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推理悬疑 >

漏网 作者: 有风兮(上)

Tags:青梅竹马 悬疑推理 业界精英 制服情缘

 ?
  以下文案——
  应呈奔波查案,顺手捡了个流浪汉,查着查着,莫名其妙给自己查出来一个老婆。
  ——“我叫江还。归还的还。”
  ——“江汉曾为客,相逢每醉还。是这个意思吧?”
  ——“那谁,说你呢,没地去是吧?那你跟我回家得了。看在你这么爱我的份上,洗衣做饭,老子养你。”
  江还手一抖,当场给自己的手烫了个十指连心。
  ——这人还要不要脸啊……
  话是这么说,但冷菜冷饭还是吃不得。
  于是应队长是捡了个老婆,但江夫人倒是养了个儿子,自从有了江还照顾,应呈总算过上了热粥热饭的幸福生活。
  然而,随着案件深入,流浪汉江还的身份,也逐渐浮出水面……
  应呈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自己才是那造成了一切苦难的源头。
  ——“应呈,我可以为你死,但我不能说。我不能。”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制服情缘 业界j.īng_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应呈,江还 ┃ 配角: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叔叔和警察姐姐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应呈来查案,结果捡回去一个老婆
立意:安全,和平,稳定,温柔
 
 
第一卷:不夜城
  ————
 
1、案发
  夜晚的兰城披上了一层朦胧的灯光,光明与黑暗相互啮合,凭空将这个城市劈成了东西两半。
  城东在一片黑暗里岁月静好,而尚且处在半开发过渡阶段的城西却灯火通明,正迎来营业的高峰期。
  光鲜亮丽的高级会所和潮s-hi逼仄的穷街陋巷肩并着肩手拉着手,有人在这里起高楼,宴宾客,也有人光是为了活下去,就要花光所有的勇气。
  两相对比,命运二字,着实有趣地令人发笑。
  凌晨三点多,高楼大厦里的夜生活逐渐步入高潮,舞池里群魔乱舞,重金属音乐震耳欲聋,然而门外幽暗的小巷里,唯一醒着的,却只有一个流浪汉。
  他穿了件破旧T恤,正在努力地翻找垃圾。最近因为城西改革,有清洁队进驻,禁止他们这些无家可归者乱翻垃圾,他的r.ì子因此越发难过,只剩几条清洁队没包括进去的小街暗巷还能自由翻找。
  脏污恶臭的垃圾桶里不仅有他的生活,还隐藏着碎玻璃渣,甚至偶尔还会有沾了血的针筒,他不得不借着月色,十分小心仔细,才能避开这些「凶器」,夜色下偶尔传出来的喧嚣也影响不到他,直到……
  身后响起了脚步声。
  由远及近,一下又一下,踩在前晚留下的脏水坑里,劈啪作响,在寂寂长夜里,每一声都仿若惊雷。
  他起初没放在心上,突然,身后「哎呦」了一声。他这才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是个穿着x_ing感的姑娘,鲜红的恨天高在烂泥里一滑,狼狈地摔了个倒仰。
  他在原地僵了半晌,似乎做足了心理准备,才讷讷开口,刚憋出一个「你」字来,低头一看自己这双脏得惨不忍睹的手,到底是没敢上前去扶一把。
  姑娘于是只能自己艰难地爬了起来,高跟鞋崴得不成样子,于是连扯带拉把鞋脱了拿在手里,跌跌撞撞直奔到他面前,把什么东西塞给他,嗫嚅着说:“报警……快报警!”
  ——“有人被杀了!”
  他僵了一刻,一头雾水,等他再反应过来,黑暗的小巷里哪还有那姑娘的身影?
  如果不是手里还攥着东西,他甚至要觉得刚刚的那一瞬只不过是错觉。
  摊开一看,只见手心里,静静躺着一支用纸巾包好的针筒,礼貌地盖上了帽。
  ——
  清晨的兰城市公安局照例上演了一出没有硝烟的抢车位大战,倒车入库失败的私家小轿车把车库入口给堵成了一条长龙。
  副局长黄志远一手接着电话,满脸严肃,也顾不上等车位,把车一丢就往楼上跑。
  虽然已经到了快退休的年纪,但依然脚下生风跑得飞快,一上楼就拐了个弯,直奔二楼的刑侦办公室。
  “应呈呢?”
  这会还没到上班的点,刑侦办公室零零散散,人还没到齐。
  副支队长谢霖也是前脚刚到,嘴里还叼着油条,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他眉头皱得更紧,一手二指禅出神入化,点着谢霖让他站好别动,一边又侧过脸去接着讲电话:“行行行,这事我有数了,你先把人扣着……对,一个都别让走,我马上派人来……
  我知道我知道,你再坚持一下,把现场看死了,千万别出岔子,对对对……行,行,就这样。”
  说完就干脆利落把电话一挂,生怕电话那头再多催一句,紧紧皱着眉头语气不佳,嗓门嘹亮地又问了一遍:“应呈那小子怎么回事,人呢?几点了?不想上班了是不是?不想干了让他走人!”
  谢霖莫名其妙替应呈挨了顿骂,只能先默默把啃了一半的油条藏到了身后,抬头瞥了一眼钟,离七点还差半分钟,心下了然:“那小子……八成拾掇他自己呢。”
  应呈是刑侦支队支队长,一心为人民服务的模范工作狂,逢年过节能因为出勤次数被挂上公告栏公示夸上一整个版面的那种,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在岗从不缺勤,但每年都有这么一天……
  只有在这一天里,兰城市局的同事们都能看见他们平时邋里邋遢的应支队长穿得人五人六,仿佛随时能都c-h-ā朵花就去踩红毯办婚礼,只不过他保持了这个「纪念r.ì」好几年,新娘的影子还是没见着。
  这边谢霖话音刚落,那边刑侦办公室的大门就被某人锃光瓦亮的新皮鞋一脚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