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太后难为,皇后叹气 作者:九皇叔(上)

Tags:甜文 前世今生

【文案】
  连续死了三位皇帝,太后扶持庶子靖王成为傀儡皇帝。
  皇帝登基三月后,册立大将军幺女为皇后。
  大婚的这天晚上,皇帝被人下了药,当着皇后的面宠幸了宫女,吓得小皇后瑟缩在榻上。
  太后这时带走了皇后,将人带回自己的寝殿安抚。
  皇后天赋异禀,能够看清人的欲望,她亲眼看见皇帝宠幸宫女的时候头顶上冒出一圈又一圈的黄色泡泡。
  而来安抚她的太后,头顶上只有一圈一圈的粉色泡泡。
  太后清心寡欲。
  后来皇帝为讨好太后送去了美人,皇后看得清楚,头顶的泡泡依旧是粉红色。
  太后禁欲,不喜欢美人。
  皇后看了眼铜镜里的自己,她在想该怎么讨好权倾朝野又清心寡欲的太后呢?
  当她躺在太后身侧的时候,她哭了。
  太后头顶上的泡泡竟然变成了黄色的。
  太后清心寡欲是假的!
  后来,皇后r.ìr.ì看见太后头顶上一圈黄色的泡泡……
  *双C。
  *废后前,两人没有感情。
  完结文可戳《小侯爷那么软》,重生后的代王和君相相亲相爱。
  《以下犯上》,追妻火葬场。
  《送上门的娃成了皇帝》,养成系的小皇帝。
  《长公主要和离》,原来丞相也是重生的。
  《皇后太正直》,我的皇后力大无穷。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皇后,太后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皇后和太后。
  立意:勇往无前。
 
 
第1章 
  ‘砰’地一声,榻前遮挡的时景屏风因剧烈震动而倒了下来。
  满地狼藉被殿内的龙凤烛火照得尤为明亮,女子的小衣、粘上血迹的亵裤、还有皇帝的龙袍。
  而在不远处,赤着上半身的皇帝压着一名宫女。
  这些昭示着什么,榻上刚嫁进宫来的小皇后裴瑶一时间没有弄明白,她有些发呆,星眸圆瞪,静静的走下榻。
  她看见裸着上半身的皇帝头顶上有一圈圈黄色的泡泡。
  那是欲望到大鼎峰的标志。皇帝的欲望就是色。欲,是裴瑶至今没有见过的。
  殿内伺候的宫人都屏住了呼吸,任何一人都不敢上前制止。
  皇后今年十七岁了,是新帝的第三任妻子,却是新帝的第一位皇后,她是已逝三月裴相的幼女。
  裴瑶穿着一身寝衣,赤着雪足,右脚脚腕上拴着一根红绳,眼尖的人就会发现那是姻缘绳。
  躺在屏风不远处的皇帝浑身抽搐,被他压在身下的宫人抽泣不止,忽而,皇帝从自己的龙靴中摸出一把匕首,直接捅进了宫女的心窝中,血贱了他一脸。
  皇帝当着小皇后的面宠幸了别人,又一刀戳进了人家的心窝里。
  皇后吓得捂脸大叫了起来,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她蹲在了屏风旁边,泪水一颗一颗划过十指缝隙里。
  太可怕了。
  下一刻,皇帝直接爬了起来,拿着匕首就朝她戳来。
  梦忽然醒了。
  裴瑶惊得翻身坐起来,入目是鹅黄色的锦帐,上面绣了海棠花,她静静地看了一眼,身子慢慢地软了下来。
  “皇后醒了?”
  珠帘外传来一道声音,裴瑶脸上的泪水停了下来,她眨了下眼睛,被模糊的视线慢慢变得清明,她用手背擦了擦眼泪水,看清了来人。
  是太后娘娘!
  太后走到她的跟前,探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裴瑶害怕得躲开,将被子往上扯了扯,她感受到了一丝冷意。
  “烧退了。”太后不疾不徐,也没有在意她的抵触,但仔细去听,温柔的声线里带着不近人情的冷意。
  裴瑶脑子乱糟糟的,她扬首,泪水滑入黑色的发丝中,她哭了起来:“我想回家。”
  一说话,哭得更加厉害了。
  太后站起身子,脊背挺直,裴瑶迷蒙的视线里于看清了这位太后的容貌。
  她长得很美,浑身透着冷气,是裴瑶的印象里长得最好看的。她一双唇角很薄,看着裴瑶的时候在笑,薄唇带笑,笑意就很浅,那股凉意就深入骨髓。
  “你是皇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太后垂眸凝着她,漆黑的眼睛里不带一丝情绪。
  裴瑶又哭了,捂着脑袋,不肯让昨晚的画面涌入脑海里,痛苦之余,她想起了一件事,忙看向太后。
  太后今r.ì穿着一身黑色的对襟莲花袖,袖口如莲花,白皙莹润的手臂映入眼帘,她慢慢地扬首,忽而就笑了出声。
  太后头顶上是一圈粉色的泡泡。
  粉色代表人的欲望低到谷底。
  裴瑶破涕而笑,冰冷无情的太后竟没有欲望,不过……
  太后穿着黑色让人害怕,可那些粉色泡泡又给她添了几分可爱。
  裴瑶想当然的伸手去拉住太后的手臂,唇角弯弯,“太后,陛下昨r.ì是怎么了?”
  太后身量极高,站在榻前,让裴瑶仰着脑袋,颇有些难受,她顺其自然的就想亲近头顶上带着粉色泡泡的太后。
  太后也顺其自然地在她身侧坐了下来,两人靠得很近。
  坐下后,太后发现一个问题,在皇后的腰间徘徊看了一眼,“皇后的腰很长。”
  腿长的人站起来就显得个子高,而腰长的人相反,坐下后就比人平白高了点。
  皇后听话得摸摸自己的腰,没敢说话,因为她的师父说,腰长的人天生就懒惰。
  太后突然伸手,裴瑶吓得僵直了身子,太后慢条斯理给她捋了捋发髻上散乱的头发丝。白皙的手中指在裴瑶面前绕来飞去,终于看清了太后的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