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推理悬疑 >

漏网 作者: 有风兮(中)

Tags:青梅竹马 悬疑推理 业界精英 制服情缘

39、谎言
  刑侦这帮小兔崽子都属于给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的类型,平时白吃白喝还能养刁了嘴,早餐要不重样的,宵夜要下馆子吃大餐,就连咖啡也要星某克的,奈何应呈现在一穷二白供不起,直接跑了超市扛了两大盒速溶的冲泡咖啡就回市局了,把咖啡往桌上一丢,一正一副两位队长对视了一眼,就先各自奔饮水机一人泡了两条,然后往角落里一躲,开始围观这帮小兔崽子抢热水。
  谢霖闷了一口就笑了,调侃了一句:“别说,还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
  “白吃白喝也堵不住你的嘴。”应呈好赖不分,只要能让他提神就行,仰头一口气灌了半杯,这才开口,“你说的重要发现是什么?”
  他转了个身不再看饮水机那边一片混乱的战场,而是面向外面的朗朗晴空叹出一口长气:“我们或许,真的应该听陈局和黄副的话,不该掺和这个案子,水真的太深了。”
  “你到底查到了什么?”
  “燕然。”
  “苏婧的班主任?她又怎么了?”
  “黄副提醒我的。宋老师这么优秀,要资历有资历,要成绩有成绩,当年想进星光小学都进不去,那凭什么燕然这样一个小年轻,不仅是星光小学在编在职的老师还能直接做到班主任?”
  星光小学号称全国范围内师资力量最强,基本上每一个老师都是花高价从其他学校挖来的,怎么可能会让一个刚毕业的实习生当班主任?
  但这种私立小学,有一个最直观的缺点——
  “钱?”
  谢霖点头。
  “她给了多少?”
  “五百万。”
  应呈以为自己听岔了,瞪大眼睛茫然地「啊」了一声:“多少?”
  “就是五百万,以我现在的工资奖金再加年终奖,不吃不喝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更不要说眼都不眨就花这么多钱给自己买一个月入三万的教师职位了。我怎么算都觉得这姑娘像是数学不太好的样子。”
  “这姑娘什么出身,家里这么有钱?”
  “这钱不是她家里的,是她自己的。我联系户籍查了,她父母都是老实乡下人,连在兰城买套房的首付都凑不齐,更不要说这五百万了。这钱是她半工半读,上大学的时候攒下来的。”
  “一个大学生,要干什么,才能在四年内攒下五百万?”
  联想到燕然姣好的面容和x_ing感的身材,他们彼此心照不宣,谢霖只是问了一句:“知道她是在谁手下干的吗?”
  应呈被他这么一问,整个人的头发都快奓起来了:“不会是……”
  “就是郑远峰。”
  兜兜转转,来来回回,最后又扯到了这个人身上。
  “你有没有……”
  “问了。她没见过冯小月和蒋欢欢。按照她的说法,她大一升大二那年缺钱,被何洋骗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何洋上面的一个人物看上了她,在她被送去卖? y- ín 之前就把她截留了,然后包养了她整整三年。所以,她没跟别的失足妇女有过接触。”
  “那燕然是被人包养了三年,赚了五百万?”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这案子的水太深。”他又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确保自己不会被别人听见,“她被包养后,整整三年,都没有见到过包养她的那位金主,直到她大学毕业那年,对方给了她五百万,指示她用这笔钱把自己买进星光小学,以后会有用得到她的地方,她这才知道自己被养了三年是另有用途,假如她不去,对方掌握了她和她父母的所有信息,万一流出去,她就毁了,所以才老老实实听信对方,花钱开后门进了星光小学。你再猜,苏婧是什么时候入学的?”
  应呈皱起了眉头:“同一年。”
  “对,燕然进了星光当老师的同一年,苏婧入学念一年级,有那五百万支持,燕然很快过了实习期,然后迅速成了苏婧班里的班主任。应呈……燕然这颗棋,他养了整整六年,一直养到现在,才拿出来用。”
  六年前,他在干什么?他才刚刚大学毕业!
  就算目标是苏氏集团,那个时候的苏婧,也只不过是个才三岁的孩子!
  依靠绑架使苏氏集团资金链断裂,难道当年不能实施吗?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力气铺垫整整六年?
  他紧紧皱起眉:“燕然……帮他做了什么?仅仅只是内应吗?”
  谢霖掏出了用物证袋装好的燕然的手机,从上面调出了一张照片,是偷拍应呈当时打开那个纸箱时仿佛被鬼上身一般的照片:“燕然六年里,就收到过三条指令,第一条,给了她五百万让她把自己买进星光小学,第二条,是让她想办法分到苏婧所在的班级当班主任,最后一条,就是拍下这张照片,发到这个账号。”
  他手指一划,赫然跳出来一张截图,正是「X」联系苏婧的那个账号!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燕然给他的备注,却是「漏网之鱼」。
  “她什么时候发过去的?”
  “当时一拍下就给他发过去了。”
  现在这个账号已经弃用,但照片显然是在弃用之前就已经收到了。
  应呈把咖啡喝完,一手c-h-ā兜又吊儿郎当起来:“所以……他花了好几年培养燕然这颗棋子,砸了好几百万,就为了看我一张照片?就不能直说吗?他要裸?照我都拍给他看,何必呢?这钱给我不好吗?”
  谢霖没忍住,一脚踹了过去:“滚!”
  他眼一眯,微微侧过身躲开了目光:“对了,这个账号正好是当时他利用苏婧联系我那个账号,我已经让顾崽在查了,你不用再去找他。”
  谢霖没有感觉出任何不妥,只是爽快点头:“行。对了,我记得你说过,这个绑架案的一部分细节,跟你发小的绑架案是一样的,而他又让燕然拍下了你当时的照片,应该是专门为了折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