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46)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不过听山看了天气预报,最近气温骤降,又有下雪的趋势。
  又过了半个小时,车子实在是不能开了,听山把头调了停在了山上,旁边就是万丈悬崖。
  再往前走了几百米,听山才隐隐约约看见那寥寥几个快被竹子遮挡住的小茅屋。
  其中一个最下面的C_ào房子,院子里放着一口漆黑的棺材,旁边三三五五几个人在生火做饭,再旁边一点就是那几个围观的村民。
  还有一个身着黄袍手拿白幡的老道。
  早在前几天,听山就着人带棺材,食材,锅碗瓢盆进山。
  好在这个小村子人也只有寥寥十多个,办酒席也不会太麻烦,带的东西也不用太多。
  这倒是给听山省了不少事。
  听山走到院子口的时候,和那些工作人员点头示意。
  几个村民走上来,只鞠躬,没说话。
  他们长期被世界所隔离,并不知普通话如何讲,所以也不会跟听山j_iao流。只能通过鞠躬表达谢意。
  按照规矩,先吃饭,再埋棺。
  十多个人围在一团,听山只能和工作人员说上几句话。
  听山注意到,一桌酒席里,不止有年迈的老人,还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
  她穿着破破烂烂的厚长袍,面容有些英气。
  但那些村民似乎并不喜欢这个小女孩,都坐的离她很远。
  他们互相敬酒,也给自己和工作人员敬酒,但就是故意忽略那个也同样喝酒的女孩。
  女孩看上去倒也不在意,自顾自的吃着梅菜扣r_ou_。
  听山举起自己的杯子,朝着女孩一笑:“酒好喝吗?”
  女孩叼着骨头,嘴角带着笑,与她碰杯,含糊不清的回了一句:“好喝。”
  听山意外于女孩能跟自己j_iao流的同时,又觉得这饭吃的有点奇怪,具体哪奇怪,又说不上来。
  吃完饭后几个强健的工作人员抬着棺材上山到了埋棺点,那几个年迈的村民眼里有着泪水,似乎和阿胜母亲的关系很好。
  就在那个白胡子老道拿着白幡围着放在旁边的棺材打转撒符纸的时候,半空中突然慢悠悠又深含鄙视的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
  “牛鼻子老道,不安好心。”
  听山抬头一看,是那个女孩。
  老道停下舞动的手,凌厉的看向女孩:“你什么意思?”
  “朝天葬,你说你心能好到哪去?”女孩坐靠在树干上,双手环着胸,也不怕掉下来。
  老道眯眯眼,面不改色:“小姑娘家家的,就会瞎说。”
  “妖道,你当真不滚?”
  女孩垂下一条腿,斜眼看白胡子老道,语气悠悠。
  随着腿垂下来,女孩身上的腿上的半边散袍也跟着垂下来,露出系在里面的一块木牌,小小的方牌上写着一个血红的「差」字。
  听山距离老道最近,她清楚的看见老道在看见那块牌子后脸上的脸皮下面一阵翻涌。一条一条的鼓起,像一条条的虫子,不过又马上消失。
  刚刚的场景让听山胃里一阵翻涌,她最怕这种软不拉叽的虫子。
  “哼,先生今r.ì怎管起这等闲事来了?不怕结下因果吗?”老道显然不甘心,但言语中已经多了一丝忌惮。
  “关你屁事,滚!”女孩明显有些不耐烦了,皱眉嫌弃的看着白胡子老道。
  老道回嘴的话梗在喉咙里死活吐不出来,把脸憋的通红,最后又白:“得,您安好。”
  说罢就在众人眼皮子底下窜入杂C_ào丛生到处都是藤蔓的丛林不见了人影,其行动敏捷的根本不像个人类,倒像是……
  听山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想下去。
  现在有个好事,也有个坏事。
  好事是,这次请的道长确实不是民间装神弄鬼的神棍。
  坏事是,这个有点本事的道长可能是个不明生物并且想对她不利。
  听山一时间居然说不清自己到底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坏。
  说好吧,人家不安好心。
  说不好吧,这请来的是别人家很难请到的真有点东西的人。
  女孩从树上跳下来,稳稳的落在地上:“我呢,建议你把坟重新挖一下。”
  听山再看着那个坟坑,木然地点点头,又浑身汗毛颤栗。
  这个坟坑根本不是长方形的,而是正方形竖着的,有两米多深,只能供棺材竖着放进去。
  只是,自己刚刚看的时候,它都还是长方形的那种正常墓葬!
  回头再看那些工作人员和村民,就见他们都傻傻的站着,双目无神浑浊,眼珠上蒙上一层白白r_ou_膜,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肤都或多或少的一些不可言状的斑点。
  “这怎么回事?”听山突然有些不安,背后有点发凉,手不自觉的摸上了后背裤腰带里的枪。
  女孩轻轻拍了拍听山的肩膀:“安啦,一群傀儡而已。”
  “什么意思?”
  “被Cào控的死人。”
  女孩一脸淡定的说出这句话,那种波澜不惊的语气让听山差点当场拔枪。
  “你的意思是,他们都死了?”听山带着答案问出了这个很多余且没必要的问题。
  她可能找出自己当时和他们吃饭的时候为什么会感觉到不对劲了。
  和一群死人吃饭,能不膈应和奇怪吗?
  “嗯,那妖道给你施了障眼法。”
  女孩一边说一边靠近那些尸体,被听山一把扯住:“你不要命了?!”
  听山内心在疯狂感叹现在的小姑娘胆子真大。
  “放心,这些傀儡,现在归我Cào控。”
  即使自己什么都不懂,内心深藏恐惧,也还想保护她么。
  女孩看着拽住自己手腕的那只手,微微一愣又心下一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