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武侠修真 >

我成了死对头的师尊 作者:醉里问道(五)

Tags:重生 强强 年下 仙侠修真

第221章 化神劫(一) 时光飞逝大法好
  纵使没人看好他的这次闭关,叶长青还是力排众议,一头扎进去了。
  他有他的理由。
  前世的元安十三年,发生了太多事情,最惨烈的当属天降雷劫令黄泉海动d_àng,南君迟鸢逃出生天,率领魔族屠戮百姓,杀灭无数正道修士,并在临海城将东君收于麾下。
  所有人都以为那一夜是魔道南君的终结,然恰恰相反,实际上,那才是她征服四海的开端。
  叶长青记得很清楚,九月初三,天穹一弯冷月如蛇影杯弓,他连r.ì杀伐,身心俱疲,不加防备地饮下了小弟子欧yá-ng川递来的一杯解乏黄酒,仅仅几个时辰后,天地变色。
  这一世,他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唯独不能让这件事重蹈覆辙,所以打一开始就没有收欧yá-ng川入门,与其撇得干干净净,专于修行,有望在元安十三年突破化神境。
  元婴与化神,一境之差,却如隔天堑鸿沟,世间元婴修士泛泛,化神修士则稀罕,直到现在,烽火同俦也依然只有云衍一位罢了。
  叶长青心想,若能成功跻身化神境界,届时即使迟鸢再来,想必也绝难将他玩弄于鼓掌了。
  元子曦所言无差,人与豺狼虎豹本质上并没多大区别,只有拥有了绝对的力量,才能在弱r_ou_强食的丛林中活下来。
  只不过,这一世命运的齿轮好像转着转着,卡住了……
  “小辰,最近真没听说过什么大的动d_àng?”叶长青一边翻着手里的功法心经,一边状似自然地问,“比如黄泉海大封那边?”
  “没有。”温辰毫不犹豫地否认了,并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来,“哥,这是我自己誊抄的各地事件梗概,涵盖了这半个月不管正道还是邪道发生的所有事情,你可以看看。”
  “好,有劳。”叶长青接过来,一目十行,可看到的大部分都是魔道拿着群体纳川的邪术,四处收割灵力,对象不限于正道修士,还有好些是妖魔鬼怪。
  他指尖停在一行魔修自相残杀收取灵力的词条上,蹙了蹙眉:“从上次雪原镇沈画的表现来看,他们应该是想复苏所谓的‘魔主’,再加上他情急之下抛出来的渡劫境魔息,背后应该是有一位大人物坐镇……总之,魔道这些行动的目的绝对不简单,正道必须认真防范。”
  温辰点了点头:“是,烽火令主也是这么说的,不止是一个银面血手,近几个月九州各地的魔族和魔修都有蠢蠢欲动的迹象,他们好像是在等待一个契机。”
  “……契机。”叶长青飞速地翻完了一整本册子,直到最后都没有看到关于黄泉海大封的一丝一毫,忍不住露出了茫然的神色,“河洛殿南方烽火还燃着吗?”
  “燃着,魔道南君不r.ì就会降临,所有人都严阵以待。”温辰过来挨着他坐下,然后悄悄地握住了他的手,“哥,你好好闭关就是了,不要为这些事情太多分心,南君的事,烽火令主在看着呢,各大门派也都没有松懈。”
  “我知道。”叶长青低低地应了一声,心中的疑虑却久久盘桓不去——这都已经九月中,马上就要入冬了,迟鸢还一点消息都没有,难道说她真的不会再出现了?
  这一世南君人选若不是她,那又该是谁呢?如果猜的没错,一定就是沈画一直为之效力的魔主,渡劫境、执着于将温辰擒获、虚弱到需要利用群体纳川来摄取灵力……
  不论前世还是今生,他都从未听过这一号人。
  “哥……”正思虑着,一声沙哑的呼唤撞入了耳膜,叶长青一回头,见温辰一手搭在自己肩上,目光里的想念呼之欲出。
  他笑了笑,放松脊梁骨靠到墙上,将自己全权j_iao予了对方。
  自年初闭关起,就依着当时说好的规矩,一个月只能见两回,朔r.ì早上和望r.ì早上,每回也只是匆匆的一个时辰而已。
  按理说,温辰苦苦暗恋了他三年,好容易在一起了,可还不到三个月,他就一头埋入后山禁地,避不见人,这对一个初尝情滋味的少年人来讲,着实是件挺煎熬的事。
  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温辰除了最初时候不开心地闹过那么一两天,后来就十分懂事了,不言不语地为他准备好了闭关期间会用到了一切东西,每次来探望时,都变着花样地带好吃的来,桃花酥、艾C_ào青团、皱纱小馄饨、酒酿圆子什么的,味道自不必说了,光从那玲珑j.īng_巧的外表来看,就知道不是一时半刻能完成的。
  这不,还因为他十分关心外界的动静,温辰每隔半月都会去门派的卷宗大殿里坐上一下午加一晚上,誊抄出一本各地的记事来。
  光y-in飞逝,一年的时间已过去大半,叶长青原以为照他过去黏着自己的程度,一定会耐不住寂寞,时不时就来叨扰的,然而却只有那么两三次,在半夜三四更、别人都进入梦乡之际,少年轻轻扣动了禁地入口的封印,有点胆怯又按捺不住地说:“哥,我睡不着,想来跟你说说话,你要是忙的话,不用管我,我说完就走,绝对不打扰到你……”
  其实,因两人腕上系着本命火红线,叶长青心里跟明镜似的,从折雪殿到后山禁地这十几里路,温辰来来回回走过不知多少遍了,只不过每每到了禁地入口时,并不敢施法去开那道封印。
  悄悄做好一切,事事为他着想,还有很多很多的细节,根本不胜枚举。
  此刻,少年清爽好闻的气息源源不断地萦绕上来,醉了身心,入了神魂,叶长青轻叹一声,思忖着今世自己这么早就有了牵绊,不知若到得天下多事之秋,还有没有勇气如从前那般,逆着万千洪流孤身殉道……
  ·
  这r.ì,深冬小雪,折梅山上冷冷清清。
  温辰正在校场上沐着薄雪练剑,彼时他已有十九岁,身量较一年前似乎又高了些,气质挺拔出尘,如泠泠七弦之音,剑路潇洒秀逸,一招一式劲力惊人,轻薄的桃木刃破空,劈开整整一丈方圆的雪浪,落在他眉目之上,清寒不可方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