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2)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听山恢复了正常模样,淡淡的看了她们一眼,放开那个可怜人质拉起身后的女孩就往外走。
  刀尖掉落了一滴血液在雪地上,晕染开来。
  那个说话的人就那么靠在墙上,双手环着自己。
  听山看也不看她,直接走出巷子。
  姜万有一瞬间的愣神,刚刚那人从自己面前走过去的时候,速度很快。
  长发无拘无束的飘在脑后丝丝缕缕,她的侧脸极为好看,或者说,骨相很好。
  还有她的身材,也是……很不错的。
  但让姜万愣神的不是那惊鸿一瞥,而是她看到那人走来时眼中的抑制和难过。她在抑制什么?又在难过什么?
  姜万不明白,明明自己都让她带那个小孩离开了,她为什么还要难过?
  “妹妹,你家住哪?需要我送你回家吗?”听山在巷子口停下,微微低头为女孩整理衣服。
  女孩摇头,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听山见了她这幅要说不说的模样,也不急躁,只是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别怕,没事了。快回家吧,要天黑了。”
  女孩抬头看着听山姣好的容颜,忽然就红了脸。她踮脚搂住听山的脖子,在她的一边脸上啵了一口,软软的说了声谢谢姐姐,衣服我会洗干净找机会还给你的,然后才转身离开。
  女孩一走,听山才软下身子差点跪在雪地里面,也并不去管那个女孩连自己联系方式都没有,怎么还衣服给自己。
  腰疼是老毛病了,到了寒冷的季节就越发猖狂。
  虽然刚刚那副疯子模样有一分的本色出演和两分来自童年对这种人的厌恶,但更多的还是佯装出来的。
  她读初高中那几年,没人比她更清楚这种施暴者一般都是挑软柿子捏,碰到个真正不要命的就怂了。
  想到这,听山突然直起腰,又折回巷子里。
  巷子里那些女孩浓妆艳抹三五成群的聚堆抽烟,她在一堆烟雾和一堆在她看起来都长的差不多的人里看到了很鹤立j-i群的一个人。
  其他人都在抽烟或者补妆,她们不是没注意到听山,只是刚刚姜万的意思已经够明显了,所以现在也没人想去撞枪口。
  不是说那人丑的有多别致,相反,她很好看。
  长长的头发,纯黑深邃的眸子,还单眼皮。
  让人觉得她很鹤立j-i群的是她身上那种自带的危险气息,还有她那张很不面善的脸。
  听山看着她,她也在看着听山。
  两个人的对视好像隔了万水千山又近在咫尺。
 
2、Chapter·2
  房间里只留下一盏昏黄的保命小灯。
  小床上面是厚厚的灰色加绒床单和加厚棉被。棉被被掀起一角,听山坐落其中。
  床是靠墙角的,旁边一点就是窗户。
  听山蜷缩着靠着墙壁,呆呆的看着外面。
  这一次,她在看大雪飘落和路人接吻。
  左手为自己点上一根烟,她沉默的吸着。听山在小时候就一直想拥有一套自己的公寓,过着一个人或两个人的生活。
  自由是她一直在想的。但事实是,她没钱买公寓,也没钱养女朋友。
  每天只能窝在那么屁点大的出租屋里琢磨未来等死。
  听山不是乐观主义者,但好在她容易满足。就是这么屁大点的地方,也被她当做归宿。
  这一辈子,或许也就这样了。
  这样想着,外面的房门被敲响。
  听山不认为她有什么好到能知道自己住址的朋友。好吧,有,但那人忙的要死,不可能来这。
  叼着烟,踩着拖鞋穿着睡衣就去开了门。
  她还真就不是那么注意遗容遗表的人。
  “干嘛这么看着我,让让。”
  姜万看到听山这幅随意的模样,也是有些呆愣,但马上回过神来提着东西从缝隙里钻进去。
  “你?”
  听山麻了,这是哪位?不会又是什么远方表姐表妹吧?
  从小到大一直这样,总有自己不认识她,她却认识自己的远方亲戚。
  “就小巷子里,解救你于水深火热里的那个人。”姜万很自然的把大衣脱下来挂到衣服架子上面,然后把袋子里那些小菜,熟食,还有酒摆到小木桌上。
  “你能喝酒吗?”姜万抬头问。
  听山点点头,坐到她对面。这个人,她有点印象了。就是下午让自己离开的那个人,自己还折回去跟她说了谢谢。
  自己这记x_ing真是越来越老年化了。
  现在近距离看看这人,果然是个美人胚子。
  只是,她觉得,自己似乎在更久以前,就见过这人了。
  只是……想不起来了。
  那些记忆,久到就像上辈子的事了。
  或许只是长得像而已,听山安慰自己。
  “听山。”
  “姜万。”
  两个人的自我介绍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姜万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理,跟踪着这个女人来到这里。
  只是觉得,想来看看,就提着东西披星戴月的来了。
  反正也不是什么违法犯纪的事,也不会掉块r_ou_,不如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你大几啊?”姜万灌了口啤酒,好奇的问。
  “大二。你呢?”
  “我?我初中毕业就没读了,现在如果还在读书的话,也应该高二了。”
  姜万17,听山20,其实也就差了那么三岁。
  “怎么没读了。”
  听山是那种随和的不得了的人,看到这人没恶意,也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也不知道该说她心眼大还是神经粗。
  “考不上的,我不想成为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