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长夜姜至 作者: 欧烦(11)

Tags:虐恋情深 年下

  “空出来的位置总得有人补上。”
  先做后爱其实也没什么的吧?
  夕yá-ng暖暖的,天气开始回暖了。
  窗帘被风吹得时不时飘起,昏黄的光照在仪器和病号床上,给床上躺着的人增添了几分柔和。
  古梵摸了摸自己被绷带包的密不透风的肩膀,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就像一尊木雕一样看着窗外的花花C_àoC_ào。
  “唔……”
  听山迷茫的半睁开双眼,想用手遮一下那耀眼的光。但无奈于全身都使不上力,而且上半身只要一动就牵动了腰间的伤口,疼的她头皮发麻。
  就在她眨眼间不断适应光线把眼泪都眨出来的时候,她听到了拉动第二层窗帘的声音。
  紧接着,没有了让她难受的光,留下的只有昏暗。
  病房不大,但设施都是挺高大上的。还有沙发茶几电视空调,看得出来是间vip病房。
  一共有两张病床,听山的靠窗一点,古梵的在里边一点。
  两个人的病床之间放着一些仪器,亮着五颜六色的小光。
  古梵的手从窗帘上下来,垂在身体的两侧。她身子对着窗帘,头却微微测过来看着听山。
  居高临下,满脸冰冷但不具敌意。
  听山只见这个女人下/身穿着病号裤子,上身穿着一件黑色单肩背心。
  背心是最朴素的黑,遮住了她上身的重要部位,肩带是斜着的,防止了掉落,也增加了美观。
  她的左肩上绑着厚厚的纱布,腰腹间的马甲线条格外明显。
  手臂上一条条青色的小筋说明她的体脂很低,常年运动。
  听山可以看到,从这个女人的右肩胛骨开始,纹有一条鞭子上的鞭柄。
  鞭柄往下不是鞭子,而是黑色的锁链,很粗大的那种。
  他们从右肩胛骨斜着到了左腰,然后顺着女人的腰转了一圈,最后绕回前面,停在……
  停在哪里听山就看不到了,只觉得这个纹身,很适合她。
  听山友好的朝古梵笑了笑,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古梵听了似乎是有些意外,她转过身来。
  这下听山看清楚了,黑色的锁链到最后又化为一根尖锐的棱刺刀,刺向女人的心脏处。
  惟妙惟肖,妙极。
  “是你?”
  “恩?什么是我?”
  听山有些糊里糊涂,她是又干了什么跟人结仇的事吗?
  “前几年拿下了江城C区的那个人,是你吧?后来又不断截了A区的货。”
  古梵看着她,脸色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听山似乎陷入了很久很久以前的回忆,过了很久才回过神来。
  她淡淡的看着古梵,不慌不忙的撑起身子靠着后面的枕头。
  伤口的撕裂让她脸色有些苍白,她用手微微捂着腰间的伤,问:“是我,你是?”
  “古梵。”
  古梵,女,28岁,银蛇的当家。
  听山一听又笑了:“原来是老熟人了,能帮我倒杯水吗?”
  她的声音很弱,很小,让人几乎听不到。
  但还是被古梵的耳朵捕捉到了,她拿起桌上的杯子帮听山倒水,又送到她嘴边,动作轻柔缓慢,丝毫没有要借机报复杀人的意思。
  “我看古当家的,好像并没有要杀我的意思。”
  听山不卑不亢的跟古梵对视,眼里带着温柔的笑意。
  “我从不乘人之危,好好休息吧。”
  古梵帮听山调整了一下位置,让她躺的更舒服一点。
  姜万进来的时候手上牵着一只黑色幼年德牧。她把百合花放进桌上的花瓶里,又坐到听山身边,轻轻抚摸她的脸颊。
  “还疼不疼?”
  “不疼。”听山乖巧的蹭着姜万柔软的掌心。
  “怪我去晚了。”
  姜万的眼里流露出大片大片的自责和爱怜,听山赶忙费力的伸出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好了,扯平了。”
  接着她的视线就转移到了一直蹲坐在地上的那只黑色德牧,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姜万拍了拍德牧的脑袋,对他说:“阿守,这是听山,你的妈妈,你要保护的对象。”
  阿守好像听懂了似的,高高的吠了一声。然后用他的两只前爪扒拉着病床站立起来和听山对视。
  “你叫阿守?”听山也不怕他咬人,直接伸出手去逗弄他的爪子。
  阿守又吠了一声,算是回答。
  “他叫姜守,以后我有时候要是不在你身边,就让他替我保护你。”
  印象中姜万很少说情话,她的爱都付诸在行动上。
 
8、Chapter·8
  时间倒回三个月前。
  听山拉着姜万去逛超市,听山说她要去卫生间补个妆,就和姜万暂时分开了。
  超市的卫生间是公共卫生间,男女皆可以用。听山在镜子面前给自己补口红,余光一下看到了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水果刀的男人。
  她转过身,沉默的看着他,并没有害怕和惊慌失措。
  “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了来了?宝贝,应该问,你怎么在这。跟我回家吧宝贝……”
  男人一步一步靠近听山,神情恍惚不定,就连步子也有些虚浮。
  就在听山想一脚踹翻这个男人的时候,她听到了拐角处传来了靴子踩在瓷砖上的声音。
  左轻右重,是姜万。
  想到这,听山半路停下了准备反抗的脚,眼睁睁的看着男人那把水果刀捅进自己的腰间。
  温热血液瞬间争先恐后的从破口流出,在姜万出现的那一瞬间,听山换上了一副害怕和痛苦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