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武侠修真 >

我成了死对头的师尊 作者:醉里问道(四)

Tags:重生 强强 年下 仙侠修真

第172章 女儿红(六) 昭华散人
  “你?”叶长青微怔,飞速打量了一下来人的容貌。
  碧衣男子年纪在三十岁左右,五官俊雅,气质柔和,微微下垂的眼尾像柳梢一样,有种弱不禁风的意思。
  见他欺身上来,叶长青心头警惕陡生,一把扣住其手腕,沉声问:“请问阁下是什么人,怎么称呼?”
  碧衣男子道:“东海瀛洲岛,道号昭华——”
  “什么?!”不等说完,一旁陆苒苒已然惊叫了起来,“昭华,昭华……你就是那个瀛洲岛上昭华大圣吗?”
  “‘圣’字不敢当,只是芸芸众生之一罢了。”昭华似乎见怪不怪,随口解释了一句,即转向叶长青,“这位公子,不管你有什么怀疑,也等我给小公子压制住魔x_ing再说,毕竟纯血魔族出世,可能会关系到东海无数生灵。”
  “……”这道理叶长青自然比谁都清楚,但刚刚被狠狠暗算过一次,又怎能在只言片语之间信任这个陌生人?
  他斟酌了下,追问:“请问阁下打算用什么法子,有几成把握?”
  昭华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只是声音很轻地问了一句:“怕我没把握,难道你有吗?”
  “我……”闻言,叶长青神情凝滞,硬是没能说出话来,原本紧扣的五指也意外地松了开来——方才那一刹那,对方目光扫过来的时候,竟有种莫名其妙的威压随之而至,像北冥之海里至寒至冷的玄冰,将他整个人在须臾之间封冻!
  那种感觉很微妙,很难形容,并没有很强的攻击x_ing,可就是让人非常地不舒服,他心里禁不住震撼——这世上,已经极少有人能对他施以这般的压迫。
  但那威压转瞬即逝,昭华错身过去之后,便又是一派安宁温和之态,叶长青木然地落在后边,一动不动。
  他甚至以为,是自己因为刚才情绪太过激动,而产生了幻觉。
  三尺外,昭华走到槐树下,面对那已经被魔x_ing折磨得j.īng_疲力尽的少年,没有丝毫犹豫,双手置于胸前,结了个异常繁复的法印,下一刻,身周银光漫舞,无数道碧绿色的树藤从他袖底发间飞了出来,将温辰的身子紧紧缠绕!
  秦箫担心地问:“师尊,他这是在做什么?会不会伤害到——”
  “等等,”叶长青左手抬起,示意他噤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浑身长满树藤的昭华散人,喉结微微滑动两下,良久,才不可思议地轻叹,“不,怎么可能,这难道,难道是……”
  “是什么?”秦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跟着他一起观看。
  起初,树藤只是缠在温辰身上,轻轻蠕动,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过了大约一盏茶功夫,忽然有淡淡的黑气从树叶间溢出,越来越浓烈,飞速侵蚀着那些绿油油的、看起来不堪一击的脆弱树藤。
  它们就像人的四肢似的,遭受了疼痛,不住地轻轻颤抖,而昭华原本平淡无澜的脸上,也随之现出苦楚之色。
  秦箫惊了:“师尊,这是什么法术,竟能拔出这么强的魔气来?”
  相比于他,叶长青脸上的震惊只多不少:“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够见到远古树灵。”
  “什么是远古树灵?”阮凌霜好奇地问。
  “是灵族的一种,有别于妖和魔,是万物之灵凝聚而成的种族,非常稀少,一般只在灵气特别充裕的地方才会出现。”
  叶长青口中说着,目光却一刻都没有离开槐树下强行拔除魔气的画面,继续道:“而远古树灵,又是灵族中极其罕见的存在,他们体内蕴含着世上最纯粹的木灵之力,象征生命,主控制,能够包容净化一切y-in邪之气,现在昭华就是在用自己的木灵之体,吸纳着小辰身上纯血魔族的魔气。”
  阮凌霜怔了一下:“那,那他自己不会受到魔气的侵蚀吗?”
  “会,怎么不会。”叶长青疲惫地笑了笑,这笑容里,既有欣喜又有苦涩,“看到他身上的树藤了吗?那就是他的生命体,他在用自己的生命来阻止小辰入魔……”
  不远处,那些象征着树灵生命体的绿色树藤们,已经有很多泛黑枯萎,像早夭的孩子一样,令人触目惊心。
  不过,灵族施法途中,切忌旁人擅自打断,昭华既然愿意出手,那应该便是有分寸的。
  叶长青心里动容得不知如何是好,偏偏又什么忙都帮不上,只得在一旁等着,随着时间的流逝,鼻尖眼眶渐渐开始发酸。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又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在所有人的忍耐即将达到极限的时候,昭华终于双手凌空一抓,收回了树藤,他脸色灰败,额上冷汗涔涔,和对面失去树藤支撑的温辰一起,身形同时晃了一晃——叶长青和秦箫眼明手快,上去各自扶住。
  秦箫搂着昏睡过去的温辰,撑开他眼皮一看,大喜:“没事了没事了!紫瞳消退了!”
  “是吗?”经过将近一个时辰的焦急等待,叶长青此时激动极了,脸上表情十分j.īng_彩,前一刻想哭,后一刻又想笑,说了也是难得,早已把情绪表露控制到炉火纯青的他,这是第一次在人前,彻头彻尾地失了态。
  叶长青扶着昭华,一个劲地说:“谢谢,谢谢先生,谢谢先生,我,我到底要怎么感谢您才好,我,我……”
  他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表达谢意才算圆满,冲动之下,竟是双膝一弯,当场就要给对方跪下!
  秦箫和阮凌霜同时惊诧:“师尊!”
  然而,膝盖刚刚着地,他就被昭华拦住了:“公子,男儿膝下有黄金,刀剑加身尚不可屈,怎么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情?”
  “什么,小……事情?”叶长青神色空白了片刻,连忙道,“先生,这怎么能是小事情!今天如果不是您,小辰他现在已经落入魔道,走上歧途,您是他实打实的救命恩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