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灵异玄幻 >

越野裙摆 作者:Tango

Tags:情有独钟 甜文 娱乐圈 都市情缘

作品简介
  逃亡路上被捡起。
  高二那年夏天,夏鹿生在ch.un城偷偷喜欢上了一个人。
  周渡野x夏鹿生
  温柔酷哥攻x自卑受
  (虚幻世界)——“相爱的人接吻,是两个巨大行星的碰撞。”
 
 
第1章 
  发烫的车道让夏鹿生的脚趾变得又涩又疼,脸肯定变红了,不该一时冲动跑出来的,起码给自己带瓶水,或者把不合脚的漆皮小皮鞋脱掉换上舒服的帆布鞋。
  但做出这个决定他并不后悔,或者说夏鹿生期待这一天很久了。
  一个小时前,夏鹿生在自己17岁的生r.ì宴上逃跑了。
  鸠占鹊巢这么多年,是该默默退场了。
  宴会开始前夏鹿生并不知道养父母的孩子已经被找到,并且打算在他生r.ì这天广而告之这个好消息。
  出门前衣服被禾阿姨一不小心泼了水,换好衣服抵达酒店,养父母一家已经和谐的站在最中央的钢琴边了。
  而夏鹿生躲在大厅外,靠在在一层yá-ng台的栏杆上。他突然恍然大悟,没有人想在这个场合看到他,出门前禾阿姨欲言又止,神色难看,应该也不想他难过。
  实际上夏鹿生并不难过,甚至和客人们一起高高兴兴鼓掌。他只可惜,没能进去蹭口好吃的。
  12岁那年夏鹿生被养父母从孤儿院领走了,作为整个院里年纪最大的小孩,离开的时候他其实是非常开心的。
  现在离开这个家,他也很开心。
  他们完全不必担心夏鹿生会进去捣乱,让他们的儿子难过。
  坚持不懈的挥手终于招到了一辆跑长途的黑车,夏鹿生舒缓脚腕坐好,报上了目的地,“叔叔,麻烦送我去ch.un城。”
  裤子口袋永远放着自己的身份证,他随时做好被抛弃的准备。
 
 
第2章 
  司机叔叔体贴地在一排临海的宾馆放下了夏鹿生,走到主驾驶位,弯着腰打算朝他表示感谢,结果被毫不留情地吹了一脸车尾气。
  原地点头,表示没关系,知道他是太累了。
  夏鹿生顺着柏油路一直走,找到了一家便利店,买了瓶矿泉水和面包,在老板结账的时候盯着他背后陈列地整整齐齐的烟柜走了神。
  听到不轻不重,手指敲击玻璃柜面的声音,回神,不假思索地指着那盒印了大朵红牡丹的烟,“麻烦再给我一盒这那个。”
  老板好像只是随口一问,“给你老爸带?”
  夏鹿生谨慎点头,实际上目光已经悄悄锁定了店门口的成年男人,用手点了点,“他在门口等我。”
  用手机扫了二维码,干脆地抓了袋子就走。
  没想到会下雨,也没看天气,否则就不会买那盒没用的烟,买把伞。缩在一家名叫青鸟旅馆门前的台阶上,他想。
  青鸟旅馆的墙刷了橙红色的漆,让原本就觉得y-in冷的夏鹿生暖了一些,这可能是心理原因。手机亮了一下,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让你回来的时候,会通知你。”
  他知道自己的表情应该是奇怪的,想笑想难过,但是又一想自己也没有资格。
  手指点点拼音键,“您想要让我还的5万,现在我还不了,能分期吗?”发出去后没有很快得到回应,但他真的很恳切地希望能够慢点还钱。现在手头上只有五分之一。
  在养父母家过的第一个生r.ì,夏鹿生得到一辆玩具汽车。生r.ì第二天,他们就通知他,以后所拥有的一切,都会被登记在册,在夏鹿生有经济能力偿还时,一分一毫都要还干净。
  他只觉得尴尬,开始反省生r.ì那天晚上到底笑了没。
  夏鹿生只是替代品而已,作用是哄他们开心,以及承受养母失去儿子后的怒火。
  不认为自己淋成这幅鬼样子,还会有旅馆愿意接待。
  但是青鸟旅馆为他开门了。
  这是夏鹿生第一次见到周渡野,黑色短袖紧紧贴在身上,手臂肌r_ou_线条好像仅仅因为开门这个动作涌动,高挺的鼻梁上架着宽大的方形框,金属边的眼镜,腿上的工装裤挽到了膝盖,露出的肌肤是蜜色的。
  可能因为他看他看的失神了,冰冷的眼神像一把冰冷的手术刀刺了过来,夏鹿生毫不怀疑在他的面前,只要开口撒谎,他会无所遁形。
  干巴巴道,“你好,朋友。”
  他的下唇略厚,也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竟然觉得他的嘴唇很欲。对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就这么下评论。实在非常不礼貌。
  他在心里反省。
  “有事?”夏鹿生确定他没笑,语气也不友好。
  夏鹿生小声说,“我想住一间房。”
  他的手臂抬起,左手抓了一下头发,眉头一皱。
  夏鹿生的心脏随着他的动作浮了起来。
  “怎么不进去?”
  松了口气,浅浅一笑,甩甩胳膊的上的水,“我会弄s-hi里面吧。”
  “你是客人,没人敢介意。”他说完就转身进去了,门没关,应该是邀请夏鹿生进去的意思。
  前台在睡觉的人被他一巴掌拍醒了,“顾兔,有客人。”
  叫顾兔的女人清醒后朝他龇牙咧嘴,然后转头看着夏鹿生甜美一笑,“要住几天?身份证给我可以吗?”
  夏鹿生乖乖j_iao上身份证,余光注意到他上楼离开,背影都看不到了。匆匆说自己也不知道要住多久,又问“住一晚要付多少钱?”
  “88一天一夜。”顾兔看着身份证轻声问我,“小朋友,你该不会是离家出走吧。”她拉开抽屉拿了毛巾递给我,语重心长,“住一晚就行了,别太让家人担心。”
  夏鹿生一愣,轻松道,“我是孤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