氏被人上下d_àng漾地喊出来显而易见是件十分被冒犯的事。
  尤其是在对方还是个混蛋的情况下,那么这件事就更加令人无法容忍了。
  国木田独步停滞下写字的动作,额角猛地爆出一片青筋。
  他黑着脸转过头,眼神凶狠地望向来者,接着紧紧咬住牙关发出了带有十足威胁x_ing的:“啊——?”
  “国木田君,我肚子饿了,想吃蛋糕。”面对男人的一脸凶恶,太宰治司空见惯地将其无视。
  他缓缓走向对方,语气无辜又可怜:“可是我身无分文了。”说完他还把衣服的口袋都拽了出来,近乎于撒娇地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是实话实话。
  “这位是.?”国木田对面传来了一道温和又平稳的声线。
  太宰治顺着声音望向对方。
  声音的主人是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出头的男x_ing,他穿着件浅色连帽衫,下身是条烟灰色的长裤,最下方配以牌子很著名但款式低调的运动鞋。
  他的长相称不上令人惊艳,暖棕色的头发配上同样映着暖意的眼眸,却给人一种一派祥和的感觉。
  就好像无论你提出多么过分的要求对方都会笑着答应一样。
  这种感觉很奇怪。
  太宰治二十几年的人生当中,头一遭遇见一个让他产生这种第一直观印象堪称奇怪到极致的人。
  太宰看见对方在向他回视,然后朝他笑了笑。
  依照寻常人的观念来说,这代表着一个友好的传递,于是他的脸上也挂上了熟稔的弧度适宜的笑容回应给对方。
  “见笑了。这位是太宰治,也是我们武装侦探社的社员。”国木田推了推鼻梁处略有下滑的眼镜,为坐在对面的男子介绍了他。
  “幸会,我是沢田纲吉。”棕发男子再次莞起唇角,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他朝着太宰治露出了礼貌的笑容,随后又轻点了一下头。
  “幸会。沢田先生是来进行委托的?”太宰治晃悠到国木田身侧,自然而然地坐了下去。
  “是的。”男子点了点头,单是简单的两个字从他口中吐出,似乎都带着一股难以言表的温柔劲。
  太宰治一手支在餐桌上撑起下颏,又略微歪起头,微卷黑发下的眼眸映着落地窗外的yá-ng光。倘若仔细观察又会发现,那双带着狡黠弧度的眼中,或许还埋藏着极深的探究意味。
  他问:“沢田先生看起来很年轻啊,还在上学吗?”
  “不,事实上我已经二十四岁了,现在在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