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40)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在毛毛雨的攻击下,最后也只剩下了姜万听山古梵。
  古梵说傅夜不喜欢虫子,所以也一定不喜欢虫子在她身上爬,于是给傅夜的是火化。
  “小夜……”
  听山捂住了自己的嘴,又红了眼眶。把头埋进姜万的怀里。
  姜万不经意的抱着听山,把伞向她那边前移了一点,留下自己的后背在被淋s-hi。
  “不哭。”
  姜万摸了摸她的脸,轻轻安慰。
  古梵站在那块石碑的旁边,触摸良久,弯腰吻上了那块碑。
  “我爱你。”
  她在石碑旁边放了一枚银戒,那本是应该戴在傅夜手上的。
  只是——一切没来得及。
  “你知道吗,我总觉得上天在玩我。”古梵的视线也模糊了,“它每次让我爱上一个人就让那个人离开我,你也不例外。”
  “我好想你。”
  ——
  “姜太太,我回来了。在织围巾?”姜万开门进来把大衣挂在衣架上,好奇的问坐在沙发上的听山。
  “嗯,天冷了,给你和小山都织一条。”听山朝她招手,要她坐过来。
  姜万把听山搂进怀里,捏了捏那条织到一半的黑色围巾,又看着听山笨拙的动作,内心暖呼呼的。
  “幸苦了亲爱的。我去看看小山,在房间写作业吧?”
  听山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亲了一口淡淡嗯了一声。
  姜万敲了敲门,在得到允许后才开门进去。
  姜山从书桌上一堆凌乱的作业里抬起头,抛了包烟给姜万。
  姜万从那包烟里拿出一根给自己点上,拍了拍姜山的肩膀坐在床上。
  “你妈今天怎么样?”
  “挺正常的,但我觉得你该查查她有没有病史。傅夜姐姐走的那几天,她显然不正常。”
  姜山在自己的习题册上划了两下,皱眉烦躁的把笔丢了出去。
  “汪!”
  姜守在床旁边叫了一声,好像是在附和。
  姜山把转椅往后移了一点,朝阿守伸出了手。阿守也很聪明,两下就跳到了姜山的怀里。
  姜山很喜欢这只狗。
  距离傅夜的葬礼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听山才看上去正常了点。
  一个月前的听山好像丢了魂,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不想说。面对姜万也只是淡淡一笑说没事。
  那几天姜万几乎不敢去上班,生怕听山出什么事。
  古梵那边最近也不景气,姜万怕古梵做傻事,专门安排了人跟着。
  “我知道。”姜万摁了摁自己的太yá-ngx_u_e,身为听山最亲近的人,她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听山前段时间很不对劲。
  但又不能直接带她去心理科,这样只会让她受到更大的伤害。
  “吃完饭我出去转转,好不好?”听山给姜万夹了一块红烧排骨就放下碗筷。
  她吃饱了。
  姜万看着她,欲言又止:“嗯。厨艺有长进。”
  “什么时候不好过?你要不放心,让小山陪着我出去也行。有空嘛我的山山?”听山笑着撞姜万一下,又转头问姜山。
  “嗯,有。”
  “你啊,早点回来,我在床上等你。”姜万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听山的额头。
  要不是今天她有太多文件要处理,就跟着听山去了。
  阿宁那个混蛋,每次都出去跟陈安玩,丢下手里的工作。
  “嗯嗯。”
  街道上的人因为天气少了不少,加上姜万选的这个院子本来就比较偏,导致街上人几乎没有。
  一盏路灯孤零零的遥望另一盏路灯,地上还残留着刚刚下的雨水。
  两边的小店铺也大多关了门,黑漆漆的。
  听山把手揣在袋子里,看着远处的漆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突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右耳,耳垂上有四个大小相同呈竖排的小圆疤痕。
  这是第几个年头了?她记不清了。
  这四个疤痕是听山少年时期打耳洞留下的,每次耳洞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愈合了,留下这四个小小的疤痕。
  听山气愤扬言这辈子也不要再打耳洞。
  于是本来只有两个耳洞的姜万去打了四个耳洞,也是在右耳,圆了听山的执念。
  “我没有想不开的意思。”听山突然开口,细腻而温婉。
  姜山下意识咬了咬烟头,低头看路:“她只是怕。”
  听山有注意到姜万和姜山最近的小心翼翼以及来自她们关注的视线。
  傅夜刚走那几天,姜万是不敢让听山碰一切有伤害的锐利物品,就连饭都是点的外卖,就怕听山拿刀干点什么。
  “我只是难过。”——可是人总要学会向前看。
  “嗯,我明白。”姜山十分笃定只要姜万一r.ì还在听山身边,听山就一r.ì不会出事。
  姜万是听山最后的救命稻C_ào。
  j.īng_神上的救命稻C_ào。
  听山这个人,表面太温润了,太柔和了。
  她越是这样,姜山就越明白她内里的无力和那些曾经被磨去的锋芒。
  她受过的苦楚经历的风霜雪雨不会比任何一个人少。
  越是混迹江湖,就越懂什么叫世态炎凉人心可畏。
  听山就是被冷漠和孤单磨怕了,所以拼了命想要抓住点什么。
  听山是很怕孤独的那种人,姜山看得出来。
  姜万如果再离开她,那听山的世界就算是崩了。
  听山打了辆车,坐进去,又点了根烟,缩在角落:“小万没有查我的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