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武侠修真 >

我成了死对头的师尊 作者:醉里问道(三)

Tags:重生 强强 年下 仙侠修真

第115章 南明谷(五) 修罗场ing
  南明谷混入了鬼修。
  这么多专门镇守y-inyá-ng界的巫师们,竟然斗不过一个鬼修,说出来着实有些丢面子。
  难怪元霜闪烁其词。
  叶长青神色微冷,想着三个徒弟还不知道此事,若是贪玩跑远,为鬼修所害,那——
  玄剑凌空而起,劲风掠过竹林,数竿倾斜,竹叶满地。
  他担心徒弟的安危,压根不管此刻是不是在别人地盘上,御剑行到数丈高空,目光冷厉地扫过全山谷景色,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一盏茶后,终于在一间不起眼的竹楼旁,三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叽叽喳喳的,好像在和对面人商量着什么。
  太好了,孩子们没事。
  叶长青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缓缓落到地上,从一边的小道走过去。
  “说好了,如果你们分得出哪个是真人,哪个是分/身,我就送你们一罐‘幻影’,如果分不出来的话,就要输给我十根鹿活C_ào,不许反悔啊!”说话的是两个巫族少年,十六七岁模样,玄色衣裳,微卷的黑发间,c-h-ā着一只漂亮的红色翎毛,眉清目秀,左边眼尾下,两颗凝亮的朱砂闪着明艳的光。
  最让人惊叹的是,他们竟然长得一模一样,就像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两双清凌凌的视线整齐地投向秦箫,异口同声地道:“你是大师兄对吧,说话管用的吧?”
  秦箫负责任地一颔首:“是,我是,我替他俩保证,大丈夫一言九鼎,愿赌服输,都是修习法术的,心里没点数也不会来和你打这个赌,当然了,要是我们分辨不出来你们哪个是哪个,东西绝对一件不少地给你留下。”说着,看向师弟师妹。
  阮凌霜笑着拍拍手:“放心吧,我们是折梅山来的正经修士,不会言而无信的,否则,赌注是小事,传出去让人家看低是大事。”
  温辰反应最冷漠,只淡淡地点了下头:“嗯。”
  “怎么样,可以了吧?”秦箫重新看向那一对孪生少年,信心满满地道。
  两个少年对看一眼,心灵有感应似的,回过头来,同时说:“好,那就开始吧。”
  ·
  不远处,叶长青倚着一株修竹,双手抱臂,悄悄看三个徒弟和人打赌,在一句不漏地听过了赌约内容后,忍不住暗笑。
  哈,这三个小家伙,可算是要栽了,巫族“幻影咒”,本体和分/身共用同一个神魂和感官,体态形貌,言行举行,甚至连最细微的一些眼神或表情都能做到分毫不差,若是不知道诀窍,一般人乍一遇上,根本分辨不出来。
  上古巫术自有一套修炼体系,与目前修真界的哪门哪派都不一样,自以为懂点术法,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参透老祖宗的东西了?
  叶长青侧眼望着,轻轻“啧”了一声,心道那小巫师摆明了就是想要坑他们,可惜几个小傻瓜,被人家卖了都不知道,还乐呵呵地帮忙点钱呢!
  下山历练,顾名思义,就是得经历些磨练,不被外面的世界鞭打上两回,他们总以为那都是桃源呢。
  所以,做师父的也不打算上去解围还是什么的,就坏心思地藏在暗处,故意看徒弟们如何出糗,输掉赌约。
  二刻钟过去了,果然——
  “呃,不可能啊,如果是个分/身,怎么连小时候掏鸟窝摔断了腿这种小琐事,都能说得这么一致呢?”阮凌霜对着眼前的巫族少年,手抚下巴,一筹莫展。
  三丈外,秦箫也遇到了和她同样的困惑:“你确定,你是左腿断了躺在床上四十天,而不是右腿有什么问题,在床上躺了五十天?”
  原来,在一番找茬尝试无果后,秦箫灵机一动,提出就算假人能将真人的动作神情语言模仿得惟妙惟肖,但短时间内,过往的记忆一定不能够重合,只要把他俩分开,一一盘问某个特定时间点发生的事情,就可以了。
  结果?
  他梢梢头,万般纠结地问:“你们……你们真的不是孪生兄弟吗?”
  “当然不是,你随便上谷里揪一个人问问就知道。”对面的巫族少年朝他露出了必胜的挑衅笑容。
  秦箫、阮凌霜:“……”
  “哈哈哈哈~快承认你们不行吧!”两个一模一样的少年一齐发出了爽快的大笑,笑声同步得令人头皮发麻,他们用两根食指比了一个“十字”,眯着眼睛道,“不是八根,也不是九根,是正正好好的十——”
  “哎呀!!!”
  冷不丁,其中一个少年大叫一声,两股战战,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阮凌霜离他极近,也被吓了一大跳,踉跄着退后两步,清斥:“喂你干什么呢,突然大惊小怪的?!”
  对方自然没空理她,只一个劲地伸手往背后衣服里掏:“什么,什么东西在我后背,一个长条,s-his-hi滑滑的还会动,是不是蛇,是不是蛇,我的天我最怕蛇了啊啊啊啊——”
  与此同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靠近秦箫那边的那个少年,丝毫没有异样,仿佛一点都不关心另一个自己怪叫成什么样,依旧维持着之前的动作,双手比着数字,像个没有感情的木偶人似的,笑呵呵地说完了下文:“根哦。”
  众人:“……”
  “不是蛇,只是一条小水蛟而已。”温辰手指一勾,一道幽蓝色的灵光从被吓尿了的少年衣服后领中飞出,绕到他面前,缓缓盘旋着,让他足以看清是什么。
  巫族少年:“……”
  温辰走上前去,微微一笑:“你是本体,那边那个是分/身,我认出来了,你输了。”
  巫族少年涨红了脸,一轱辘爬起来,抻展了衣服,拍拍泥灰,怒道:“你使诈!”
  温辰无奈:“我怎么就使诈了?”
  “今天你们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你们是和大巫祝一起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