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31)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姜万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满脸笑意的脸和听山的背,突然觉得这样的r.ì子幸福到让她觉得这是假的。
  可脖子上的疼感又告诉她,这是真的。
  于是姜万也不甘示弱的紧紧抱住了听山,两个人直到骨头发出咔咔响声才松开。
  听山始终觉得,她们能走到一块的原因里,不排除她们两个人各自多多少少有点不正常。
  比如姜万累了一天却在凌晨三点半说想要看海——
  比如听山愿意陪着脑子一热的姜万从床上爬起来去海边。
  她看着姜万专心开车又难掩开心的脸,又看到车窗外即将升起的朝yá-ng,心里一股很奇异的感觉涌了上来。
  她默默咽了口口水,嗓音沙哑:“我爱你。”
  姜万侧头看她一眼,笑的痞气:“我知道——我也爱你。”
  两个人在侧头吻上的那一瞬间,姜万开始把车子提速。
  风吹乱了两个人的头发,在模糊和清晰之间,听山看到了未来。
  她的小万想带着她死么?
  听山笑意渐深却没有推开她,反而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过后两个人放肆的大笑着,呼吸着早晨格外清爽的空气。
  刚从地平线上出来的太yá-ng血淋淋的,带着周边的光辉。
  刚刚姜万是闭着眼睛的,而车子则在不断提速。
  姜万有一瞬间是想带着听山一起死在这个凄惨血淋的早晨的,这样她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但后来姜万又舍不得了,她的听山不该止步于此。
  所以她减速了。
  更让姜万高兴的是,听山在生和她之间,义无反顾选择了她。
  许多人做不到把自己的命j_iao到别人手上,哪怕那个人是你天天喊着「我爱你」的恋人。
  就连让你闭着眼睛,让她牵你跑着过马路,说不定你都要悄咪咪睁开眼睛一条缝来看。
  可她们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
  因为她们都遇到了一个愿意为自己付出一切的人。
  听山的穿着有时候真的很随便,比如她现在就只穿着拖鞋和睡衣睡裤。
  两个人牵着手,一步一步踩在柔软的沙子上。
  听着海浪声,看海鸥飞向远方。
  惬意,又满足。
  “那是个人吧?”听山突然看着远处发出了疑问。
  “是周挽。”
  姜万凭着她良好的视力给了听山肯定的答复。
  周挽一个人坐在沙滩上,离海水很近。
  时不时的海水上涌还会打s-hi他的鞋子,但他好像并不在意,依然后仰着两手撑着地看着远方。
  海风把他的碎发吹起,听山发现此时的周挽是沉默安静的,也是萧瑟冷漠的。
  他的脸上没有如往常一样挂着笑容,垂下来的嘴角仿佛在宣告着什么。
  听山已经有半个月没见过周挽了,也有半个月没和周挽一起喝酒聊心了。
  上一次见面好像还是周挽和李烁吵架,周挽安抚完李烁又独自出来徘徊散心和听山偶遇。
  结果两个人聊到了天亮。
  她总觉得这两兄弟相处方式有些奇怪,或者说……暧/昧?
  周挽这个人,爱笑。
  也爱把所有的痛吞下去,把所有温柔展现给身边爱他和他爱的兄弟和朋友。
  听山正想带着姜万过去,却有一个人更早一步。
  李烁手里拿着两个烧饼,笑嘻嘻的朝着周挽跑过来。
  一边跑一边高呼周挽的名字:“周挽!我买到烧饼了!你爱吃的口味!”
  周挽回头,看着笑的像个傻子一样的李烁,嘴角重新挂上笑容。
  听山断定,那种笑是发自内心的。
  他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
  李烁把烧饼一股脑塞到周挽手里:“怎么把脚放海里?”
  语气颇带不解和责怪。
  他把自己的运动鞋脱下,放到旁边。
  又单膝蹲下为站着的周挽脱那两只s-hi漉漉的鞋子。
  说来也巧,两个人的鞋码刚好是一样的。
  李烁给周挽穿上自己干净干燥的鞋子,又专心给他系好鞋带。
  他还是寸板头,快一年了也没变。听山想……
  李烁抬头看着周挽,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想。
  只见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枚戒指,递到周挽面前,眼里带着专注和认真。
  声音干净又稳重,带着特有的嗓音:“周挽,要是没合适的人,就跟了我吧。”
  听山牵住姜万的手赫然收紧,拉着姜万蹲下瞪大了眼睛准备看后续。
  姜万看着听山发光的眼眸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我磕的cp终于实锤了。
  周挽喜欢吃街口一个老爷爷做的烧饼,李烁在每次路过那个路口都会给周挽买一个揣在怀里给他带着。
  两个人的关系其实从少年时期就开始不再单纯,后来这些年谁也没有先表白。
  只是好在,也没有分开。
  李烁不敢扯明白说,他怕周挽不能接受,最后连这样的关系也不能保持。
  这枚戒指在好久好久以前就已经买好了,本来想着做礼物送给周挽,一直找不到机会。
  他不知道以什么名义,以什么为借口。
  但他一直戴在身上,这是他活着的信念。
  在今天这个早晨,这枚戒指的使命在李烁的深思熟虑和脑子发热的情况下,赋予了比礼物更重要的使命;
  ——求婚。
  他本来以为可以用好兄弟的身份陪周挽一辈子,可他刚刚看着周挽乖顺又温柔的眼眸,突然就忍不住了。
  他后知后觉,哪有兄弟是这样处的。
  幸福是一场赌博,爱则是一场豪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