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武侠修真 >

我成了死对头的师尊 作者:醉里问道(二)

Tags:重生 强强 年下 仙侠修真

第059章 入门测试(八) 欧yá-ng,你——输——了。
  见他主动请缨,于惊风颇欣慰地点点头,对准徒弟施与一个赞赏的微笑后,立刻变脸,挑衅十足地盯着叶长青。
  然而他发现,对方并没有如想象中的慌乱,不仅不慌,好像还挺……高兴?
  于惊风握紧手里灵剑,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他心想,好啊叶长青,看你那连灵根都没有的小鬼,对上我上品火灵根的徒儿,会输得有多惨!
  他想着想着,还是没能绷得住,轻蔑地哼出声来。
  叶长青没理他,低头对温辰说:“小辰,欧yá-ng小鬼挑衅你,接还是不接?”
  温辰:“……”
  讲真的,他有点犹豫。
  不消说,欧yá-ng川是本届潜龙院弟子中,资质最好的一个,身负最纯净的上品火灵根,修道短短一年,就突破了筑基境。
  练气七阶和练气九阶之间差别不大,但练气九阶和筑基三阶之间,却是截然不同。
  就拿江致远举例,他当年下品灵根入门,修道五年,有三年是在自练气九阶突破筑基境的这个坎上晃悠。
  当然,这只是个小小的筑基境,到了结丹后再登元婴境的时候,就要接受天劫试炼,渡过了,方可成功洗骨,提升境界。
  所以,温辰目前练气九阶,对上筑基三阶的欧yá-ng川,其境况着实是十分凶险的。
  叶长青看出了他的犹疑,提点道:“不怕,去吧,不一定非得打赢,只要展现出你的实力来,让这些老掉牙的家伙们看一看就可以了。”
  看他还是不知道在那思考什么,叶长青失笑:“我的小辰辰哎,你就是一招趴下我都要你,这么大压力干什么?”
  然而,温辰并没有干脆利落地应战,相反,他额上开始有冷汗浸出了。
  他怕的不是欧yá-ng川,他怕的是火。
  一年前的那场山火带给他的创伤实在太深了,虽然只有短短不到一刻钟,但那活生生葬身火海的痛感,直到现在,还不停地活跃在他分外敏感的神经里。
  还记得试炼秘境里,孟岳恶作剧的一个小小流火,就吓得他差点发疯,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失控,那么——温辰深吸口气,攥紧却邪温凉的剑柄,始终下不去决心上前一步。
  于惊风见状,笑得恣肆轻松:“哎呀,令徒不敢应战,叶师弟,你就认输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别忘了咱们的赌约就成。”
  赌约?
  猛地,像是一盆凉水迎面泼来,温辰浑身一激灵,想起来了——是了,叶长青和于惊风之间是有赌约的,今天谁的徒弟输了,就要当众大喊三声“我是熊瞎子”!
  叶长青似是有些失望,轻叹口气:“小辰,不用听他挑拨离间,不想和欧yá-ng川打就不打,换一个也是一样——”
  “有什么不敢的?”温辰忽然打断他话头,却邪在手中翻了个飒飒的剑花,扭头向于惊风道,“于长老眼神不好,看谁都矮,有这损人的功夫,不如回去治治眼睛。”言毕,头也不回地走了。
  俗话说,老实人发起怒来最为可怕,那两相类比,温和人刻薄起来就最为扎心。
  本是不满于他狗眼看人低的言行,可这短短一句话里,又是眼瞎,又是个矮,一个比一个痛,噎得于惊风半天喘不过气来,没办法,不能追上去揍那出言不逊的小子,只好对着身边的叶长青干瞪眼。
  “瞪我干嘛?”叶长青往左边撤了一步,折扇掩住半张脸,忍笑忍得辛苦,“温辰既然得我真传,说出这么句贴切话来,很奇怪吗?”
  “……”于惊风一腔怒火无处发泄,送了他句“你等着”,就转过头专心观战了。
  前方,温辰款步走到欧yá-ng川一丈外的地方,木剑划破空气,稳稳地端在胸前,扬头,朗声道:“欧yá-ng公子,请吧。”
  见他应战,欧yá-ng川大喜,心说这个不自量力的小废柴,自以为能打倒“宁静致远”那两个饭桶,就能奈何得了自己吗?
  他笑道:“温公子有种,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脚下一蹬地面,箭一样冲向前去,到得一尺之内,右腿抡圆了扫出,炽烈的灵力如秋风卷落叶,毫不留情地朝温辰脖颈砸下!
  这一招“落燕腿”又狠又准,从上面所携带的火属x_ing灵力可以看出,欧yá-ng川已经彻底突破练气的屏障,到了筑基境界。
  刚刚通过入门测试就已经是筑基三阶修士,还是很少有的。
  于惊风一张脸皮笑成了菊花,得意地看向叶长青,等待他露出惊讶的神色,然而后者一派气定神闲,青竹似的立在那,骨扇指指前方,淡然道:“于师兄,观战专心点,毕竟一不留神,连令徒怎么输得都看不清呢。”
  “哼,狂妄。”于惊风冷笑着别过眼去,结果就发现,局势真的有点出乎意料。
  欧yá-ng川“落燕腿”砸下,温辰并没有硬接,矮身避过后,五指掐了个剑诀,三道冰属x_ing的剑气立刻从低空飞s_h_è过去。
  水属x_ing攻击力道虽不硬,但兼带冰冻效果,一般人不会正面相抗,欧yá-ng川火系灵根更是如此,条件反s_h_è地想要跳开,然而此时他右腿还未落下,整个身体平衡不稳,勉力一跳,竟然还在剑气的攻击范围内!
  “该死。”他骂了一声,早知温辰狡诈,这一招一式,他都是算计过的,即使那小子躲开他的“落燕腿”,再做攻击,以自己的能力,也一定不会着了他的道。
  刚才一j_iao手,欧yá-ng川的打法没问题,却还是被冰系剑气伤了身,他隐约意识到,温辰的实力,可能不止练气九阶。
  不止?那又怎样,不过是个手下败将罢了!
  他低头看了看小腿上的三道血痕,目中冷光闪现,抽出长剑法器风卷残云般攻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