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28)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她现在被三根铁链吊起,就脚的前半部分着地。这个姿势让她疼昏迷过去的时候,整个人倒下时手和腰会被铁链拽的非常疼。
  手腕已经r_ou_眼可见的磨破了一层外皮见到里面翻白的r_ou_,血液顺着高举的手流向手臂,渗入衣服。
  听山的上身遍布鞭痕,衣服已经成了破布,丝丝缕缕挂在上面。
  留下一件文胸坚强的支撑着。
  盐水进入伤口,燃起的痛火像是要把听山焚烧殆尽。
  她的眼神仅仅花了两秒就恢复了清明。
  温以年拿着那根烧红的铁烙,自己的眼睛却被不明液体迷住了。
  她看着已经模模糊糊的听山和周围,她看见听山对她做了口型:“没关系。”
  她愣着,内心在剧烈的反抗。
  她真的不想再伤害面前这个人了,出于第一面的喜欢,出于归途上的畅聊和友谊。
  就在温以年想要后退收手的时候,旁边的女人握住她的手往听山小腹左侧的地方一送。
  一瞬间触碰的地方升起腾腾白烟,整个房间里回d_àng着滋滋滋的响声。
  “啊!”听山双手一动,铁链顿时绷紧,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听山的面色惨白的跟一张纸一样。
  到最后,她已经连叫都叫不出来了,只是默默承受着,时不时呜咽一声。
  温以年瞪大了眼睛抽出手,铁烙掉在地上。
  “年,你为什么对她留手?”旁边的女人似乎是不满于温以年的态度和表现。
  温以年这几天的行为根本就不对头,以前的她可不是这样唯唯诺诺怕弄死了一个人。
  对于这个女人,温以年可谓是往轻里的打,往轻里的折磨。
  这才让听山到现在都有个人样。
  “管好你自己!”温以年冷冷的说着拂袖而去,言语间隐约有了怒意。
  温以年出来后直接去了温远的房间。
  她少见的没敲门直接推门而入,不出意外的受到了某人的责备。
  “小温,怎么不敲门。”
  “温远!”
  温远强忍着喉咙里的干涩和疼看着温以年,故作一副平静的样子。
  看到温以年s-hi润的眼眸时,又不自觉的想要抱住她,柔声问她怎么了。
  温远尽力的克制着一切。
  “说过多少次了,要叫姐姐。”温远起身,注视着她。
  温以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对待别人时,自己就能温柔的跟死一样。
  到了温远这里,莫名其妙的火大并且容易焦躁,但同时心里又有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她潜意识觉得,不管自己怎么闹,温远都会由着自己。
  “温远,我真的,真的累了。别再逼我了。”
  温以年的声音突然没有了之前的强硬,反而变得疲惫和无力。
  她靠在桌子上点燃一根烟,想起刑具室里的听山,手有些抖。
  温远走过来拿走她手里的烟:“我怎么会逼小温呢。小温一直是自由的。”——所有苦难都有我挡着。
  “自由?每天留在这里帮你伤害那些人,就是你所谓的自由?”
  温远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小温是在怪我抓了听山?银喀当年杀了我们的父亲,杀父之仇,如何能……”
  温远突然闭上了嘴巴,因为温以年此时眼里的泪水。
  她改口了,她轻轻搂过温以年,一下又一下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她:“小温一直是自由的,姐姐保证。”
  “既然小温觉得你喜欢那个女人,那我放了她便是。”
  温远的语气很无奈,但她不想为了已故之人让温以年难过。
  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至亲。
  温远左思右想最后还是来了刑具室,她看着被吊着的听山,又想起来控诉的温以年,心里有些难过。
  什么时候你也能像心疼这个陌生女人一样心疼一下我。
  “温……总,你好啊。”
  听山听到脚步声也抬起头,费力的跟温远打招呼。
  她没见过温远,对这个人的了解也局限在书面资料。
  “真羡慕你,一动不动也能得到她的心。”
  听山看着远远站着的温远,心里一个奇怪的想法冒了出来。
  但常年处理政务也让她养成了一颗能沉住气的心。
  “温总说笑了,她一直在你身边。”
  “可她不属于我。”
  温远眼里的难过和眷恋继续要逼到听山脸上来,这让她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句话:
  我就站在这里,不声不响的看着你爱别人,不争不抢。
  “小温叫我放了你,我会按照她的来。只是你要保证,你的人来了之后,不能伤害小温。”
  听山听着这个消息本该开心的心却开心不起来。
  温远透露了陈安等人已经埋伏在周围。
  这几天她受温以年的照顾并没有接受到太多的非人折磨,但越是这样,她心里就越过不去。
  “温总,对于当年的事,我很抱歉,也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您只要留我一条命即可。”
  多年前,听山曾杀过一个人,本来杀人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人是被误杀的。
  这也让听山曾后悔,那份后悔一直追逐她到现在。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自己做错了事,对方轻易的就原谅你,你反而觉得过不去。
  听山把这种想法和行为称作犯贱。
  “小温不希望我再对你做什么。”
  听山还想再说什么,就被温远身上的对讲机声音打断。
  那个声音很急,背景很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