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44)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电话一挂,听山转身就看到了脸色y-in沉的姜山。
  今天是星期六,她们不上课。
  “怎么了?”听山走过去,敛去身上的戾气,眉眼温柔。
  姜山抬头看听山,看她j.īng_致的脸庞和垂下来的头发以及那眼里无法掩饰的情感:“是那些溜子吧?我可以跟着左彻去吗?我想进入你的组织。”
  “妈妈不希望你走我们的老路,很危险。”——很痛苦。听山揉了揉面前小人的头,语重心长。
  这些年的闯d_àng,让听山好生风光。
  但其背后是无数个没有光的夜晚无尽的忏悔,杀/人,永远都是罪。
  在道上的人,都是为了自己的主子,为了钱,有着各自的立场,杀过数不清的人,做过数不清的违法事。
  冷漠或不忍心,都必须下手。
  她每r.ì每夜都会为死在她手下的亡魂祈祷早生,她身上背负了天大的罪孽,心里上的愧疚和难过每次都像决堤一样朝她涌来。
  “我有想要保护的人。”
  一句话让听山梗住,从同样是从姜山这个年龄段过来的角度来说,听山是不想甚至是没理由拒绝的。
  但从父母的角度来说,她还是希望姜山能慎重。
  于是,听山反手把皮带解松了一点,反手把修身的高领毛衣从里面拽出来脱下,里面只穿了一件黑色文胸。
  “小山,好好看看。”
  姜山一开始没明白,但后来就明白了。
  听山要她看她身上的那些深浅不一触目惊心的疤痕。
  各种口径的子弹孔,不同的冷兵器造成的伤……
  它们纵横j_iao错,或深或浅,左腰侧还有一个被铁烙印下来丑陋疤痕。
  姜山把衣服丢给她:“穿上吧,怪冷。”
  “还要继续吗?”听山穿好衣服,系上皮带。
  她不希望姜山跟着去杀人,或者是见到杀人的场面。
  一旦有了开端,就再没了回头路。
  听山到现在都记得自己年少时第一次杀人,看着自己她们的尸体,浑身血液倒流,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她不要求姜山有多大的出息,她只要姜山一辈子平安快乐就好了。
  她和姜万会护着她们的女儿一辈子,到死。
  姜山眼巴巴的望着听山,听山叹了口气:“我待会跟你妈再商量商量。”
  姜山说到底还是个孩子,一下就乐了,眉眼舒展开来。
  而姜万一觉睡到了下午六点。
  迷迷糊糊习惯x_ing的把手伸向旁边找听山,触手之处却一片冰凉。
  姜万的脑子一下就清醒了过来,她猛的坐起来,被子从裸着的身体上滑下。
  她环顾四周的黑暗,心里一下就空了。
  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被世界抛弃了,停留在永恒的孤独里面了一样。
  就在姜万愣神伤感之际,听山把门退开,却没开灯。
  她坐到床边上,轻轻蹭姜万的额头:“醒啦?睡醒没?”
  “还好,刚刚摸到你不在。”姜万缩进听山的怀里,语气委屈,像一个丢了糖的孩子。
  听山摸了摸她:“我在楼下做饭,要吃晚饭了,今天做了你喜欢的苹果派和红烧鱼,刺给你挑了。我帮你穿衣服,待会我们下去吃饭,好不好?”
  听山柔声征求着姜万的意见,姜万自然是双手同意,举起双手乖乖等待着听山给她穿衣服。
  作者有话要说:
  ——姜万小公主——
 
31、Chapter·31
  “喂,老板你就这点能耐?”左彻坐在自家花园的摇椅上,悠哉悠哉的抽着烟,喝着咖啡。
  今天yá-ng光明媚,她心情似乎格外的好。
  姜山的双手被一个男人反锁在背后,整个人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她咬牙试图挣脱,但都无济于事。
  左彻摇摇头,也是,她能指望一个小孩有什么能耐。
  她站起来,招呼男人放开,跟她打。
  “看好了小姑娘。”
  左彻咬着嘴里的烟,看似漫不经心毫不在意的眼神明锐地在男人身上扫过。
  “要找弱点,找气势,揣摩对手的下一个动作,提前做好防备。”
  左彻好像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避开男人的所有攻击。紧接着,她从地上跃起,借男人为了防卫而微微弯曲的膝盖跳的更高。
  “要借力使力。”
  在空中,她用双脚夹住男人的头,用三分力往旁边一扭,再跳到地上。
  “要学会用最小的力给敌人造成最大的伤害。”
  男人捂着脖子退到一旁。
  “学会了吗?用尽全力,他就会死。”左彻站在跪在地上的姜山莞尔一笑,轻快又蔑视。
  “你以为真火拼起来,输了就是输了吗?我告诉你,输了,你就是他的刀下亡魂。”
  “老板,到时候,你会看着他用刀子c-h-ā进听会长和姜总的胸膛,而你在一旁什么都不能做,懦弱又无能。”
  姜山眼睛里面起了血丝,青筋在太yá-ngx_u_e处暴起。
  “姜山,控制好你的情绪,你要保持冷静才会有战胜的机会。”左彻一边不断刺激姜山又不断要她保持冷静。
  她不是有意摆出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只是这样,姜山才能得到更好的成长。
  人要在极端条件下,才会激发潜能。
  而对姜山来说,极端条件就是羞辱她,或者拿听山姜万两人说事儿。
  左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站起来,弄死他。”
  姜山就像一只发怒的豹子,猛的冲向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