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45)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腿,发力,注意用力的点。要以爆发力为重。”左彻重新躺回摇椅上,做场外指导。
  男人抱住姜山,整个人往后一仰,姜山又摔进C_ào地。
  “没死就爬起来。”
  ——
  “你对小山放宽容点,她还是个孩子。”姜万看着她,微微皱眉。
  姜山这几天连着都是早出晚归,除了上学还要跟着左彻训练。
  “我倒想,可敌人会因为她是个孩子就不杀她吗?”左彻翘着二郎腿,微微眯眼休息。
  姜山就算是每天都有着左彻保护也很危险,因为她是姜万和听山两个人的女儿。
  单说这层身份,就会引来不少仇家。
  “自己选的,哪有退路。”
  姜万还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塞了回去。挥挥手,起身出了书房。
  看到在楼下的听山,正想下去,心脏就一阵绞痛。姜万捂着心脏十分痛苦的摔到地上,喉咙里发出不明的声音。
  眼前一明一暗什么都看不清,姜万抹黑找到浴室,砰的一声把门关上落锁。
  “阿万?怎么了?!”
  听山听到动静跑到浴室门前,冷汗一下从全身各处渗出来。
  她没有做无用功的去砸门,而是立马联系开锁师傅和医生。
  这门是防弹防烧什么都防,靠听山根本不可能打开。
  姜万倒在地上,浑身都在颤抖。
  豆大的汗从她的脸上滑落到下巴处最后滴落在瓷砖上。
  她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声音。
  她明白她和听山就隔了一张门,绝对不能让那人担心。
  即使浑身的骨头像在被人拿钉子敲打,浑身的r_ou_像在被火燎一样难受。
  苍白着脸,姜万用自己的头一下又一下的撞击冰冷的地板。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听山还等着我娶她……不能死……
  浑浊的意识被一声声无声的呐喊冲破。
  听山跪在门口,用额头抵住了门。她在祈祷,祈祷开门师傅能快点来,祈祷姜万能没事。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门被轻轻打开。听山焦急的站起来,扶住脸色苍白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的姜万。
  “怎么了?有什么你跟我说好吗?小万?”
  姜万咬咬唇,让它看起来更有血色,她费力笑着,安慰听山:“不知道诶,晚点我去医院看一下吧。今天的法事只能你一个人去啦,注意安全。我会派人保护你的。”
  银喀是个大组织,做的也是一些危险任务,所以牺牲了不少人。
  而这些人有很多又是一些独生子女,所以在他们走后,银喀会有人来给她们养老送终。
  而听山就是这个长远的项目的负责人。
  听山摇头:“我陪你一起。”
  姜万也跟着摇头:“我没事,回来给你看病历报告。”
  “好吧,那你叫阿挽他们陪着你点,不要有意外。有事及时给我电话,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回来。”
  “报告领导,一定完成任务。”
  姜万立正,笑着把背挺直给听山敬礼。
  听山先来了银喀,她要把阿胜的兵牌带出去。
  阿胜,一个很高很壮很憨厚的男人,为人和蔼,在一次远征中壮烈牺牲。
  而兵牌,则是银喀内部人员从进入组织再到死去才会摘下来的东西。
  里面记载了这个人的一生资料和执行任务时的所有录像。
  相当于一个内存庞大的存储器兼播放器。
  “听会长。”
  “听会长好。”
  “听会长。”
  一路走到地下六层楼道最末端,路上有许多人跟听山打招呼,听山也微笑回应。
  她微微站好,面前的电子门发出机械的女声:“识别完毕,获得权限,银喀听山。”
  接着,门就打开,在听山进入后又关闭。
  这是一个大概只有十平方米的封闭式房间,在房间中心有一个很大圆形,圆形里没有地板。
  圆形的中间隆起一堆黑土,黑土前头c-h-ā着一块没有写任何东西,已经有些腐朽的木质墓碑。
  不会有任何人用脚去踩这中间的土地和无名坟,所以并没有装围栏。
  三面墙壁挂满了牺牲成员的兵牌,那些兵牌在灯光照耀下闪闪发光,耀眼的很。
  听山走过去,伸手从一行兵牌里划过,叮叮当当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好听。
  最后她的手停在一块牌子面前,轻轻把它拿下来,攥在手心。
  又从旁边的酒柜子里拿出一瓶接地气的牛栏山,打开,蹲到无名碑面前,把牛栏山灌了一半在碑面前。
  “不朽,来看你了。”
  ——这座坟墓的名字叫做不朽,是座空坟,这块要腐烂的木头碑也叫不朽。
  来看这座坟时,心里想的是谁,就是谁的墓碑。
  银喀的成员都没有属于自己的墓,因为仇家太多,怕被挖坟,于是就在银喀内部,有了「不朽」这座空坟。
  所有牺牲成员的骨灰会从万米高空上撒向祖国大地,最后一次拥抱故乡,拥抱祖国。
  “阿姨也走了。阿胜,我带你回家,给阿姨送终。”
 
32、Chapter·32
  听山借了周挽的机车,一路疾驰进入湘西境内。
  也不知道阿挽知道自己拿他的宝马趟山路,他会怎么样。
  这是阿胜的家乡。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油一次次耗光,听山走的路越来越偏,到最后甚至都变成了一米宽的泥路。
  索x_ing那场初雪只是中雪,只持续了一个月,后来就是接连不断的晴天。路还算不上很泥泞,只是偶尔有山上的山石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