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12)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男人拔出刀子,血液更加肆无忌惮。
  在听山倒在血泊的那一刻,姜万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流,窒息的感觉分外强烈。
  听山的头部收到撞击,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几秒后她就在黑暗中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声枪响,估摸着是姜万出手了。
  姜万后来找人调查了,这个男人叫丁德。是……是听山的昔r.ì挚爱。
  后来发现这个男人有人格分裂等一系列j.īng_神病,听山就和他分手了。
  如今j.īng_神错乱重新来找上了听山的麻烦。
  而听山则是脑震d_àng加失血过多一直处于昏迷。
  至于古梵,则是在出任务的时候,被王进一条消息乱了神,中了枪。
  好巧不巧就被分到了和听山同一个病房。
  “还想吃什么?”
  姜万看着外面已晚的天色,觉得是到吃完饭的时候了。
  听山歪头,想了想,然后又转头去问古梵:“阿梵?你想吃什么?”
  “我?来点辣的就好。”
  古梵也丝毫不客气,冲着姜万比了个耶。
  “小万,那就来个烤全j-i,然后水煮r_ou_片,然后带点米饭就好。”
  姜万点点头,在听山额间落下一吻,转身离去。
  姜万前脚刚走,古梵就开始问听山:“你不是老早以前就撒手不管江湖上的事了嘛,怎么找了个道上的做女朋友?”
  在姜万进来的那一刻,古梵就看穿了姜万是哪一行的。
  其他的可能她不知道,但姜万身上那种煞气和危险的气息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古梵这个女孩和她一样是刀头舔血的人。
  听山给古梵比了个大拇指,像是在夸她眼力见好。
  听山看着天花板,一副历经世间沧桑的模样。
  “我当年退隐并不是不想和道上的人扯上关系,而是为了体验生活。”
  她看了看古梵,点了根烟又说:“死人见多了,自然就有些怀念温情了。”
  “这些年装普通人怎么没装死你。”古梵一副鄙夷的样子。
  普通人学着去杀人,学着格斗,学着如何把一个人身上三分之一的骨头剔下来还不致死,学着面对死亡并不难。
  见惯了生离死别和血r_ou_飞溅的场面后,再想回归到正常人的生活那才是真正的难。
  你会发现你看谁都像敌人,看谁都像她兜里藏了把枪。
  患得患失像个没安全感的孩子。
  一旦踏上这条路,那就是把自己的退路给炸的渣都不剩。
  “我现在26岁,隐退四年。”
  “这四年里,我每天都在想能不能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一个爱自己的人。”
  “我可以和她度过余生,朝朝暮暮,白头偕老。”
  “这四年太难熬了,好在后来有了这个小孩的出现。”
  “她救了我。”
  古梵听完有些咂舌,她不知道是说听山对爱情的向往太强烈,还是该说她蠢,居然用自己来做实验。
  但想想也是,她认同听山的那句话:死人见多了,自然就有些怀念温情了。
  “早就听闻银喀代理人听会长是个冷血动物,没想到居然是个情种。传言果然不可信。”
  听山早年间,曾亲手把自己的父母给杀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而且听山杀人是出了名的麻利和狠辣,美人妖姬也不过如此。
  “我自己救不了我自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了。”
  听山苦笑,拿起手机给姜万发了一条简短的消息:“我爱你。”
  不久就收到了姜万的回信:“我也爱你。”
  古梵明知道自己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但还是对听山说了句:“依赖别人都是自杀。”
  “我知道,过程幸福就好了。”
  “靠。”
  古梵低低的骂了一句,开始想念她醒来后从来没有来过的王进,内心有些悲哀。
  听山噗嗤一笑,她算是聊明白了。古梵这种,就属于,外冷内憨的人,难怪当年C区能被她拿下。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间过的飞快,姜万提着一大包东西回来了。
  听山表面上没什么动静,但实际上嘴里已经在吞口水了,眼睛死死的瞪着那些打包好的食物。
  姜万在两个人的病床中间搬了一张桌子,把那些东西熟练的摆放上去,就像曾经她们第二次见面那般。
  听山躺在她怀里,一口一口被喂着饭,时不时来一口冰镇饮料。
  古梵就没那么幸福了,右肩膀中弹所以只能用左手吃饭,显得微微那么有点困难。
  “听山,能不能叫你小媳妇给你喂完饭也给我喂啊,我手断了。”
  古梵用一双水黑水黑的大眼睛看着听山,那模样可怜极了。
  姜万喂饭的手一怔,没说话。
  听山吧唧吧唧嘴,欣然答应:“好啊。”
  然后转头搂住姜万的脖子,又说:“那就让你辛苦一点了小万,等我好了就给你奖励。”
  姜万温柔的捏了捏她的脸,轻笑说没事。
  至于听山为什么能和古梵在几个小时内关系变得这么好,甚至可以连她这个老婆都可以共享了,那姜万就不得而知了。
  两个人吃饱后,古梵主动帮忙收拾桌子。并且向姜万保证,在她不在的时候,自己一定保护好听山。
  吃了人家的饭,就算是欠了一份情,这个道理她还是明白。
  时间过的很快,姜万在听山的不断撒娇和催促下回了家。
  听山觉得医院消毒水味太重,沙发太硬,温度太低,不适合姜万。
  她看着外面走廊的灯一盏接一盏灭掉,突然叫醒了有些昏昏欲睡的古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