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3)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听山笑了:“我也不想成为负担。”
  整个小客厅本来还算得上冷清,姜万一来,瞬间多了不少人间烟火气。
  “不是,你就不怕我在酒里下药然后把你卖给人贩子?”
  “我有什么好怕的?卖给人贩子最好把我杀了,只是要快点,别折磨我,我怕疼。”
  听山用酒起子开了旁边的白酒,给姜万和自己倒了点。
  她压根就不怕死,最多就是觉得不甘心而已。毕竟自己那么努力的学东西考试上大学,最后就为了赴死,什么都还没享受。
  有点突然,有点不甘心,但不害怕。
  “啧,你为什么要拉那个小孩出来啊?要不是我今天心情好,你也要出不来了。”
  听山把腿蜷在椅子上,手里拿着酒杯,眼神有些飘忽:“想拉她一把,就拉了。”
  姜万直接戳穿:“你以前,也被这样对待过吧?”
  “是,所以我不想这种事再发生在我面前。”听山回头,语气淡然。
  “我敬你三分坦诚,六分孤勇。”
  剩下一分,敬缘分。
  两个人的酒杯碰在一起,发出轻轻的脆响。
  外面的雪下得愈来愈大,屋子里的气温却不断升高。
  她们聊了许多,大到未来的人生规划,小到去年这个时候她们各自在干什么。
  地上已经摆了一地的白酒瓶子和啤酒瓶子,听山逐渐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姜万没带这么多,这些纯属都是听山自己家里的存货。
  一脚下去,玻璃和玻璃碰撞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悦耳又有些让人心烦。
  “这么晚了,你要是不嫌挤,就留下吧。”
  姜万的大衣都已经拿到了手上,听见听山这么一说,也不拒绝。
  正中下怀,她拒绝什么。
  她把衣服重新挂回衣服架子上,转身看着倚在小卧室门口的听山。
  听山背后是昏黄的小灯光,将她整个人衬托的更加柔和。
  姜万深知自己神智依然清醒,但脚就是不听使唤的朝着那人走去。
  她忽然想起下午的时候,这人那副刚强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
  途中关了客厅的灯,气氛更加暧昧。
  她轻轻的捧住了听山的脸,仔细端详着她。
  同时,听山也在注视着姜万,眼神迷离。
  两个人纠缠到了一起,也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
  姜万的索取是温柔中带了丝丝抑制的,单人小床很坚强的撑着没有塌。
  听山轻喘,额头居然有些冒汗。
  她或许也没喝醉,自己的酒量应该不止这点。
  但她的确是,有些神志不清了。
  “小孩……慢点……”
  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外面想要进来的yá-ng光,听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下意识的想转身伸个懒腰。
  只是还没来得及实践就发现自己被圈在一个温暖的怀里。听山一瞬间瞪大了眼睛僵在床上,什么情况?
  紧接着,脑海里出现一个个断层画面。
  她记得姜万提了吃的来自己家,然后她们一起吃了饭喝了酒,然后就……
  什么!
  她居然和一个未成年上了床?一夜情?自己居然他妈的还是被压的那个?
  听山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不争气过。
  “醒了?”
  耳边传来姜万的声音,不似昨天那么清脆。今天的可能是刚刚醒来的缘故,有些沙哑。
  “恩,醒了。”
  听山坐起来,把旁边的被子压实,不让寒风灌到被子里冻着姜万。
  她皱眉捏了捏自己的太yá-ngx_u_e,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头发乱糟糟的散在脑后。
  姜万眯眼扫过听山光洁的后背上面的那些红痕,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笑意。
  她也跟着坐起来,靠着墙。把听山搂在自己怀里,又为她盖上被子,轻轻的给她揉着头。
  两个人赤身裸体的抱着,好在听山活着这几十年没学会别的,就会了一个脸皮厚。
  别扭了那么几秒就开始眯眼享受。
  “还疼不疼?”
  “不疼了。”
  听山不要脸的在姜万发育同样完好但跟她比还差点意思的胸上蹭了蹭,只觉得这人怀里格外暖和。
  这种画面美好而惬意,让听山想死在这一瞬间,让它成为永恒。
  不知道又躺了多久,听山才想起自己还是个大学生,有个学需要她去上。
  “早餐吃面还是吃什么?你能吃辣吗?”听山抬眼问着,语气很软。
  姜万点点头,说都行。
  一边说一边给听山穿衣服,动作轻柔到让听山忘了这人是个街头混混。
  听山觉得,姜万和那些中二街溜子有很大的不同。
  姜万抽烟,但不过量,而且抽烟的样子很好看。
  也很少说脏话,不像某些混混,张口闭口就是国粹。
  姜万的身体还很香,很干净,很软,很喜欢。她身上,有一种,名为教养的东西。
  听山前脚刚去厨房,姜万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皱了皱眉。
  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缓缓吸了一口才摁下接听。
  ……
  “为什么我的这么清水?”姜万看了看对面那人碗里的猩红和自己碗里的清汤寡水,有些不解。
  听山嗦了口火j-i面,一脸满足的说着:“昨天那些菜,辣的你一筷子没动,我就给你做了点清淡的。”
  听山这人就好辣的这口,其次就是甜。
  一顿饭吃下来还算尽兴,姜万把昨天那件黑色大衣披在身上,突然就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听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