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27)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温以年打心里的问听山,她已经告诉了听山她如果到了西洲会是一个什么处境。
  与其死无全尸还要被折磨,为什么不在此刻一了百了?
  她由衷的希望听山能少受苦,她给了听山退路,在路上没有给她注s_h_è迷药也没有给她绑着。
  “因为活着就有希望啊,说不定你们玩腻我了就把我放了呢。”她说。
  姜万从衣柜里猛的坐起来,她用力甩开衣柜门。地板上那滩血迹就像无数根针,一下狠狠地刺进她的心里。
  “一万!”
  客厅传来季凌的声音,姜万红着眼跑出去,握住季凌的肩膀,狠狠摇晃。
  “听山呢?听山呢!”
  她声音大到几乎要刺穿自己的耳膜,季凌轻轻推开她,皱眉调着附近的监控。
  在她的印象里,姜万从来都是稳重带着点痞气的,从不曾这么这么失礼过。
  姜万眼中的血丝几乎把她整个眼球都染红,季凌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姜万,心里的着急也更上一个层次。
  她看着手机中监控显示的画面皱起了眉头,再看清楚直升机上的logo时,眼里的急躁就更加明显。
  “一万,嫂子可能被西洲的人抓走了,你立刻联系阿宁和陈安小姐,我去调查她们的具体位置。”
  季凌把带来的吃的往沙发上一丢,着急忙慌的就跑下楼。
  她一过来看到门口大开就知道出事了,但没想到事能这么大。
  夜很安静,姜万的心却乱做了一团。
 
18、Chapter·18
  幽暗的房间里只有无数个显示器和一个一闪一灭的红光。
  姜万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全息影像上疯狂滑动,嘴里的烟时不时因为她咬一下而翘起来。
  “喀主,陈安。认证成功,权限可用。”
  电子女音在身后响起,门被缓缓移开。
  突如其来照s_h_è进来的光让逆着的姜万皱了皱眉,眼睛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显示器上的各个地方的卫星图。
  没过一会,房间重回黑暗。
  “一万。”
  陈安缩进柔软的沙发里,面色疲倦。
  她望着姜万的背影,叫出去的名字就像石沉大海,再无回应。
  这几天银喀都很忙,忙着召回人员和整顿装备。
  银喀的气压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而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上层来的压迫感和这次任务的重要x_ing。
  “来吧,坐会。我查到点了。”
  听到这话的姜万整个人身形一怔,僵硬的走过来坐在陈安对面。
  她双眼发直,手死死的扣住沙发表面。眼下的黑眼圈极其浓重,髋骨下两边脸颊以光速凹下去。
  其实站着也不是不能说,只是陈安怕姜万再站下去,先死的不会是听山,只能是姜万。
  整整四天,姜万不喝不吃,一有一点风吹C_ào动第一个上前的一定是她。
  “这个玩意叫「野狼」,幕后是一个叫温远的女人。西洲边境那边只是一个分部,总部还在国外——这次在分部的人不多。”
  “被抓到野狼里去的,也都是些人物。不过一般都是得罪了他们的人,而且有去无回。”
  “野狼善用一些极其狠辣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办法去折磨活人。”
  陈安说到这,偷偷瞟了一眼姜万,心里捏了一把汗。
  “前很多年,来大屠杀江城的,就是野狼总部来的人。”
  姜万把烟掐掉,用力掐了掐自己的手腕。
  她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无比:“阿宁这边的人已经全部召回,西洲确认有一百人接应。”
  言外之意,一切准备就绪,就差她陈安这边的人了。
  陈安拍了拍姜万的肩膀,眼里少见的有了疼惜。
  “小万,好好睡一觉,补一下j.īng_力。我保证在明天十点以前,我们能进入西洲。”
  姜万深深的看了一眼陈安,摇摇头又点点头。
  她不想睡,但现实是残酷的。不睡觉只会搞垮自己。
  而姜万深深的明白,没救出听山前,她必须振作。
  失去听山的这几天,思念和担忧简直逆流成河。
  每次涌上来都会被姜万强行压下去。
  时间再久一点,我就要死了。
  听山,一定一定要活着等我来接你。
  姜万脑海中重复着这两句话,眼前一黑昏死在床上。
  这次的阵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说小吧,银喀八千人j.īng_选了三百个出来,都配备了当下最先进的装备。宁司那边j.īng_选了一百个人出来,西洲接应有一百个人。
  总共出动五百人。
  你说它大吧,来来回回去的也就五百个人。
  这次任务是银喀史上除了那年那次之后的第二次规模最大的一次任务。
  也是最受重视的一个任务。
  这些年银喀一直处于开放式管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作战方式。
  选择和去定制处,定制自己最趁手的武器。一天24小时都是自由的。
  单人作战还是团队行动都由自己选择和考虑接单的具体情况。
  佣金上缴百分之三十,其余一切属于私有财产。
  意外牺牲后,家人会收到一笔不菲的赔偿金和极好的优待。
  这样的待遇让银喀势力空前壮大。其势头几乎要赶上野狼。
  “她会不会咬舌自尽啊,年?”
  女人穿着背心环胸看着听山,表情有些不屑。
  “不会。”温以年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高浓度盐水,想了想还是泼了上去。
  “嗯……”
  听山忍着发出一声沉闷的痛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