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推理悬疑 >

危险人格 作者:木瓜黄(上)

Tags:异能

 文案:
  一场离奇的绑架案件,让池青意外得到读心术能力,x_ing格也发展得越来越偏离正常轨道,人格问卷评测总是不合格:您属于高危险x_ing人格。
  ——直到他遇到了一个读不到的人。
  只有在那个人身边时,才能得到片刻清净。
  池青明明满心想的都是“离我远点”,却还是张口说:“……手给我。路上车多,怕你被车撞死。”
  解临:“……”?
  双危险人格,攻受都不是正常人。
  解临X池青
  “风流”狐狸j.īng_攻X真么得感情受
  -有破案剧情,没脑子,带脑子失败,可能很多BUG瞎扯的,不要当真。
  -尽量r.ì更,会有不可抗力情况(比如有事,身体不适,卡文),不要熬夜等,争做健康早睡人。
  内容标签: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解临,池青┃配角:一堆┃其它:
  一句话简介:活得像个反派
  立意:做个好人
  vip强推奖章
  池青和解临两人是十年前一场离奇绑架案里唯二的幸存者,然而两个人人格发展越发危险,一个因为读心术变得y-in郁冷漠,另一个则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两人因为一起杀猫案件意外相遇,池青酒后读心术失控,解临作为池青读不到的人,池青也不得已缠上解临。两人也因为出色的破案能力一起进了警局,被卷入一系列不平常的罪案……本文讲述两位有人格缺陷的主角如何联手破解多起悬案,捉拿真凶的故事,随着案件层层推进,两位主角也离对方的秘密越来越近。本文剧情节奏紧张,行文流畅,推理反转惊喜不断,惊悚的氛围里掺杂着许多幽默笑点,有人格缺陷的两位主角的x_ing格设计别具新意,最后也表达出两位主角就算即使身处黑暗也依然要坚定地走向光明的决心。
 
 
第1章 读心
  “哗啦——”
  暴雨如注,雨滴砸在车窗玻璃上,也打s-hi了这昏暗天色。街道行人撑着伞匆匆来去,雨声里不断夹着汽鸣声,车辆就在这汽鸣声里缓慢挪动着。
  电台播报天气情况:“雷雨从昨天开始一直下到现在,本月平均降雨量超过历史极值,道路有积水情况,请市民出行多加注意。”
  “别是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故,”司机盯着眼前来回晃d_àng的雨刷,听完播报,不耐道,“这雨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去,这条路本来就堵——”
  他说到这里,头微微向斜后方侧去,对坐在后排的人影说:“你这个目的地……是去派出所?”
  铅云蔽r.ì,车内光线昏暗。
  坐在那里的人影动了动,他垂着头,双手j_iao握、搁在腿上,翘着的那条腿裹在黑色牛仔裤里,脚上踩着一双皮靴,剪裁简单的皮质军靴上沾上一点儿雨水。
  男人从上车起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目的地在叫车软件的网络订单上标着。
  他上车后睡了一会儿,这会儿刚睡醒、额前碎发遮在眼前,坐在那儿像是被黑暗吞噬了,半个身子和昏暗的光线融为一体,司机从车内后视镜里只能看到一截苍白削瘦的下颌。
  几秒之后,后座传来一句毫不留情的话。
  “开你的车。”
  “……”
  谈话间,路况依旧没有丝毫好转。
  司机发觉这名乘客不太好相处,比起闲聊,显然更对靠着继续睡觉更感兴趣,他不再多和这名乘客搭话,只在心里偷偷琢磨:这个点往派出所跑,嗐,犯事了?
  与此同时,华南分局永安派出所。
  所里墙上标着“严格执法,热情服务”字样,国徽摆在字样中间,然而这般威严并不能镇住此时所里j-i飞狗跳的场面——一名年纪约四十余岁的男人被两名片警一左一右提着胳膊送进办公区内。
  片警:“老实点!”
  男人不配合地胡乱挣扎,挣扎无果后又开始死拽着门把手不肯松手,即使上半身已经被片警拽入门内,他的腿依旧犹如石柱一样定在原地,嘴里鬼哭狼嚎喊着:“你们不能没有证据就逮捕我!——有这么办案的吗?放开我,我要去投诉你们!”
  男人穿着一件灰色工装,工装口袋像两块方正的贴布,脚上的球鞋倒是挺新,褐色的浑浊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子市井气。
  新晋片警季鸣锐从后面进来,进门的时候顺便伸手把男人提进门:“没有证据?!”他拖出一把椅子,等男人被按着肩膀、老老实实按在椅子上坐好之后才把一个透明的物证袋拍在桌面上。
  物证袋里躺着一只银色老旧手机。
  季鸣锐:“你在人家家里偷东西的时候手机都落人客厅了,还敢说没证据?!”
  男人鬼哭狼嚎的声音戛然而止:“……”
  季鸣锐:“还是你想说这手机不是你的?在这个世界上有另一个人存着你老婆的手机号码,并且也管你老婆喊老婆?”
  男人彻底没声儿了:“…………”
  季鸣锐继续问:“偷来的东西藏哪儿了?”
  “……”
  半小时后。
  一名女警从隔壁房间走出来:“我这边也闹得不行,邻居王阿婆哭半天了,说那是他们家祖传下来的木雕摆件,对她特别重要,让我们赶紧把东西找出来。”
  “他还是不肯j_iao代?”
  季鸣锐个头很高,整个人看起来颇为壮实,浓眉大眼,今年刚从警校毕业,成为了一名片警,投入到街坊邻里间各种矛盾和争吵里,警校毕业后他发现在派出所的工作都说不上是查什么案子,更像在当调解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