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15)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真混账,我一定帮你。不过现在你能不能先送我上去,好疼哦……”
  听山眼神闪烁,毫无预兆的就浑身一软倒了下去。
  伯寒眼疾手快,一把搂住她的腰。触手之处一片粘腻,她抬手一看,不是别的,是血。
  这出血量一定不是刚刚的事,那一大摊血迹一看就有了一点时间。
  而这个陌生女人却一直忍着没有打断她讲故事。
  看着听山苍白的脸,一种愧疚感油然而生。
  “快走。”
  伯寒打横抱起听山,进入电梯按下了八楼的按钮。电梯没了伯寒的刻意控制,已经能正常通行。
  平时觉得没什么的几分钟时间在此时却如此漫长,伯寒一个皱眉:“扶好了,姑娘。”
  古梵还没反应过来,电梯一下噌的一声往上飞提。
  她立刻蹲下身护着阿守,顺便自己也死死扶住电梯里的扶手。
  八楼是手术室,现在医院里的医生大多都回家休息了,留下来的也都是一些小兵。
  而且现在都还没在八楼,这让古梵破口大骂这个医院一点都不专业,要是有什么突发状况,根本来不及做到及时治疗。
  也难怪一天天的死那么多人。
  古梵出电梯的时候,顺手拉上了八楼的总电闸。
  整个乌黑的楼层顿时灯火通明,机器开机的声音入不绝耳。
  伯寒走到一间顺眼一点的手术室前,一脚踹开了手术室的大门,把昏迷的听山放到了手术台上。
  “我有个私人医生,你等着,我马上叫她过来。”
  古梵拍了拍听山冰凉的手,立马准备转身去打电话。
  在踏出门的那一刻,被伯寒叫住。
  “医生来了,你出去,你没消毒。”
  古梵诧异的回头,就见伯寒已经穿上了手术服装带上了医用手套,头发高高盘起,被一个白色的医用塑料帽子包着。
  口罩包住了她的脸,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副看着就很贵很有文化的银色眼镜卡在鼻梁上。
  还真像是那么一回事。
  “伯寒,别把她医死了,她还有个爱人。”
  古梵关上门的时候,一脸郑重和担忧。
  一句看似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实则告诉了伯寒很多。
  她现在手上拿捏的不止是听山的命,还有另一个人的心。
  伯寒剪开听山腰间的病号服一角,给她注s_h_è了麻醉剂。然后擦拭血液,消毒,再拆线,上药,缝合。
  每一个步骤都需要小心翼翼,不然就有可能酿成大祸。
  当鬼也不是说全然没有好处,比如现在她不知道累,手也不会抖,再来一百个受伤的听山也毫无问题。
  古梵看着外面的天泛起鱼肚白,烦躁的挥手给整个八楼设下一个隐藏结界。
  这样,知道八楼的人会短暂失忆,不会出现任何有关于八楼的记忆。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们。
  自己明明跟那个人保证过要好好保护听山的,到最后却没有做到。
  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手机给姜万打了电话。把昨晚的大致情况给她讲了一下,又告诉了她听山伤口裂开大出血的事。
  姜万连听都没听完就挂了电话,没过一会她就看到楼下远处有一辆黑色奔驰疾驰而来。
  那速度,不知道的以为下一秒就要飞起。
  她从楼上看着那辆奔驰甩车入库,从主驾驶里急匆匆下车的姜万,叹了口气。
  没过几分钟,八楼的电梯门打开。
  姜万大步走过来,按住古梵的肩膀,双眼充血,语气颤抖:“我家听山呢?!”
  “在手术室里,应该马上就出来了。”
  肩膀被姜万抓的生疼,但古梵还是没有推开她。
  姜万靠在对面墙上,缓缓滑落一屁股坐在地上。她手已经抖的不成样子,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恍惚。
  古梵见她想N次给自己点火都因为手抖没点上,起身帮她把烟点上。
  邻近九点,手术室的门被打开。
  一张床被推了出来,上面躺着睁着眼睛的听山。
  姜万站起来颠颠撞撞的扑到听山旁边,摸着她的脸。又掀开手术布,仔细看了看那个伤口。
  发现本来很深很严重的刀伤如今变得很浅,似乎过几天就能拆线了。
  “你用法术给她治疗了?”
  古梵也走过来看了看,转头问伯寒。
  伯寒现在的灵体十分不稳定,看上去都有些透明了。
  “恩。”
  古梵脸色微微一沉,站到伯寒身后,单手打出一个结印,把白色的修为传j_iao给她。
  姜万看着这两个非人类的行为,大抵就明白了听山伤势好转跟她们有关。
  但还没等她说谢谢,听山一句话让她差点双腿一软跌坐在地。
  听山眨了眨大大的眼睛,突然就来了一句:“妹妹,你是谁啊?”
  那语气,那模样,就像是完全不记得姜万了一样。
  “那你还记得我吗?”古梵也有些意外的收了手。
  “记得啊,小狼,阿梵。”
  姜万努力让自己的声音镇定一点:“所以,你只忘了我是谁,对吗?”
  姜万站直了身子,把眼泪憋了回去,试图忽略掉心里的难受,她在听山额上落下一吻。
  “没关系,我等你。”
  “小万真呆。我爱你。”
  我怎么可能忘了你呢,就算死了,喝孟婆汤我也贿赂孟婆让她往我汤里掺水。
 
11、Chapter·11
  听山的伤好了个大概后就立即出发去了江城,准备回银喀地下城找人问问伯寒的事。
  于是就有了现在听山抱着地铁扶手柱子啃馒头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