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47)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他为什么叫你先生?朝天葬是什么?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你是什么人?还有结下因果又会怎样?这些人又是怎么死的?”
  听山看着女孩不费吹灰之力就Cào控那些尸体为坟墓重新挖坑,办事,有些咋舌,顺带问出了这些问题。
  女孩皱皱眉:“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听山没回话,依旧好奇的看着面前这个神秘的女孩。
  “我是行走y-inyá-ng的人,但又和道士不一样,所以世人给我们这一行起了个体面的名字:先生。”
  “朝天葬就是,头朝下,脚朝上。这样的墓葬是大凶x_u_e,过不了多久死尸就会聚集怨气和y-in气,最后成为僵尸破土而出祸害一方。”
  “我就是我。”
  “这些人是被那妖道养的小鬼所杀,那小鬼吸了他们的yá-ng气和运势。”
  “至于结下因果嘛……”女孩神秘的看了听山一眼,过了好久才说出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听山突然觉得自己被吊了,但她没证据。
  “那你——”听山还想说些什么,被女孩打断。
  “时候到了,下葬。你去那边,站着,那个位置。”
  女孩的神情变的有些严肃,听山知道,这是对亡灵的尊敬。
  听山向来就信鬼神之说,有了这一遭,内心就更加敬畏这些。
  她走到女孩指定的位置站好,又把那条关于阿胜的兵牌拿出来,带在脖子上:“胜,回家了。”
  女孩看着几个傀儡拿麻绳绑住棺材僵硬的放进墓坑里,又看了看专心的听山,叹了口气背过身去。
  身为横穿y-inyá-ng的人,她本不该轻易c-h-ā手已经有了定数的事。
  各行有各行的规矩,万事有万事的因果。
  妖道害人,r.ì后也必定会遭到天谴,谁都躲不过因果轮回。
  听山杀人如麻,造下的孽足以让她自己死后永世不超生。
  杀人是因,被妖道所害,被行尸所杀是果。
  惨死在湘西这大山沟沟里,魂魄被压入地狱,都是听山已经定好的命数。
  可如今女孩空c-h-ā一手,改了这听山的命劫,让她得以免去这一死劫。
  但这样一来,也就相当于把这次的因果轮回转到了她自己身上。
  不过听山的死劫移到她身上并不会对她造成很严重的伤害,只是会消耗大部分女孩这些年积攒的y-in德和未来几年她应得的荣华富贵。
  在r.ì后的好几年清贫r.ì子里,女孩曾多次问过自己后不后悔把自己的y-in德让给了一个陌生人。
  但答案都是一样的不变:不后悔。
  只因当初听山在酒席上敬她的那杯清酒。
  其实女孩觉得自己的思路挺清奇独特的。
  等到棺材被黄土埋住,平地里凸起一个小土包,听山才收起阿胜的兵牌,重新放回口袋。
  “他们怎么办?”听山看着面前这将近二十具傀儡有些犯愁。
  女孩嘴角微微勾起,头一歪,那些傀儡就倒在了坟头四周,彻彻底底的闭上了眼睛。
  “留他们给这位老人家做个伴,也未尝不可。”
  听山没有异议,抱着篓子把里面的纸钱撒出去。
  听山看着漫天飞舞的纸钱,缩了缩脖子。
  女孩点燃爆竹,跟着听山在无尽烟雾中下山去。
  作者有话要说:
  早点休息,几位。
 
33、Chapter·33
  等回到村口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去。
  “怎么了?”听山有些疑惑女孩为什么突然停下。
  女孩转过身来:“不用走了,别走多余的路。”
  被女孩那双黝黑的眸子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听山又有点发毛起来。
  脑子里面已经开始脑补女孩突然变成一只极其吓人的女鬼然后冲过来对着她就是两嘴咬上颈动脉。
  听山一时间没理解女孩的话,于是没有回话。
  两人陷入了沉默,最后还是女孩先开口:“你知道你戒指里面住着一个鬼吗?”
  听山狠狠的一抖。
  她抬起自己的右手,看着安安静静呆在无名指上的那个银戒,这是当初她跟姜万求婚时的戒指。
  因为两个人都不怎么喜欢钻石,所以两个人的钻戒都是没有镶钻的偏男款的戒指。
  戒指表层有着看似紊乱实则也紊乱的线条,内侧却有着j.īng_心雕刻的古经文。
  “是一个女鬼吗?”听山想起了伯寒,她已经有很久没有再见到这个女人了。
  伯寒骗了自己,当初她告诉自己说她们还会再见面的。
  “是。不过只是一缕没有神识残魂,她被强行从主魂中剥离出来,压入你的戒指里面,守护着你。”
  “世间重情之人少之又少,你能学会珍惜,是好事。”
  “好好爱身边的人,多做善事,多积德,多去寺庙里走走,多忏悔。”
  听山又扯住女孩的手臂,语气里充满了担忧:“你是哪里受伤了吗?”
  “为什么这么问?”女孩笑了。
  “因为你的话很像j_iao代遗言。”
  “没有,我不会死。至少目前不会。”女孩的话顿了顿,“不过我的确要走了,r.ì后江湖再见吧。”
  女孩单手背在身后,转身要走。
  听山看着女孩孤独自由逐渐融入黑暗的背影,忍不住喊住了她:“先生何名?”
  女孩也跟着顿了一下,思考了三秒钟,继续前行。
  风里传来她清澈的声音:“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