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50)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司怀生起身,笑着朝着陈安做了个「嘘」的手势。
  “我倒要看看,大名鼎鼎的听会长,能为了自己的爱人把自己的尊严和骄傲踩到哪个地步。”
  姜山看着司怀生的背影拳头慢慢收紧。
  “听山……跪了……她……我就……不娶……你了……”
  姜万侧身剧烈的咳嗽起来,她嘴角溢出鲜血,但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听山。
  太yá-ngx_u_e处的筋一根根暴起,快速地一跳一跳像是马上要爆炸。
  听山再来不及多想,双膝一曲,跪在了坚硬的木地板上。
  “我求你,救她。”
  陈安的嘴张了又闭,始终吐不出半个字。
  司怀生的瞳孔先是猛的一缩,然后又放大恢复自然。
  她嘴角的笑意疯长,转身却多了几分萧然。
  听山看着亮起的手术灯和昏迷的姜万,跪着呢喃:“你不娶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娶你就好了。”
 
35、Chapter·35
  见过三十多岁的女人吗?
  她们身上是没有太多活力的,她们已经失去了那风华正茂又绝无仅有的青ch.un,更多的是被琐事磨平后的沧桑。
  对于男人来说,三十岁或许还只是生命的刚刚起步。
  对于女人来说,三十岁,就是步入中年此生过半。
  是了,她和面前这个又站在窗户边上的女人已经结婚有了快三年了。
  听山光着脚踩在木地板上,她偷偷的靠近姜万,又一下从后面抱住她。
  姜万习惯x_ing地转过身来,回抱住比自己矮一些的听山。
  或许是因为动了手术的原因,29岁的姜万衰老的更快一点,也更爱笑了,更柔和了。
  听山勾住她的脖子,姜万也配合的低头轻轻去蹭听山的额头,双手捧着这人的脸,嘴角带着笑。
  几年过去了,姜万的手腕上仍然带着当初听山送给她的那串沉香手串。
  外面黄昏的yá-ng光撒在姜万身上,卧室里,木地板上。
  墙壁上钉着一副裱起来的画,是四年前同样深秋时姜万求婚那天听山给她画的画。
  其实只是几条线,但姜万很宝贝它,就像她宝贝听山送她的那只小熊挂饰一样。
  听山笑看着姜万脸上的细纹,又和她对望:“亲爱的,你头发又长了一点。”
  “我知道。我爱你。”
  听山欣然接受这份来自秋r.ì黄昏的告白,于是她回道:“我永远爱你。”
  晚风吹起窗帘,也吹动了书桌上那本已经被翻开的笔记本的页码:
  姜万,谢谢你。
  谢谢你补全我残缺的灵魂,谢谢你爱我深藏地底丑陋狰狞的根。
  ——全文完——
 
36、尾声
  几位好,我是欧烦,现在是二零二一年年十月初十凌晨一点零六分。
  照例,我们来谈谈《长夜》的由来。
  那个时候我还在更新《她故》,遇到了瓶颈,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当然也是快接近尾声了。
  大夏天,很热。我蹲在街头边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突然有了灵感——关于长夜的灵感。
  于是我一边更她故一边存长夜的稿子,一切都很顺利。
  我一开始是想着主cp完美he,副cp完美be,但后来几欲挣扎,还是篡改了结局。
  我写出来的结局毫无疑问是一个还算得上是圆满的一个end,但长夜这篇文还有另一个结局。
  我写的结局是被我在原结局上篡改过的,以至于我发表出来的时候都在犹豫:“要不改回来吧,这或许,不是真正的结局。”
  我的心软和第六感让我改了end,相信很多作者有时候都会有这样的情况:
  落笔刻画的那一刻起人物就有了她自己的生命线和故事线。
  一旦去改了,就感觉好像这个人物已经不再真实,变得虚假。
  但是在我写完后,我看着满桌子被我捏成团的关于写着人物细纲的纸,我把它们展开都看了一遍,最后又揉成团。
  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油然而生:这就是她们真正的结局。
  然后再来说说……算了,时候不早了。能看到这一章来的读者,相信都有自己的体会和感悟,我就不左右了。
  最后呢,还是想提一下。
  长夜会出石梯,当然,不会进行售/卖。
  算是自己收藏做纪念吧,会在里面加car,加某些不可晋江的情节(邪恶姨母笑jpg。);
  在此感谢看到这里的读者,感谢此次石梯制作的所有人员,祝大家身体健康,暴富找到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