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20)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顺着墙壁缓缓滑落,在墙上留下了骇人的痕迹。
  她向黑暗中走去,弯腰又点了一根烟。
  此处省略你我心知肚明的两天一夜。
  狭小的浴室里传来令人/耳/红的重/喘,听山坐在洗漱台上,头埋在姜万脖颈旁,体会着余韵。
  姜万给听山清/理完身体,抱她去床/上。
  “累不累?”
  姜万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热气让听山觉得有些痒,摇了摇头扑到她怀里。
  “小万,你看。”
  “什么?”
  听山爬到床的另一头,从那里拿出一个拳头大的黑色小熊布偶在姜万面前晃了晃,献宝一样送到那人面前。
  “送给你,喜欢吗?”听山眨了眨她那双好看的眼眸。
  姜万挑眉盯着那个小熊看了好久,久到听山的手都算了她才接过那只小熊。
  “真丑。”
  那只小黑熊的眉头紧紧皱着,像是一个严师,但又很滑稽。
  听山撇撇嘴,说着就要去抢那只熊:“哼,你要不要嘛,不要还给我。”
  “你送我了,就是我的了,哪有要回去的道理?”姜万修长的手指把那只熊轻轻握在手里。
  昏黄的灯光也勉强照亮了这个小卧室。
  姜万靠着墙坐在床上,一只腿曲着,露出洁白的脚腕。
  她把那只熊举的很高,听山看见她嘴角那不易察觉的笑意恍了神。
  时间就这么定格,多好。
  也就在此时,房间里的温度微微下降,一个虚幻的人影出现在床边。
  姜万不经意的把那只熊塞入口袋,把听山搂在怀里,用被子盖住。
  “伯寒?你……”听山意外的看着这个长发女人。
  上次去银喀,那个夏先生,就是当年迫害伯寒那群人的头子。如今夏先生已死,她不应该……心愿已了,回y-in间了吗?
  “我是来道别的。”伯寒苍白的脸上浮现出笑容,“停留人间许久,想必y-in差早就注意到我了。”
  “余愿已了,我该回去了。两位,谢谢你们。或许我们还会再见的。”
  听山有些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见伯寒消散在原地。
  姜万回头再看听山,见她已然有了伤感的情绪。
  “难过什么?”
  听山软趴趴的,连着声音也小了:“不知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没有人会陪你一辈子。你本来也预料到她要走,不是吗。”
  姜万轻轻揉了揉听山的头发。
  听山一听这话,脑袋一下就抬起来了,她咬着嘴唇沉默的看着姜万,眼泪在里面直打转。
  “除了我。我会陪你到死。”
  姜万吻了吻她的额头,在无声的昏黄里陪她到了深夜。
  听山经过姜万的开导,心情也好了不少。
  两个人随意的换了件衣服,一路驱车到了城郊一所院子门口。
  围墙刷的鲜白,门也是新上过色的,看上去十分j.īng_神。
  门上有两个铁环,这种设计在古代应该就是代敲门的。
  姜万牵着听山的手,推开门。里面是一个很大的院子。有几条青石板路横贯j_iao叉在院子四处。
  院子里种了许多花花C_àoC_ào,更显眼的还要数院子中间的那个花圃。
  里面种的不是话,是树。
  一颗百年老梧桐树,它散开的枝叶几乎罩住了半个院子。
  再就是后面的房子,房子倒是现代化设计,没有院子这么古色古香。
  是一栋复式楼,两层,一层估计200平的样子。
  “听山,妈妈的可算来了!呛死我了,靠!快过来帮忙!”
  听山本来还想进房子里看看,被那么一声吼硬生生停住了脚步。
  她僵硬的转过头,看着在摆弄烧烤架被烟呛着一直咳嗽还不忘骂她的古梵,也不甘示弱的骂了回去:
  “大咖当然要最后出场!你妈的。”
  古梵白了她一眼,放了两根烤肠在架子上。
  “我说,你这房子,不错啊。”
  听山骄傲的抬起头颅:“我老婆选的,什么时候差过。”
  在权城中心那边的那个小房子虽然住的温馨,但免不了还是有些小麻烦。
  而听山虽然有时候爱热闹,但内里其实还是挺喜欢静的,索x_ing姜万就给听山买下了这个院子。
  事解决了,都没必要装穷了。
  “得了吧,什么时候结婚啊?”
  古梵把两根烤肠沾好酱递给听山和姜万,自己躺在摇椅上灌了口威士忌。
  姜万坐在小马扎上,看着梧桐树,没有说话。
  听山则是自己上手开始烤鱿鱼和r_ou_:“不知道啊,再等等吧。我和小万不着急。”
  古梵看了一眼听山,又抬头看天,慢悠悠的来了一句:“再不结婚就老了。”
  七个大字从听山头上飘过去,听山手上的动作一怔,回头大骂:“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的确,她是快奔三的人了。
  当初听山造了假的身份证,走后门进了大学,又遇到姜万。
  当初也没想到一睡就把自己一辈子睡进去了,直接报了假的年龄,姜万也亦是如此。
  古梵倒也没说错,现在事都解决了,是该考虑结婚的事了。
  “没关系,她老了,我照爱不误。”姜万的声音十分配合的卡了进来。
  古梵做了一个呕的动作,大声控诉:“阿山你老婆油到我了!”
  听山大笑,开了一罐接地气的啤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