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唯美小说 >

我靠刷脸收服隐藏boss 作者:东迎妙(下)

Tags:爽文 幻想空间 无限流 恐怖

第120章 无惧战斗
  “他”沿着漆黑通道,一步一步向隔壁走去,发出沉重滞涩的脚步声,d_àng开这片地下的宁静。
  云嵩听到后下意识询问:“找到他们了吗?”
  “他”没有回答,低垂着头颅念念有词:“名字…名字……”
  不祥预感如蜘蛛爬上后颈,云嵩瞬间狂奔与对方拉开十多米的距离,然后转身冲进不知名研究室当中。
  然而在他冲进研究室的一瞬间,满脸是血的破碎天使缓缓转身,合十双手中间正夹着一颗死不瞑目的头颅。
  “滴答……滴答……”
  鲜血不停低落。
  “名字……名字……”
  非人持续靠近。
  墙壁上的屏幕亮起,告诉他破碎天使不可视不可想,却有意无意加深天使在他脑中的印象。
  云嵩顷刻间陷入深渊绝境。
  但他没有惊慌,甚至还在黑暗情况下从口袋里掏出掏出一副墨镜戴上。
  墨镜特殊,不仅没有阻碍他的视线,还具备夜视功能让他看得更加清晰,甚至在他的要求下把破碎天使打上马赛克,并快速清除他脑中关于雕像的记忆。
  几秒后,他脑中对于破碎天使的印象便只剩下屏幕上的信息而已。
  没有触发条件,破碎天使无法动弹,只能僵硬地待在原地,苍白的眼中满是不甘情绪。
  而它对面,一张张人皮从各个入口逼近,像飘在空中的幽魂,呢喃着让人疯魔的私语。
  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绝于耳,云嵩甚至在其中看到了剩余两个男演员的人皮。
  现在,4名男演员仅剩他一个了。
  “名字,名字……”
  人皮们开合着漆黑的嘴洞重复同一句话,仿佛不得到答案便永不罢休。
  云嵩暗自唾了一口,心想他怎么知道这些人的名字。
  他掏出道具□□准备送这些人皮上西天,突然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快上来!”
  循着声音方向抬头,他看到天花板上的通风管道被人打开,小米姐正悄悄对他招手。
  于是他收起□□,助跑两米后猛然跳起,单手扒住通风管道,关上铁板成功逃离。
  “砰砰砰!”
  人皮疯狂撞击铁板,将整个天花板都撞得摇晃。
  关阿姨从暗处爬来,和云嵩j_iao换位置后面不改色地掏出小型电焊枪,将铁板牢牢焊死,然后开口说道:“再去找其他人。”
  云嵩闻言摇头:“就剩我们了,快离开这吧。”
  那两人惊讶一瞬却也没说什么,道声“好”后快速在管道中穿行。
  这两类衰退种虽然攻击无解,但都有特定的攻击条件,只要不满足条件就可以安全逃离。
  他们以为,衰退种不过如此。
  直到重回陆地看到那壮如堡垒的变异人时,他们才知道好戏才刚刚开始。
  …
  江浮月最终在阿帕奇灵魂消散之前给他找到了灵魂容器,并且这个容器还获得在场所有人和树的一致好评。
  不算柳叶刀,毕竟他还没醒。
  祈出梦境后本是想提醒江浮月的,但还没等它开口,江浮月就把灵魂容器丢进公寓让他给阿帕奇转移。
  “快点,他时间不多了!”
  被这么一打岔,祈把嘴边的话抛到脑后,争分夺秒将阿帕奇脆弱的灵魂转移进容器,替他微微温养后衣角轻拍,自信道:“好啦!”
  阿帕奇闻言抖了抖,睁开眼睛。
  得到新身躯的他感觉世间的一切都变得无比清晰……且巨大。
  巨大的建筑,巨大的柳树,巨大的斗篷,以及巨大的主。
  “主、主……”阿帕奇眨巴眨巴大眼睛,有些瑟缩地看着向自己伸出手的江浮月。
  仓鼠一般大的团子上长满柔软的灰白色长毛,像发了霉的小网球在风中微微摇晃。
  小团子仅有一只眼睛,却水汪汪的占据了3/4的身躯,看上去像是一颗刚从水里拿出来的红色玻璃珠子,透着满满的无辜和胆怯;嘴巴长在背面,几乎横到眼睛两侧,充斥层层叠叠的利齿,甚至有些诡异的可爱。
  江浮月觉得,自己的心被击中了。
  祈咬咬牙,很好,它的地位又下降了。
  伸手将变成团子的阿帕奇从地面捞到肩膀,江浮月询问柳树,里面的人何时能醒。
  经过这几部电影,他发现自己总能吸引一些非人生物的喜欢。
  不过是站在柳树旁呆了一会儿,那柳条就伸过来好几只,不是绕住他的胳膊就是磨蹭他的脸颊,连他去狩猎怪物都依依不舍,折断一只给他当武器。
  说起来,这柳条确实厉害,他只用3分力气就可以轻易抽断一根路灯。但也把那些怪物抽得七零八落,只留下这么个小毛球给阿帕奇做容器
  柳树听到后,蹭蹭他的脸蛋,用柳条在地面写下两个字。
  江浮月看了一眼,发现是自己完全没见过的文字,说明这柳树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
  他想让柳树挪开枝条,供自己检查,但柳树再喜欢他也不会丢下自己真正的主人,只摇晃着枝条表示拒绝。
  祈说:“要不我们先走?反正有这棵树在他不会有事的。”
  江浮月毫不犹豫地摇头:“柳叶刀是因为我才发生这种变故的,我肯定不能把他留在这。而且就算走能走到哪里去呢?我们连出口在哪都不知道。”
  说完,他留在原地继续等待,并在等待的同时用j.īng_神力搜寻周遭有没有明显的空间波动。
  阿帕奇说,进入异空间中转站的地点是随机的,出口也可能不是固定的。可惜他从没有出去过,只有溪無知道出口的明显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