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 作者:画桥平(上)

Tags:强强 仙侠修真 成长

 文案:
  接档文《入赘豪门之后ABO》,欢迎大家预收藏~】
  *假温润真冷血小师叔X外冷内热美强惨大师姐【最终】
  【年下养成,双向奔赴,大师姐十四章出场】
  修真界年轻一代中,唯数清轩宗大师姐宴经年出类拔萃,剑仙之号指r.ì可待,可这剑仙清冷孤傲,不为任何所动,唯独遇上妖类时,下手狠绝,不留余地。
  年幼却天赋异禀的赵映晨,一入清轩宗内,便收做师祖闭门弟子,成为清轩宗的小师叔。奈何生而为妖,虽由人类抚养而大,却终究难逃妖x_ing嗜血。
  众人皆以为二人毫无关系,可却突见其互动亲密,向来冷漠的大师姐,唯独对小师叔露出笑容,顿时让爱慕大师姐的弟子们心碎不已。
  大师姐爱喝酒。
  赵映晨:我愿为云莜寻百年猴儿酒,专建酒窖!
  大师姐寒毒深重。
  赵映晨:我愿舍得一身修为,为云莜消除寒毒!
  大师姐恨妖。
  赵映晨:我愿为云莜斩尽荆棘,还世界太平!
  最后,赵映晨妖身暴露之时,清轩宗遭妖袭击,损失惨重。
  顿时赵映晨从世人敬仰的小师叔,变成修真界内所有人争相讨伐的对象,即便是清轩宗掌门,也对自己识人不清感到万分悔恨。
  但这时,向来恨妖的大师姐宴经年,却将她护在身后,一如既往的清冷嗓音,“有我在,谁敢动她?”
  【阅读指南】
  1、高亮避雷:非常努力想写长篇慢热玄幻修真文,主剧情,感情线慢热,伪群像,配角有很多男x_ing且有bl和bg副cp出没,不是天下大同,无法接受者请不要强迫自己。
  2、小师叔虽然内心冷漠,但却是大师姐的小太yá-ng。
  3、私设较多,如有不妥和疑问的地方,可放心指出来,作者不是玻璃心,好的意见会及时采纳,积极欢迎指导。
  4、全文估计百万,但八成写不到QAQ
  *感情线练笔,如有逻辑上的问题,可尽管指出来,作者不是玻璃心,有用的意见都会采纳,欢迎指导!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映晨,宴经年 ┃ 配角:陈锦芮,萧芩 ┃ 其它:预收《入赘豪门之后ABO》
  一句话简介:大师姐养成小师叔
  立意:仙路之途,荆棘万般,唯有逆天而行,方得始终。
 
 
第1章 
  绿水青山间,在生机勃勃的小镇里,靠东边有一间挺大的院落,院落外用粉刷漂亮的白墙围着,端是清雅。
  院内是少年郎朗朗读书声,间夹着一道浑厚男声和几道童声,伴着庭院枝繁叶茂的参天巨树随风而动的飒飒声,十分和谐。
  “秋生,秋生。”小声又压抑的喊声在整齐的读书声中响起。
  端坐的少年郎中,坐第一位的是一名敛眉看书,神色严肃的黝黑少年,他听到名字,耳朵微不可察的动了动。
  少年趁着夫子转身时头侧了侧,对后面的人低声回道:“什么事?”
  坐黝黑少年身后的学子穿着月牙圆领长袍,露出一截莹白的脖颈,样貌极好,一双墨黑大眼顾盼生辉,眉宇间自流一股俊俏灵动,虽还年幼,但任谁看了都不得不夸赞一句俏儿郎。
  此人正是灵秀镇商贾世家蔡家的千金,赵映晨。
  若说起这位蔡家的俊俏小姐,便不得不说起十一年前的一桩奇事。
  十一年前,蔡家老爷蔡俞已年过不惑,却膝下无子,其夫人赵氏多次劝这蔡家老爷纳妾,好为蔡家延续香火。奈何蔡家老爷对夫人情深意重,一直不肯同意。
  赵氏悲痛欲绝,想要以死来逼迫蔡老爷,于是便来到灵秀镇赖以生存的神河准备投河自尽,幸得蔡老爷赶得及时,才救下了赵氏,蔡老爷也是老泪纵横的同意纳妾。
  这时,老天爷仿佛都被二人情意所感动,竟然自神河上游游下一名婴儿,这名婴儿,自然就是赵映晨。
  赵映晨虽不是蔡老爷亲生,但蔡老爷二人却将她视入己出,宠爱无比,也就养成了其直爽了当的x_ing子。
  “秋生,等夫子走了,我们去吃馄饨吧。”赵映晨舔了舔下唇,似乎十分馋的模样。
  黝黑少年秋生却是皱了皱眉头,“不行,夫子还有的布置功课,怎么能擅自离开呢。”其语气严肃,夹杂着教训的语气,但配上他略显幼稚的脸庞,怎么看都有点好笑。
  “怕什么,我们俩功课都这么好,夫子又不会严惩我们。”赵映晨笑嘻嘻的低声说着。
  “不行....”秋生还想说什么,却被赵映晨拼命示意的眼神给止住,他似乎意识到什么,僵硬的将头扭回原处,瞧见一向温和的夫子正铁青着脸看着自己。
  “夫子.....”秋生急急想说什么,却被夫子的声音打断。
  “你们两个,给我出去!”夫子咬牙切齿道。
  *
  “这就是你说的不会严惩?”秋生艰难的头顶一盏茶,对赵映晨翻了个白眼。
  秋生岁数不大,与赵映晨同岁,但身材宽大,几乎是赵映晨的两倍,夫子叫他们两人必须顶着一盏茶一动不动的站在窗户边,不允许洒落一滴水,这对秋生来说简直是难得龇牙咧嘴。
  赵映晨眉目低垂,看上去十分乖巧温顺,她嘟囔着,“谁知道夫子今天会这样,早知道夫子今天心情不好就别惹他了。”
  屋内跟着夫子背书的少年们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到窗外罚站的二人,离窗户最近的秋生听到少年们的窃窃私语,燥得脸都快烧起来,黝黑得脸庞上都有些发红。
  反观赵映晨,却一副坦坦d_àngd_àng的君子模样,任由他人碎嘴,自己巍然不动。
  最后站得二人腿脚发麻,酸软无力,所有学子离开后,夫子才放了他们一码,叫二人进屋背了书就放他们离开了。
  此时已经夕yá-ng西下,路边许多摆摊的都已经回家,剩下的也正准备收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