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 作者:画桥平(下)

Tags:强强 仙侠修真 成长

第74章 
  冰森寒意从指尖一直渗入体内,赵映晨何况觉得不好受,更不用说宴经年,她已经全身僵硬,难以动弹。而说完那句话,她便偏首闭上眼,不愿去瞧赵映晨。
  无法想象宴经年是如何一个人独自,默默承受着这寒毒。赵映晨眼内盛满了泪水,不仅是为她这么多年的隐忍,更是因为这等耻辱的法子。
  云莜如此高傲之人,怎会让人触碰到那x_u_e位,若不是自己,恐怕云莜宁愿r.ìr.ì忍受着寒毒之痛,也不会治疗吧。
  赵映晨落泪,温热的泪水滴至宴经年冰冷的脸颊,她颤着嗓音,“云莜别怕,我是晨儿。”
  指尖摩挚着宴经年的轮廓,消瘦冷如白玉的脸庞,肌肤光滑细腻。赵映晨的手缓缓下滑,将那腰带解开,白衣轻轻推开,灵活修长的手指微微—动,便将内衫衣带解开。
  她紧紧抱着宴经年,呢喃着,“云莜别怕。”暖热的指腹顺着柔韧带着线条的小腹滑过。
  深受寒毒之冷的宴经年此刻头脑已不甚清晰,只听见耳边一直有道声音在安慰她,说云莜别怕。
  早已习惯一个人在这冰霜中沉沦,难以动弹,难以摆脱,这道声音仿佛是一道光,照进裂开的冰层,暖洋洋得让宴经年眼角不自觉溢出泪水。
  那声音顿了顿,又低低地传来,似乎也带有哭腔,“云莜别哭,晨儿在,晨儿一直都在。”
  晨儿……
  宴经年察觉到这哭腔,拼命的想要睁开眼,想安慰她,让她放心,但无论如何也睁不开,身体像是被冰封,无法动弹,手脚一片冰冷,让她不由得心生绝望。
  她多想回抱住晨儿,对她说你别哭我心疼,但却哽在心头,无法张嘴。
  在声声呢喃安慰中,浑身僵直的宴经年,察觉到小腹丹田,传来一股暖流,将被冻住的丹田温暖,虽然缓慢但坚定。
  不知过了多久,赵映晨感受到怀中的娇躯开始变得不那么僵硬。
  她舒了口气,但这还远远不够。
  赵映晨咬牙,褪去自己和云莜的衣衫,肌肤相触,对方冰冷的触感让赵映晨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但她却没有丝毫后退,而是紧紧从后背环绕着云莜,右手顺着腿根,用膝盖将对方紧闭的双腿分开,指腹抵在会y-inx_u_e,心无旁骛的不断输入j.īng_纯的火属灵力。
  指腹的触感柔软,时而会不小心蹭到那毛茸,无数人梦寐以求,但赵映晨却丝毫不为所动。
  她现在不过二境修为,这样还远远不够,赵映晨撑起身子,用灵力往食指上划出一条口子,鲜血霎那间争先恐后的冒出。
  她乃凤凰后裔,其血内蕴含的火属灵力较修士亦或是寻常妖兽要浓上不少,这血恐怕也对缓解云莜寒毒有好处。
  食指抚向怀中女子的嘴唇,对方顺从的打开牙关,鲜血一滴不漏的被吞下。
  赵映晨脸已经红成一片,怀中女子似乎察觉这血的好处,不断用软舌舔舐吸吮,指尖被一片柔软s-hi润含住,叫赵映晨闹了个大红脸。
  羽翅不知何时展开,将两人包裹着,赵映晨一心二用,—边在体内运转着《涅槃卷》,一边则是不断从云莜的会y-inx_u_e注入灵力,小心的替她舒缓丹田痛苦和经脉堵塞。
  一连几r.ì飞逝。
  待宴经年悠悠转醒时,便察觉身后柔软,紧贴着自己的细腻肌肤。
  她动了动,身后之人将她拥得更紧,耳边传来一道小声的梦呓,“云莜……我在。”
  简单四字,却叫宴经年嘴唇发抖,眼泪争先恐后的流出,她捂着嘴,在赵映晨怀中,泣不成声。
  回身拥住赵映晨,头埋在她的脖颈,热泪滚滚。
  “唔……云莜。”
  因为太累,透支灵力而昏迷的赵映晨,感受到肩窝的炙热,迷迷朦朦睁眼,瞧见缩在自己怀中的宴经年,她伸手抚住对方光滑脊背,手下的肌肤带着温热,不复原先的寒冷。
  安抚似的上下拂动了一下,赵映晨心中松了口气,眯眼朦胧,“乖,我一直都在这呢。”
  宴经年眨了眨s-hi漉漉的眼,察觉到自己的双腿与对方缠绕,腰腹相抵,一片赤诚,对方肌肤的温度真真切切的传来,顿时反应过来,白莹耳垂霎那红成一片。
  她匆匆忙忙撑起身子,佯装镇定,却在赵映晨的目光中溃不成军,宴经年低头,赫然发现自己胸脯袒露,披肩的衣衫反而如琵琶半遮面般,一片雪白若隐若现,更引人觊觎。
  恼羞的伸手拉住衣衫,赵映晨眯眼笑着,“云莜别害羞,我和你一样都脱光了。”
  赵映晨的语气里带着孩子般的调笑,却让宴经年耳垂的红霞一直蔓延到白玉般的修长脖颈,她翻身从床上起来,背对着赵映晨。
  身后传来—阵笑声,宴经年红霞更深,眼中还带着水光,眼角眉梢满是情意,她低垂眉,青葱玉指整理着衣衫,身后却覆上一道温软娇躯,一双手顺着她耳后,为她将凌乱的青丝理顺。
  “云莜,往后我便r.ìr.ì与你一同,好么?”将对方一头顺滑青丝挽好,赵映晨低头将脸颊贴在宴经年后颈,低低道。
  无法逃避心中仿佛溢出来的情潮,宴经年阖眼,唇角微扬,温婉柔和,“好。”
  仅一字的回答,让赵映晨高兴的咧起嘴角,眉眼弯起露出一口皓齿,她又问道:“云莜感觉身体好些了吗?”
  宴经年细细感受体内丹田,大概是此次寒毒被火属灵力化解的缘故,不仅没有伤及经脉,反而使丹田更加充盈几分,久未突破的瓶颈也有所松动。
  “好多了,有晨儿相助,此次寒毒反而因祸得福,是我收获不小。”宴经年转身,将赵映晨敞开的衣裳细细拉拢,不自觉见着这雪白内衫下的细腻肌肤,韧x_ing十足,欣长有力,手指蜷了蜷,继续面不改色的为她穿好衣裳。
  晨,晨儿?
  赵映晨瞪大了眼,往r.ì云莜总是恪守礼节,坚持喊自己小师叔,从来不肯喊自己晨儿,今r.ì怎么突然就这么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