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37)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机枪把袖子lū 起来,给大家展示那壮硕肌r_ou_上的累累血痕。
  好在因为天气冷,上了药也没发炎。
 
25、Chapter·25
  “蚊子,我跟你说个事呗?”听山突然停下前进的脚步,冲着前面说着,语气轻快。
  蚊子把自己的短发往后脑一撩,头也不回漫不经心的回着:“说呗听会长。”
  “我踩到雷了。”
  蚊子猛的顿住脚步回头,她指着在苦笑的听山,示意她别动,一点都不要动。
  走在最前面的机枪也放下他后背上那个铁箱子和,站在不远处看着听山。
  机枪不会排雷,跟着也只能添堵。每次他都被蚊子嫌弃碍事,这次索x_ing不跟着了。
  他对蚊子很有信心,那份信甚至超越了对自己的。
  听山则是看着自己脚旁边的那一大团蓝发苦笑:“姐,能给我崩开吗?崩不开的话我现在就写遗书。”
  “呸呸呸,放屁。闭嘴,别打扰我想法子。”
  蚊子的右手抬起来挥了两下,又垂下去给自己点烟。
  这是她的习惯,排雷之前抽根烟冷静一下,免得手抖。
  “大枪!过来,挖坑!”蚊子叼着那根烟从背包里掏出折叠铲丢给机枪。
  折叠打开铲有将近有六十几厘米,在常人手中也是很大的,但到了机枪这个两米多的肌r_ou_壮汉面前就显得有些玩具化。
  “怎么挖?”
  蚊子徒手对着听山比划了一下,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挖个大点的,挖两米长,一米宽,三米深。”
  看着机枪十分听话的就开始挖坑,听山轻笑,声音娇软:“给我挖坟呢?”
  蚊子发誓,如果不是听山脚下有颗雷,她一定立马踹死这个女人。
  说话怎么那么欠呢?
  机枪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按照要求把坑挖好了。
  蚊子双手一挥,说要他退的远远的,不然待会自己施法的时候会伤及他这样的无知人类。
  她吸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随手扔在地上。
  火星把雪溶出来一个小洞,又立马被更多的雪埋没熄灭。
  她碧蓝色的眼眸看着听山:“跳进去。”
  听山笑,她也笑,走x_ing不走心。
  听山看着机枪刚刚挖出来的土冰块,已经想到了摔进去会有多疼。
  其实她浑身都已经快被冻成冰块了,摔下去痛觉也不会太明显。
  只是她知道自己要是跳了,那问题就大了。
  博士造的「世界无敌好用套装刷漆服」的调温器在刚刚说巧不巧的坏了。
  这件战斗服跟平常秋季普通人穿的连体衣没什么不一样,很单薄,很方便,还有松紧。
  只是比平常衣服多了个调温,变色,防水防小口径手枪子弹。
  平时每次出完任务都会送到博士那里检修,所以以前出任务的时候从来没掉过链子。
  唯独这次。
  也就相当于现在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听山只穿了一件秋季穿的单薄衣服。
  “我说姐姐,我可不要你为我舍生来取我狗命。”
  听山笑着挥手让她走远点。
  “我整个人已经僵了,你再不走待会我摔一跤雷一爆,你也活不成。”
  蚊子呼出一口热气,她抬头看天,发现天要黑了,于是说:“天快黑了。”
  听山摸不透她在想什么,这个女人一直很奇怪。
  潇洒狂野叛逆人设被她玩的明明白白。
  “你该走了。”听山嘴唇冻的有些发紫,说话牙齿都在打颤。
  她比任何人都想活下去,她以前能直面死亡,但也仅仅是以前了。
  现在不同了,她有家了。
  她无法走的潇洒,她无法忍受自己的爱人和孩子还在世上受苦,每天备受煎熬。
  但她绝对不能拿战友的命换自己的命。
  她明白蚊子想干什么,这个雷,蚊子排不了,于是她想要用自己的身体堵住这个雷。
  “你以为……你没有家,没有……亲人吗?妈的……”听山说话已经开始断断续续,有点喘不上气了,“妈……妈的——”你不把大伙当人看吗。
  “诶,姑娘,妈在。”蚊子知道听山要说那些煽情的话让她觉得舍不得,然后抛下听山,索x_ing打断不听。
  年纪大了,听不得这些煽情的话。
  她不是那深情的种,做不了那深情的人。
  要什么归宿,她四海为家。
  机枪好像已经看穿了两个人待会要做什么,他站在远处默默的看着,除了默哀什么都做不了。
  死人是他们这行常有的事,可还是会舍不得,还是会难过。
  因为不止是同事,不止是一起出任务的人。
  更是一家子,没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生死之j_iao。
  有些事有些情不需要明说,因为大家心里都清楚。
  “来吧,宝贝。”蚊子说着就朝着听山冲过来准备把她踹进坑里,“带着你的狗命回家见老婆去吧!”
  其实这个方法也不保险,或者说很蠢。
  几乎有点智商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但凡这个雷威力大点,连着听山炸了,那就是一雷两命。
  蚊子比谁都清楚,但还是想试试。
  她不知道这个雷怎么排,她只能用这个最蠢最没职业素养的办法了。
  就在最后一步时,蚊子停住了。
  巨大的惯x_ing让她差点刹不住车。
  “我好像知道这玩意怎么解了。”
  “呃……”如果这是在某聊天软件,听山真的很想给她发一个死亡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