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16)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今天出来的急,连早饭都没吃。
  姜万要听山开车去江城,听山要姜万开车去巡逻,那样轻松一点。
  两个人各持观点,于是听山为了让姜万开上车,趁她不注意溜出来了。
  放在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她看着信息来信人,会意一笑,长长的睫毛动了动,惹的旁人频频回头观看。
  内容:“听山,注意安全。”
  拇指刚放在H键上准备回消息,就听见几米开外传来的一个女人的声音。
  此时车内大部分人都在闭目养神,安静的很。而那个女人似乎是在打电话,不知道为了什么还跟电话那头的人争了起来。
  情绪越来越激动,声音也逐渐增大,惹的车里的人都皱眉看向女人,但也都没说什么。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都不容易,没必要为了一点小事就找茬。
  听山也没怎么注意,低头继续回消息。
  直到那句:“嚷嚷什么啊?一天天的不得安生,真不懂你们这些小年轻,屁大点事也嚷嚷。”出现在她耳朵里。
  她诧异的看向那个出声的大爷,往那个方向靠了几步。
  女人也回过头,嘿,情绪上头,一下挂了电话,跟那老头理论起来。
  “怎么了?不可以打电话吗?”
  “你打电话就打电话,那么大声干什么?没见着我睡觉呢吗?”
  老头理不直气也壮,之前那那句「真不懂你们这些小年轻——」可谓是一句话得罪了整车的年轻人。
  “你睡觉怎么了?爱听听,不听滚!老娘花钱买车票可不是来跟你叭叭的。”
  “你……你……哎哟我的心脏……”
  老头一下捂着自己的心脏,叫唤起来。
  那声音那叫一个凄惨。
  “倚老卖老装病是吧?我告诉你,老娘刚查出来有心脏病和骨癌,你看看谁干谁。”女人叉着腰,似乎已经有些喘不上气了。
  老头装作没听到,一直按着心脏。一个穿黑色衣服的保安,上来就拖着女人往车下走。
  “你干什么?!我急着去医院!”
  女人挣扎着。
  “请配合我们工作。”
  保安用力扯着女人的衣服,单薄的长袖一下被撕烂。
  听山上前立马脱下大衣甩了一下包住了女人的身体,避免了走光。
  她冷眼看着保安。
  “你干嘛啊?有你的事吗?”一个小伙上来扯开保安,言语中已经有了些许怒意。
  “就是啊,有什么话好好说不会?你嘴干嘛用的?人家好好一黄花大闺女,被你扯的衣不遮体成什么样子?”
  “你哪来的权利扯别人衣服啊?谁给的权啊?真是好大的官威。”
  保安被说的已经不知道先反驳哪一句了。
  那个老头就那么坐在原地,心脏也不疼了,嘴也不叫唤了。
  “你们怎么向着一小姑娘啊?没见着她对老人出言不逊吗?”
  “就是。”
  听山真的觉得这是她这一年来见过最好笑的事了,简直让她三观炸裂。
  她看着红了眼眶的女人,问众人:“老人就得让着?”
  某些人立马回答:“不然呢?”
  “那意思就是我老了,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不要脸的碰瓷和不要理由的骂晚辈,是吗?”
  “我老了,我莫名其妙让你们的子女给我下跪,不跪我就说你们子女刺激了我,叫你们赔钱,这锅你们要吗?”
  那些人默了。
  “是,是要尊老爱幼,但也要分个青红皂白吧?”
  “这老头说不定还能活上几年,而这个女的,能活多久?心脏病加骨癌。做事也要分轻重缓急。”
  “她大声喧哗固然不对,但当你知道自己得了绝症,活不了多久了,你觉得你的场景能好到哪里去?”
  “而且这老头说话也带针带刺的,怎么着谁是观世音菩萨转世脾气那么好给惯着?”
  “公共场合,他捂着心脏装疼,这叫什么?叫碰瓷,叫无理取闹,叫博取同情心!他难道就对到哪里去了?”
  “再说这个保安,谁给你的权利强行执法?她是公民,她有人权!”
  “三个人都有错,别再多给我叭一句。行了,散会。”
  听山喉咙都冒烟了,她这辈子都没连续讲这么多话过。
  她觉得今天遇上这种事,这种人,没暴粗口真是素质在线。
  听山这个人,平时温温柔柔的,好说话,好相处,很好看。
  但一旦冷下脸来,那气场,也是跟国家高级干部有一拼的。
  “姜万有危险。”
  伯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听山在放在裤兜里的手顿时握成拳头,在下一站下了车。
  她在汹涌的人群中前行,神色冷漠。在路上服装店顺走了一件风衣,在车店顺走了一辆大排量黑色机车。
  她的胸膛紧贴油箱,单手拿出手机播了一个电话,未束的长发在脑后飘扬。
  “我是听山,编号04,现处权城四线108省道,目的地权城中心轻岚区。要求保持一路通畅。”
  “是!”
  没过多久,听山就看到了远处路口的j_iao警在不断打着指示,那些车辆都让到两旁,红灯也跳成了绿灯。
  听山双眼微微眯着,猛的一个提速,直线向前。
  姜万倒在地上,看着面前的大块头,感觉他遮住了半边天。
  脑袋因为刚刚摔在水泥上现在有些晕晕乎乎的,看人都带重影,耳鸣声让她的眉头高高皱起。
  周围地上躺了五个高高大大的迷彩服男人,看样子是断气了。还有两个在巷子口守着,一个站在姜万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