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推理悬疑 >

漏网 作者: 有风兮(下)

Tags:青梅竹马 悬疑推理 业界精英 制服情缘

75、无愧
  应呈只睡了四十分钟,六点一到就赶回了市局,因为大批人手都汇合到市局了,不能没人盯着,同时赶到市局的,还有那个冤大头林天成。
  林天成从小养尊处优,虽然家世算不上兰城第一,好歹也是所谓的上流人士,只不过跟成功不太搭边——他爸投钱让他开的建筑公司已经在破产边缘了。
  一听说自己的承包地上挖出来几十具尸体,数量还在往上加,这小子吓得一大早就主动过来配合调查了。
  当然,同行的还有他妈以及他爸给他请的一整个律师团队。
  秦一乐挨了点打伤得不重,脸上绷带已经被他自己拆了,分在建筑工地,忙了一晚上没睡,前脚刚赶回市局,正在整合证据呢,就被应呈一把拎了就走。
  审讯室门口被挤得满满当当,一米八五的林天成像个小j-i仔似的瑟瑟缩缩躲在一大帮西装革履的男人们身后,领头的却是一个娇小贵气的女人,使得画面看起来更加滑稽。
  应呈问:“这么多人?”
  身穿西装的男人大背头梳得油光发亮,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叠资料:“您好,您就是负责案件侦查的警官吧,我是林先生的律师。这次,林先生名下承包的工地涉嫌一桩非常恶劣的刑事案件,严重损害了公司的利益与林先生本人的名誉。
  这件事我们已经与林先生做了深入的了解,林先生是无辜的,由于牵涉另一起纠纷,工地已经快一年没有开过工了,所以他并不清楚工地上详细的情况,而且林先生本人更不会有任何的违法行为,他完全是个受害者。
  这是我们公司提供的相关资料,包括曾在工地上施过工的工人信息,所有材料的购入清单,当时签署的合同等。
  配合警方调查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我们也希望警方能尽快查出真相,还林先生一个清白。”
  秦一乐目瞪口呆,接过资料一看,足有十几公分厚,好几个文件夹,一时无言,只能求救似的看向应呈。
  应呈也不好伸手去打笑脸人,只能大大方方接了:“行,这些资料我过会看,但是我还有点问题要单独询问你们林先生。”
  林天成和他的律师都还没说什么,他妈倒是先急了眼:“还问什么?资料也给你们了,这都涉及我们的商业机密了还不够吗?我儿子真的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最近一直在家呢,我可以作证他都没出去过!我可告诉你们,我儿子什么也没干,这屎盆子别往我儿子身上扣。”
  林天成吓得都快哭出声来了,一把揪住他妈的袖子:“妈!妈!你救我,我真的什么也没干!”
  律师连忙先向应呈点头致歉,这才向他们俩解释:“别担心,现在是法治社会,没干过的事就是没干过,警方不会污蔑人的,但是那片地上挖出了尸体是事实,警方总是要调查的嘛。
  再说了,我们的配合态度已经非常好了,警方就是问几句话,问完了就能走了,放心,只要好好配合就行。”
  应呈心道真不愧是金牌律师,正话反话都让他一个人说了,无奈一笑招手把林天成推进了审讯室:“行了行了,我们就是问一些基础的问题,不要紧张。”
  审讯室的大门一关,林天成就顿时抖如筛糠,还朝着外面喊了一声妈,应呈实在是忍无可忍,骂了一句:“几岁了你,没断n_ai啊?”
  他脖子一缩两股战战,哭丧着脸竹筒倒豆子似的说:“我……我……这事真的跟我没关系!天地良心!我冤不冤呢,第一次创业,第一单生意就砸了,官司一打拖到现在都不能开工,直接把我拖破产了,这冤我都没地伸去,现在又莫名其妙死了人,还死了不止一个,三四十具尸体呢!我做梦都想不到还能有这出,跳黄河都洗不清了!”
  “你先别急,只要不是你干的,我们不会冤枉你,只是找你了解一下情况。我问你,你是什么时候承包这块地的?”
  “去年六月底的时候。”
  “那当时这块地是什么状态?”
  林天成「啊」了一声,没明白什么意思。秦一乐一边记录,一边抬头做了个补充:“就是当时这块地到你手里的时候还负责拆迁吗?还是本来就是一块荒地?”
  “到我手里就是荒的,我们前期是一边平地一边浇地基,没干几天就停工了。”
  “干了几天?为什么停工?你律师刚刚说的那个另一起纠纷又是怎么回事?”
  “就干了三四天。说起停工我就来气!我这个公司刚开起来,团队人少,画了几版设计图合作方都不满意,我实在是没办法了,这才找了个外包,画了个设计图好不容易通过了,连忙就组织开工。
  结果正式一开工才发现设计图根本就是错的,面积都不一样。
  这本来就是设计公司的问题,可是我钱已经付了,单已经结了,人不肯认账,非要说是我自己没看清楚,要改得加钱,这我也不干啊,然后这狗r.ì的设计公司就说要告我,一摊上官司这工地就没法开工了,现在我的合作方也跑来告我,说我没能及时完工,我简直里外不是人,再加上这个事,我上哪说理去?”
  “设计图这么明显的出入你自己就没看吗?”
  他更是又气又委屈:“我……我……我根本就不懂啊!建筑公司那是我妈让我开的,说好上手,简单,有钱赚,我其实连设计图都不会看!
  拿到手我就连忙让合作方过目了,那边说好我就立马开工,我哪知道会出这种问题啊!”
  秦一乐和应呈对视一眼,无语凝噎。就这种人,上辈子怕不是拯救了两个银河系才能有这种运气投生在富贵人家,普通人削尖了脑袋努力一辈子也够不到的终点,不过是他的起跑线而已。
  他无奈长叹一口气,就这种智商,不坑他坑谁,「人傻钱多好骗」六个字都刻脑门上了。
  “摊上官司以后工地就一直没开工?”
  林天成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没有。”
  “那你买的那些建筑材料呢?就堆在工地上?找人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