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35)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戒指还在做,差不多了。”姜万摸了摸被自己放在黑色西装兜里,只露出两只手一个头的小黑熊布偶。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听山送给她的,姜万不管做什么都带在身上。
  出席会议也好,办正事也好,穿正装也好,在很久以前的不知道哪一刻开始,能见到姜万的人都会发现她身上多了只熊。
  这只熊很滑稽可爱,和姜万身上满是戾气冷漠的气质一点都不相符。
  但很奇怪,就是没有违和感。
  “这只熊在你们的时候也是这么看着你们的吗?”
  夏悸语出惊人,让姜万摸熊的手一抖。
  “咳咳……”姜万别开头,默默把那只熊的脑袋按进口袋深处。
  黑色的碎发刘海挡住了她的眼神,但挡不住她清冷的声音:“查清楚这次听山去的位置,派人随时跟着准备提供弹药和补给。”
  “一万,想清楚了,这就等于我们花大价钱免费帮了她们陈家做事。”夏悸拄着脑袋。
  “听山在里面,我就不得不c-h-ā手,——你先把这事办好,再帮我注意一下国外那几个道上的上市集团,他们要是动什么手脚,就做了。”
  夏悸见姜万那衣服冷冷的模样,摇摇头叹息恋爱中的人没有脑袋。
  这一两年,在听山背景的帮助下,姜万成长了不少。
  更强了,更有威慑力了,单拎出来,也是让别人退而敬之的角色。
  她避开夏悸阻挡的手,又点了根烟站起来。
  “走,哥带你去吃大餐。”
  夏悸其实很喜欢看姜万抽烟的模样,她一直觉得这个女人很野。
  尤其是姜万抽烟眯着眼睛看人的时候,那种野x_ing就肆意生长。
  这几天听山一走就没了信,姜万就一直工作,一直看文件,直到未来一个月的事都被她处理完之后,她又开始剧烈思念某个人了。
  姜山每天发奋搞学习,姜万每天发奋搞事业,两个人时不时一起抽烟一起喝酒,根本没个母女样。
  “吃火锅,好久没去了。”夏悸正提议。
  “傅夜!”
  姜万的烟掉在地上,她奔跑着,把夏悸甩到了后面。
  夏悸皱眉,还没等她细想,前面的马路上砰的一声巨响,一个女孩直直被撞飞出去。
  夏悸跟在姜万后面,心跟着提起来。
  傅夜,好像是阿听的干妹妹。
  看着那辆黑色奥迪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夏悸的眼眸里多了一丝冷。
  “我是夏悸,立马截停317国道上的一辆奥迪39,违者必究——迅速找一辆救护车过来。”
  “你妈的,王八蛋!”姜万看着已经昏迷的傅夜,看着她脑后那越流越多的血迹,不知道是该动还是不该动。
  脑子受伤最怕的就是动了哪里,然后直接大出血死亡。
  姜万跪在地上,两只手不知道放到哪里。
  傅夜还没有张开的脸上依然带着些许清纯,只是现在紧紧皱着眉头。
  “再等等,救援马上来了。小夜……”
  姜万在努力保持冷静,但手依然是不可控制的颤抖。
  这个人是她没有血缘关系的至亲。
  她很喜欢这个小妹妹,穿着白裙子,在风里回头对她笑的模样。
  还有听山……她也很关心这个妹妹……
  傅夜浑身都是伤,救护车的声音姜万已经听到了,但她的心反而提的更高。
  “小夜……你不要爸爸和两个姐姐了吗?”
  傅夜的眉头缓缓松开,胸口处再也没了起伏。
  姜万的双眼猩红,她张大了嘴巴,上半身青筋的暴起足以证明她的忍耐。
  姜万在无声的嘶吼,夏悸看出来了。
  在夏悸的意识里,姜万是一个小说女主般的存在。
  好看,理智,冷漠,狂妄,疯,自由,像一朵肆意生长的野花,最出众的那一朵。
  可她不是,她只是万千人类中很出色的一个人罢了。
  她依然有着喜怒哀乐,依然会爆发。
  这个妹妹夏悸以前见过,很好看的一个女孩。
  救护车到了,上面走下来的人员一眼就看出来了傅夜已经没了气息。
  她们默默的看着姜万,双手j_iao叉放在前身。既不敢走也不敢动傅夜。
  姜万整理好傅夜身上已经被血染红的白裙子,余光看到有一枝玫瑰散落在地上。
  想来是傅夜买来要带给古梵的。
  她捡起那枝玫瑰,放在了傅夜的胸口处,把她打横抱起。
  女孩儿永远年轻,永远在她的脑海里穿着白裙子朝她挥手。
  夏悸跟在后面,这天风很大,低着头走路的她发现地上沿直线有些不大的水合印。
  姜万哭了,她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很突然,但她的确是走了。世界上再也没有傅夜这个人了。
 
24、Chapter·24
  “一万,小傅的丧事,等小山回来办吧。你也好几天没休息了。”
  傅离穿着中山装拄着拐杖坐在红木椅子上,他无神的看着放在大厅里的那个冰棺,眼睛红肿。
  姜万依稀记得,前几天她见傅离,他的头发都没有这么白。
  原来一夜白头真的存在。
  “父亲,还有我和听山在。我们都是您的女儿。”姜万沉着声音,脑子也有些昏昏沉沉。
  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姜万宁愿生离,也不要死别。
  傅离就像被戳中泪点,眼泪又流了下来,他伸出手,拐杖就掉在了地上。
  姜万走过去握住他的手,感受着微凉的温度和皱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