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41)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她落寞一笑。
  “没有,她顾及你的想法,没有去查。”姜山关上了窗户,有点冷了。
  “陪我去看看阿梵吧。”
  听山岔开了话题。
  姜山只认识古梵,当初在傅家有过一面之缘,但并不熟悉。
  但听山这么一要求,她也没拒绝。
  她最近太忙了,一直没放松过。高中的课程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完全跟上的。
  很累,但她就是不想证明那群庸败老师的想法是对的;
  ——姜山就是个混混,学不进去的。
  作者有话要说:
  ——叒共情了——
 
28、Chapter·28
  听山搓了搓手,按下门铃。
  智能锁里传来古梵疲惫的声音:“直接进来吧,门没锁。”
  听山把门打开,客厅里一片漆黑,正对着大门的客厅边上有一个房间。
  门虚掩着,光从缝隙里钻出来,但依旧被黑暗笼罩。
  “我在大门外等你。”姜山怕听山拒绝,又补了一句,“左彻就在附近,我待会让她过来陪我聊聊天就行了。不急。”
  的确,她没骗听山。左彻现在成了她的保镖,一天大部分时间都会在暗中不远处跟着姜山。
  听山看了看那扇虚掩的房门,点点头。
  姜山背过身,看着从街道角落黑暗中走出来的左彻,心里微微一动。
  左彻翻进院子,走到姜山旁边,靠在旁边的柱子上。
  “冷不冷?”姜山问。
  左彻呼出一口烟,没回答。
  她说了一句与这个问题无关的话。
  “我有过一个很温柔贤惠的妻子,只是后来她走了——她是我这些年来,最爱的一个。”
  “她用死讯把我困住了,她赢了。”
  姜山在前几天给左彻买了一束白桔梗,在路上她问左彻要不要。
  左彻只看了一眼,说不要。
  姜山笑着又把那束花扔进了垃圾桶,连着她的喜欢。
  姜山或许现在明白了,也释怀了。
  明白了为什么左彻这个人一直有许多床/伴,却从不跟她们接/吻。
  释怀里那束被扔进垃圾桶的花。
  左彻再也接受不了来自于其他人的爱,她的心里有了人。
  姜山最后想给她一个拥抱,可最后行动还是被打消。
  现在的她不是追求者,也没有资格拥抱她了。
  姜山拍了拍左彻的肩膀,佯装一副老成学着大领导的模样:“小左啊,今天呢,老板看你辛苦,给你放几天假。”
  觉得不充分,姜山又补了一句:“偷偷放,你别告诉我妈她们。”
  左彻看到了姜山的释然,心里的石头也算是落了下来。
  没人知道她和姜山说这些事其实花费了她活了二十多年的勇气。
  姜山很好,左彻不想伤害她。
  如果时光能倒流,如果自己没有爱过人,姜山会和姜万一样,是个很好的择偶对象。
  “那就谢谢老板了,小左先旅个游,过几天给老板带北京最地道的烤鸭。”左彻也是十分配合。
  在离开时左彻走向黑暗的背影和当初那晚她送自己回来时离开的背影重合,只是心境又有不同了。
  在左彻彻底融入黑暗的那一刻,姜山把对她的感情锁在了心底。
  说不定哪天就散了。
  姜山并没有因为自己第一次暗恋别人失败而难过,她觉得,或许爱人,并不一定要在一起。
  远远的看着她,知道她平安快乐就好了。
  左彻是那种不羁来去如风披星戴月的人,她爱自由。
  过惯了一个人吃饭做事看月亮,冷了就找床/伴的生活。
  她不要归宿,不要自己,不放弃那个人,姜山不怪她。
  房间狭小又昏暗,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是房间中央的那个老式火炉。
  里面的柴火烧的好旺,火光在跳跃。
  房间的墙壁上挂满了古梵和傅夜的照片。
  听山进门的地方对着一个书桌,上面放了许多书,都是傅夜爱看的。
  往旁边一点是一个软椅,软椅正对着半边身子缩进黑暗的古梵。
  古梵坐在单人沙发上,右边小半边身子都在黑暗里面,右手垂在外面,那是火光照不到的地方。
  “你好像知道我要来。”听山轻声说着,一边走到古梵对面坐下。
  古梵歪头看着她:“我是妖怪,你忘了?”
  “也是。”
  此后房间陷入了一度沉默,古梵不知如何开口,听山不知如何劝阻。
  良久之后。
  “我想去看看她。”
  听山知道这个她指的是傅夜。
  “舍得?”听山点了根烟,透过烟雾看古梵,有些看不清了,“算了,告诉小夜常回家看看。就说……姐姐想她了。”
  这一天好像就是在听山的意料之中,只是她没想到这么快。
  古梵瘪瘪嘴:“舍不得,还有好多好多好吃的没有吃过,你的话我会带到——所以你和她要好好的,听说你们快结婚了,提前祝你新婚快乐。”
  听山手一抖,把那根烟丢进火炉,声音颤抖。
  “好。”
  她抬头时,才发现古梵已经闭上眼睛没了气息。
  她不知道古梵是否听到了自己的回答,但看她嘴角的笑,应当是听到了的。
  她起身,走过去弯腰捧起古梵的头,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安心走,这人世间,有我。”
  听山把火加旺了一点,走到门口时回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