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42)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血液从古梵右边的黑暗中流出来,火光一闪一闪,自己的脸倒映在那些血液上跟着火光忽明忽暗。
  原来这人早就掐好时间割腕了。
  傅夜死的时候十七岁,死在了风华正茂的年纪。
  而古梵,死在了最爱她的那一年。
  如此也罢。
  听山眨眨眼,跟闭上眼睛的古梵挥手道别。她知道,自己没留住古梵。
  听山出了大门,和姜山走在冰冷的大街上。
  周围没有人流,没有车流,只有一座座里面没有开灯的房子。
  古梵走后,权城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我是看着她自杀的。”听山牵着姜山的手,感受着彼此手心的温暖。
  姜山想出声安慰,被听山打断:“小山。”
  “我的毕生所求, Love and family。”
  “我的一生都在寻找这些的路上,所以我想把这些都给你,你要经历与我不一样的。”
  姜山的嘴张了张,最后还是没说话。只是抓住听山的那只手,收的更紧了。
  后来古梵的尸体埋在了她自己家的院子里的一颗老枫树下。
  夏天时,她常化为原型在树下打滚晒太yá-ng。傅夜就在旁边陪着她。
  风铃被吹响,梦回盛夏。
  这所小别墅是她和傅夜一起买的,一起装修的,一起生活过的。
  所以古梵说想要留着这里,要守着这所房子,不受外人干扰。
  她的尸体不老不朽,一缕残魂永远守护着这份只属于她和她爱人的回忆。
  作者有话要说:
  古梵是我描写的少,但挺喜欢的一个人。
  大大咧咧的傻中带着稳重,内里极为深情。
  殉情的人容易让局外的人共情。
 
29、Chapter·29
  房间里的窗帘拉的死,姜万有些分不清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
  用温热的手掌覆盖住听山的双眼,姜万小心翼翼的拿起整头边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七点过十分。
  姜万微微挪动了身子,想要下床。下一秒就迷迷糊糊的听山抱住。
  听山蹭了蹭姜万的脖子,把脚搭在她身上换了个姿势继续睡觉。
  感觉到身体上多出来的重量,姜万内心升起一种奇妙的感觉。
  她拿着那个多余的枕头,塞进了听山的怀中,然后自己从床上爬了起来。
  姜万轻手轻脚的披上大衣出了卧室,在一楼厨房里捣鼓了半天,算是把今天一家三口的早饭做出来了。
  虽然相貌不怎么样,但姜万相信这玩意一定没毒。
  姜万很少做饭,一般都是听山当厨,她洗碗。
  可耐不住自家爱人今天生理期,姜万舍不得让她在这么冷的天气下还洗菜做饭。
  把饭菜送进保温箱里,姜万换好衣服上楼进了卧室,把一张纸条贴在了门把手上最后才出门。
  ——
  权城边郊烧烤摊。
  几个男孩见远处几辆黑色机车朝着自己极速驰来,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心下一紧从座位上起来躲到旁边。
  就在男孩都以为这些人不要命的时候,三辆机车一个急刹齐刷刷横停在几个男孩的面前,溅了他们一身泥水。
  因为这里是边郊,经济并不发达。所以这里的路并没有修水泥,都是土路。
  加上昨夜雨夹雪,今天的路更加泥泞。
  一个脖子上有着十字架纹身的高大男孩抄起桌子上的空啤酒瓶子对着开机车的几人怒吼:“你们他妈不长眼啊?”
  姜万下车,把头盔挂在车头上,不卑不亢地看着满脸怒气的一群人。
  紧接着是剩下的两人,他们站在姜万的身后,漠然又不屑的看着他们。
  “你说什么?不好意思我没听清。”李烁掏掏耳朵,还特别真诚的把身子前倾了一点。
  男孩的怒气直冲脑门,说话的语气也越来越冲:“我他妈说你没长眼吗?!”
  李烁的拳头紧了紧,但还没等他出手,就有一个手比他更快的人替他干了这事儿。
  “你他妈说谁呢,能不能有点素质?”
  周挽微微皱眉站在边上拍拍手,似乎是觉得打了男孩脏了自己的手。
  “C_ào,上!”
  见自己兄弟倒在地上,剩下的几人也按耐不住抄起酒瓶子冲了上去。
  “我要这几个壮的,其他你们随意。”姜万扭扭脖子,多开壮汉的一击,悠悠地说着。
  李烁伸出左腿用力踹开那只朝着自己裆下袭来的脚,大骂:“不讲武德的小屁孩!”
  周挽踢开一个男孩,回头看李烁,眼里藏着担忧。
  李烁一抬头就跟周挽对视上了,皱起的眉头一下就松开了,傻呵呵的冲着周挽笑。
  “李烁!”
  周挽大喊,三步并做两步朝着李烁靠近。
  李烁看着周挽那副焦急的模样就知道大事不好,只是还不等他回头看。不知道是谁的拳头一下就挥上了他的脑门。
  李烁整个人一下就摔在了地上爬不起来,脑子嗡嗡地发着剧痛。
  周挽的怒气值在看到李烁挨了一拳后达到顶峰。
  他收起了平r.ì那副笑意满面的模样,冲上去对着那个打了李烁的瘦猴就是一脚:“你妈的,打着我老公了!”
  瘦猴因为后坐力太大倒在泥地里,周挽跳上去坐在他的身上,一拳又一拳往瘦猴脸上揍。
  直到人家的鼻子歪的不成样子,嘴角开始溢血了才停下。
  姜万顺手抄起桌上的酒瓶子就往抱着自己狂甩的男人头上砸去。
  男人吃痛放开她,紧接着被从后面压上来的周挽拿砖头往头上又是狠狠一下,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而姜万自己也没好到哪去,被那些玻璃碎渣割破了有脸的下巴处,途中又被壮汉胡乱挥手甩了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