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古代迷情 >

我靠皇帝的宠爱帅炸官场 作者: 仙奶橘糖

Tags: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爽文 朝堂之上

汤寅本是个京城五品小闲官,受党争连累做了上司的炮灰后,又莫名其妙地被新登基的皇帝给戏弄了一番,自此在被贬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与好友吃饭被贬,喝酒醉被贬,生病被贬,嫁侍女也被贬。他被贬得一脸懵逼,但又总能被那狗皇帝以各种奇奇怪怪的理由升回去。
  汤寅今天被贬明天升,今天刚升明天又被贬,折腾的快要命时他终于怒了。
  “不干了,老子要辞官!”
  狗皇帝露出得逞的表情,邪魅一笑:“那爱卿进宫来,做朕的皇后如何?”
  汤寅:“!!!”
  又皮又爱作死动不动就装病脾气超级好的受vs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事逼攻。
  1v1绝宠无虐,剧情走轻松无线风,感情线为主权谋为辅,不要太考究剧情逻辑不喜绕道深谢~                避雷:攻是真的非常事逼儿哈哈哈,各种折腾受。受总以为攻要杀他,却又忍不住作死。
  汤大人眼里含炮泪,骂骂咧咧:狗作者我谢谢你!我他妈可太有挑战感了!
  狗作者:嘴角疯狂乱他妈上扬!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爽文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汤寅萧恕 ┃ 配角:一堆官场上爱撕逼的小可爱 ┃ 其它:蔬菜汤组合,盒饭兄弟,鱼刺炸j-i配藕粉小丸子
一句话简介:升官发财宠皇帝yyds!
立意:努力工作,保持可爱。
 
 
 
1、被贬了
  北邑国,三月初ch.un。
  自新帝登基的半个月以来,原本以雍王为首的各大势力惨遭了一波大清洗。
  此时的上京满目疮痍,百废待兴,到处都弥漫着一股似有若无的血腥味。
  羽皇卫昼夜不停歇地满城抓捕逆党,闹得人心惶惶。百姓们关门歇业,吓得连家门都不敢出,生怕被当成逆党余孽抓进内狱里严刑拷打,届时只恐百口莫辩,不死也得脱层皮!
  而这r.ì天还未亮,汤府上上下下十几口人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
  三五个婢女们忙着收拾值钱的细软,几个年轻力壮的小厮则是帮忙套车抬东西,等一切都收拾完毕后,府门前突然响起了一道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声。
  “哇——”
  一个身穿藕粉裙梳着双平髻的小婢女蹲在地上掩面大哭:“乌寒哥,我舍不得离开京城,舍不得离开汤府呜呜呜……”
  玉弦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玉鸾和其他几个婢女也跟着哭。几年前她们被买到汤府为奴,虽没有锦衣玉食,却也蒙受汤大人的恩惠,无忧无虑平安顺遂。
  谁知新朝易主,多少人无辜受到牵连抄家送命。如今她们家大人还能留条命在,已经算是祖宗显灵,三清庇佑了。
  乌寒坐在头前负责赶马车,他生得浓眉大眼,高鼻丰唇,个头也很是出挑。
  只因他从小力大无穷,勇猛之名传遍了十里八村,才被已故的汤老爷选中,成了独子汤寅的贴身小厮。
  乌寒被她们的哭声搅得心烦,粗声嚷道:“行了!一个个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一会大人出来,别叫他听见!”
  他是个糙爷们,从来也不懂得怜香惜玉哄小姑娘。汤寅换好行头从府里出来恰好听到,当即无奈一笑:“瞧你这个管家当的,整r.ì凶巴巴的,府里人都让你吓坏了!若不是林叔上个月有事回老家,我又急着出京赴任,才不选你顶上呢。”
  他不提出京赴任的事还好,只要一提,乌寒听了便会立即恼怒,愤懑不平道:“明明是前吏部尚书倒向雍王一党被株连,吏部侍郎整r.ì阿谀奉承攀结他都没事,反而是大人您无辜,竟平白受了这场祸事的牵连。”
  汤寅叹了口气,他又何尝不知自己冤枉呢?
  雍王为了夺帝位拿如今新帝曾是庶子,身份卑贱一事大做文章,前吏部尚书以及吏部一干人等纷纷倒向雍王,至始新帝登基后立刻将矛头对准了吏部。
  他向来不涉党争,只是听吏部侍郎的差遣按规矩办事。只因吏部侍郎与安平候府有亲,故而在躲过一灾的同时,毫不廉耻地向新帝递折含冤,将往r.ì里逢迎巴结、趋于奉承的那些不雅传闻统统栽赃到了汤寅这个五品小官的身上。
  于是汤寅就被贬了。
  圣旨上写的很明确,他从一个五品员外郎变成了泸州通判,限期离京赴任不得有误。
  他素来自诩清高不愿结党,能有今r.ì之祸倒也不意外。既然抱怨无用,索x_ing不如离开京城这个是非之地。
  汤寅x_ing情洒脱倒也想得开,一脸平和道:“好了,大家都上马车吧。想必到城门口时天也亮了,我们赶早出城,争取三r.ì内到泸州。”
  汤寅跳上马车后忍不住掀开车帘,目光略带不舍地望了一眼自己的小府邸。
  他原想着有朝一r.ì出息了能将家人也接来京城,却不成想如今连自己在这儿也无立足之地了。
  他苦笑了一声,吩咐乌寒道:“走吧。”
  正当乌寒准备驾车离去时,前方忽然传来了一阵惊天地动的马蹄声。
  吁——
  乌寒拉动缰绳赶忙将马车停下,抬头只见前方黑压压地一片,站着一排身披铠甲,肃容整装的士兵。
  他认得这些人的穿着,只是万万没想到皇帝身边的羽皇卫竟会突然出现在此!
  “大人,是羽皇卫来了。”乌寒隔着马车帘小声提醒。
  汤寅听罢脸色微沉,羽皇卫一向只听从皇帝亲召,绝不会无缘无故到他这个五品小官的家门口来。
  但汤寅还算沉得住气,从马车上下来后缓步上前,按规矩作揖行礼,问道:“不知陛下差遣各位军士前来有何贵干?”
  “陛下召见,请汤大人速随我等进宫!”
  羽皇卫亲至如同圣旨,汤寅自然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他嘱咐好乌寒等人在此等候,便乖乖地跟着羽皇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