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我靠刷脸收服隐藏boss 作者:东迎妙(中)

Tags:爽文 幻想空间 无限流 恐怖

第63章 五感封印(三)
  手心的眼球与神经相连,他的视野中出现了画中画。就像电脑屏幕的角落里打开小窗视频,其中拍摄的正是自己震惊的脸庞。
  他诧异地松开手让眼球躺回血r_ou_中,将掌心对准头顶上方,看到了一片洁白的天花板。
  “这是、什么?”
  凭空多出一个视觉器官,江浮月心中的好奇压过了恐惧。
  他握紧掌心,小视野漆黑;张开手指,小视野重见光明。
  掌心的眼睛比他本身的双眼还要灵活,不仅可以轻轻松松看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比如背后,头顶还非常隐蔽,只要握拳就没人发现……
  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智缇公寓中,似乎是个不错的助力。
  但是,这毕竟是鬼怪的东西,万一发生什么变故他可能连x_ing命都保不住……
  “咕噜咕噜。”
  掌心的眼球转动着淡蓝色的虹膜看向他,三目对视,他看到自己脸上的y-in沉和犹豫。
  …
  鬼怪几乎贴到鸢尾的脸上,苍白的耳朵上属于人类的体毛正在缓缓掉落,变得和它更加相似,散发着逼人的冰冷气息。
  但它没有动,维持着倾听的动作,尖锐十指停在半空中。
  司命狠狠剜了鸢尾一眼,收回手用眼神示意对方别再出声赶紧离开。
  鸢尾立刻蔫了吧唧地抿唇,一脸求饶表情。
  娇娇凑过去对她挑眉,眼中满是幸灾乐祸——被凶了吧?
  鸢尾耷拉眉毛瞥她一眼,蹑手蹑脚地移动身体。
  大厅内再度上演默片,众人姿态诡异缓缓行动,只有一个人依旧维持着游戏开始时的动作,被所有人忽视。
  落白躺着沙发上冷眼看着众人的动作,神色平静和昨晚的惊慌失措完全不同。
  “彤云,放我出去…你违反约定了。”
  突然,他的脑中响起了一道微弱的声音,带着虚张声势的强硬,听上去很像个幼年刺猬竖起自己并不坚硬的背刺,n_ai声n_ai气地威胁敌人。
  然而他并不是敌人。
  躺在沙发上的“落白”闭目养神,内心与其对话:“放你出去?你以为自己能在这里活多久?上一部电影要不是我触发了无限狂欢,你早就不知道进了谁的肚子了。”
  “我、我一个人也可以的!”
  “我可以现在就把身体还给你。但是,你认为你自己可以撑到最后吗?”
  “我……”
  “有我在,你永远不需要动脑不需要担心,只要老老实实待着就可以赢得胜利,不好吗?”
  “我不能一直这样……”
  “但你现在可以。慕落白,你要相信我,我永远不会害你。”
  “……好。”
  “听我的,睡一觉。等你一觉醒来,一切都结束了。”
  “嗯。”
  落白被说服了。
  临睡前,他小声道:“不要伤害他们,好不好?他们和上一部的人不同,他们都是好人。”
  “好,我答应你。”
  “那你小心。”
  感受到体内那股对抗的意识渐渐平静,落白,不,彤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得逞的笑意。
  作为副人格,他的主动权一直在落白之下,但他发现,只要进入噩梦剧场的电影世界中,他会被大幅度增强,不再需要等落白睡着的时候才能出来,只要对方j.īng_神略微放松他就可以取得身体的控制权。
  之前的吊坠就是他铤而走险前往电梯井内找到的。
  只不过他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回到身体里休息一会儿,那个笨蛋主人格就把战利品拱手让人。
  虽然他也很感激江浮月给自己投票,但一码事归一码事,属于他的东西,没有人可以抢走。
  他要做第一个完成幻影任务的演员。
  此时,大厅内的人已经全部离开,只有瘦长鬼怪保持着倾听的动作,姿态诡异地站在厅内。
  电梯门依旧打开,昏黄的灯光照在鬼怪身上显得神秘而y-in冷。
  彤云小心翼翼地走下沙发,一路踩着地毯来到拐角。
  他看一眼江浮月当时离开的右面楼道,果断选择从左侧上楼。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他确认江浮月并不是个笨蛋,对方离开时肯定把门反锁阻挡追逐者。
  左侧的大门很容易就推开,他轻手轻脚把门关上后,在漆黑的楼道中缓缓行走。
  而在封闭的大厅中,本来如同蜡像的鬼怪突然动作!
  它猛地抬手捂住自己该存在眼睛的位置,身体剧烈颤抖,火山喷发般的怒意磅礴而出!
  有人,动了它的眼睛!
  它猛然直起腰身,径直走向电梯。
  电梯门关闭,昏黄光线消失,漆黑大厅内只剩下墙面微弱的指示灯跳动数字。
  1…2…3……8!
  数字暂停,电梯停留在8楼再无变化!
  “叮——”
  电梯门快速打开,瘦长鬼怪裹着一身怒气冲冲来到0818的房间门口,一把推开大门!
  而此时,江浮月刚关上8楼楼道的大门,思索自己要如何处理钥匙。
  这钥匙在别人眼里是生命之门,但他却避之不及。
  他本想随手将钥匙丢弃,但转念一想发现这样并不能阻止其他人追逐自己。
  除非,他们自己把钥匙抢走。
  他握紧钥匙,正决定如何扮演弱势毫无痕迹地被别人抢走时,突然听到祈开口:“有人上来了。”
  “正好。”
  瞌睡有人送枕头。
  他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站在楼梯门旁,研究手中的钥匙,作出冥思苦想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