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推理悬疑 >

草包美人绝不服输! 作者: 怨怼东风(下)

Tags:校园 幻想空间 直播 悬疑推理

第52章 山鬼娶妻
  “好呀,我跟你走。”
  漂亮的小媳妇施施然从床上走下。
  床设得很高,坐在上面脚尖也d_àng不到地面。
  笔直纤细的小腿在活动中露出一小节来,白得像只玉藕,莹泽光润。
  棉布袜推叠在脚踝处,松垮又随x_ing,给原本j.īng_美绝lun到难以接近的小美人添了几分居家感。
  弧度优美的脚掌向前伸展,玲珑可爱的脚趾翘了翘,没够到地上的鞋子。
  秀致的眉毛微蹙,睫毛跟着上下颤动几瞬,粉嘟嘟的下嘴唇些微撅起一点弧度,像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一直在旁边观察的客人很有眼色的上前,不顾自己身上昂贵的长袍,蹲在地上拾起小靴子。
  简陋的泥土地上溅起一层灰尘。
  他半跪在床边,扶起一支纤细白皙的小腿。
  指缝里透出来那一点点软糯的脂r_ou_,明明没用多大力气,却被挤压变形,像是握着只骨骼柔软的猫儿。
  凌十三太熟悉那种触感了。
  小媳妇骨架很小,看着瘦,可身上却软得出奇,手心辗转间也压不到骨头。
  尤其是沿着小腿向上,短促呜.咽过后,就会像只瘫倒的温热水袋,无意识的任人摆布。
  客人把女主人的袜子提到小腿,扶着靴子给他穿好,绅士而尊重。
  女主人泰然处之,受下这份重礼,丝毫没觉得哪里不对。
  在他丈夫面前。
  也没有躲。
  客人站直身子,从袖筒中掏出一只雪白的帕子,把手仔细擦干净。
  之后才姿态矜贵的俯下身,右臂半伸。
  “夫人,请吧。”
  凌十三面皮发紫,眼睛红,脑袋绿,总之脖子以上异彩纷呈,十分j.īng_彩。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媳妇...媳妇,别走!”
  傍晚的回廊里爆发出一声尖叫。
  C_ào丛中的蝉鸣也停顿了片刻。
  微生尘一脸无措的坐在石凳上,衣角被凌十三死死拉住。
  晚上的时候小厨房上了一小壶甜酒做餐前点,还没开始吃饭,凌十三就不顾宴轻权的劝阻,喝了一盅。
  之后就趴在桌子上不起来。
  他身材高大,人长得也壮实,加上又喝多了酒,谁也拽不动。
  宴轻权架着他的两臂,像拖死狗一样把他从石凳上拉起来,想把他弄进屋里面。
  凌十三抓着桌角,右臂一抡,拳风呼呼砸在对面人的脸上。
  “滚!嘿嘿嘿...爷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大喜的r.ì子不要见血。”
  宴轻权觉得鼻端一热,有什么东西流下来。
  顺手抹了一把。
  是血。
  他捂着下半张脸连退好几步,神色中有几分惶然无措。
  剩下的都是暴怒前的风雨欲来。
  “你...你先看着他,我等会儿回来。”
  肩宽腿长的男人全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重新躺在又凉又硬的石桌上,滚来滚去,不时发出吃吃傻笑。
  微生尘拍拍他的侧脸,发出清脆响声,凑在耳边唤他。
  “十三哥?十三哥?你醒醒呀,先回房间去。”
  谢天谢地,温香软玉在侧,凌十三总算坐起来了。
  “好...好,对,要回房,回房...洞房嘿嘿嘿...”
  他醉得厉害,吐字含含糊糊,嘴巴中像包了口水似的,微生尘也没听清。
  但看到凌十三愿意自己回去,他还是很高兴,嘴上连声附和,哄着这个体型过分巨大的“熊孩子”回房间。
  听到微生尘赞许的声音,凌十□□而似乎更加兴奋,人也不往屋子里走了,翻身把毫无防备的微生尘压在桌子上。
  毛绒绒的脑袋凑在微生尘的衣服上又亲又嗅,甜而清淡的酒味在两人的缝隙之间弥散。
  幸亏凌十三之前喝的酒不多,要是真酒气熏天,微生尘肯定会晕头转向。
  偏生那人手还不老实,摸摸索索揣进微生尘的衣襟里面,胡乱扒拉。
  宴轻权出去没一会就回来了,收拾得自己一身利落。
  大概是之前有过类似经验的缘故。
  ......
  他帮忙把还没恢复意识的凌十三推到石凳上放好。
  其它倒没什么。
  就是微生尘的一块衣角还抓在凌十三的手里,拽不出来。
  凌十三在尖叫之后,声音突然放低了一些。
  之前他特别用力揪住微生尘,指骨都泛白,隐隐能看见皮肤下跳动的青筋。
  这时候手劲却突然卸下来,用两只手挡住脸开始哭。
  “呜呜呜...媳妇我错了,呜呜求你别走...”
  一开始他的声音小小的,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还不敢出太大的声,怕被嫌弃似的。
  之后仿佛又遭遇了什么事情,转为放声大哭。泪珠透过宽大的指缝打在石桌上。
  混着洒在桌子上的酒液,一片狼藉。
  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微生尘:...
  宴轻权扶着额头,温润尔雅的脸上出现裂痕,恼怒j_iao加。
  “早说不让他喝酒,就是不听,现在又开始耍酒疯。”
  微生尘:???
  他端着小酒盅喝了一口,甜滋滋的酒味儿很淡。
  j.īng_致的小盅还赶不上他半个手掌大。
  就这也会醉?
  这时另一边趴在桌子上放声恸哭的凌十三猛地坐起身来。
  仿佛是听到了微生尘的心声,他端起桌子上的空杯子。
  仰头大灌了一口空气。
  长叹道:“好酒啊...嗐呀,酒不醉人人自醉啊...举杯消愁愁更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