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36)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傅离两手死死的握住姜万的手:“你一定,一定要和小山好好的,爸爸……爸爸只有你们了。”
  他声音哽咽。
  傅离纵横江湖这么多年,什么伤什么痛没受过,他都忍下来了。
  唯独这次,忍不住了。
  躺在冰冷棺材里的人是他的亲生女儿。
  傅离53岁了,思想很开明,为人也很和善,没有一丝大老爷的架子。
  两年前听山在小巷子里救了傅夜,傅夜认她为姐姐,傅离也欣然接受。
  再后来,听山和姜万在一起,傅离也张开双手表示欢迎。
  一直把听山姜万当做自己家的人,就连傅家在道上的一些地盘都分给了两人掌权。
  这次傅夜的死亡给外界带来了很大的动d_àng,各界媒体议论纷纷,傅家后继无人。
  “离叔,那些狗东西又来了。”古梵出现在门口,声音沙哑又带着些怒。
  她也憔悴了好多,黑眼圈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刻都重。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天自己在外面出任务,突然被通知傅夜去世。
  那一瞬间,耳鸣声布满了整个世界。
  几乎是衣服都来不及换,她穿着一身被血染红的作战服从江城郊外赶回来。
  姜万给了她一束玫瑰,说那是傅夜给她买的。
  古梵的世界又崩塌了一次,在她真真正正看清楚傅夜的尸体后。
  傅离勃然大怒,指着门外:“给我轰出去!我还没死呢!就算我死了,傅家也轮不到那群狗掌权!”
  “杀j-i儆猴。”姜万看着古梵,声音平静,好像在说待会吃什么。
  古梵看向了傅离,只见他点点头。
  傅夜一死,那些亲戚旁支就都往傅家主宅涌,争相想抢到傅家掌权人的位置。
  见傅离同意,古梵也没了顾及,拔出卡在皮带里的,走了出去。
  背影落寞又让人心疼。
  撞傅夜的人找到了,是一男一女。
  女的要生了,难产大出血,男的急着送她去医院,也没注意那么多。
  一直低头看老婆,再抬头傅夜已经出现在马路中央。
  那情况,男的想也没想提了把速想加紧去医院,然后再来处理这边撞的人。
  傅离那天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女的,还有那个刚刚出生被抱着的孩子,只反问了一句。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孩子要紧,你撞的人也是某个人捧在手心的宝贝。”
  傅离只说完这一句,就走了,留给所有人一个背影。
  男人以为傅离就算不杀他也要让他少个胳膊缺个腿,没想到……
  心里的愧疚更加浓郁,在大厅独自跪了三天才离开。
  姜万想,或许那个男人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傅家上至管事的,下至仆人看他那恨的牙痒痒的眼神。
  傅夜真的是个好女孩,很招人喜欢。
  很关心家里的仆人和在外面替傅家出生入死的兄弟。
  傅离没有杀男人,把选择权丢给了古梵。
  古梵也没有选择杀他们。
  姜万曾问过为什么,那个回答让她印象深刻。
  “我总不能让那个小孩一出生就没了爸爸妈妈吧。”
  ——
  “大山,喏,来点。”机枪把一包压缩饼干丢给听山。
  听山有些嫌弃又无可奈何的打开那包压缩饼干咬起来,默默把衣服领子里面的调温器温度调高了一点。
  北方的深山真特么不是人呆的地方。
  机枪手里攥着一块兵牌项链,上面有他的代号:机枪。
  这是银喀人的标志x_ing物品,兵牌里面有芯片,芯片里面存着这个人一生的资料。
  银喀内部人员要是在外面牺牲或者死亡,在不能把尸首带回去的情况下,就会选择把兵牌带回总部。
  “你老捂着那玩意干什么?”听山皱眉问,也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那块银牌。
  听山的脖子上挂了两条,一条是兵牌,一条是当初过年姜万送给她的鱼骨戒指项链。
  “要是这次回不去,它可就是另一个我,当然得捂热点。”机枪说着还吧唧亲了一口。
  旁边的蚊子白了他一眼:“乐观点行吗?你老婆孩子都在家给你热炕头呢。”
  机枪突然动了动冻僵的手指,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一只手捂住了戴耳机的那只耳朵。
  过了好一会才松开。
  “大熊她们已经到位了,等天一黑我们就行动,拿到东西立马撤。”
  听山抬眼看了一下远处山腰的那些白色方形帐篷,眯了眯眼。
  雪已经将三个人的身体覆盖住,幸好作战服能调节温度,不然非得冻死。
  “不是我说,回头得好好感谢博士的这衣服,太顶了!她是我再生父母。”机枪双手合十,面目虔诚。
  “你爸妈在家孝开了花。”
  蚊子噗笑被机枪踹了一脚。
  “你说里面能是个什么宝贝,能五个亿来雇我们。”听山咬咬干裂的唇,动了动一直顶在枪托上的右肩。
  “好像是什么纯天然石头。”
  “石头那不遍地是,估计是什么宝石钻石。”
  听山闭着眼睛不再说话,这次对面是外国的一个佣兵团,也小有名气,靠着一股子狠劲和谨慎出名。
  他们受命护送一块石头,而自己又受命被雇佣来抢这块石头。
  真离谱……
  也就是以这颗雷为中心的十多米,绝对没有生还的几率。
  听山捏了捏自己僵硬的脸,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帮狗影响到我抱老婆了。”
  “谁不是呢,在路上还给咱使绊子,你瞧瞧这……这……还有这……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