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古代迷情 >

私生子 作者:福蝶(上)

Tags:种田文 爽文 朝堂之上 宫廷侯爵

文案:
  世多风雨,愿君无忧
  历史学教授攻×收保护费混混受
  ——————————————
  没人能想到朝堂上的刽子手,战场中的太岁神,多年前也是两个见面就掐架的小屁孩。
  年上,爱美天真小孔雀攻X伪君子心狠手黑受
  心狠手黑的小孩一心想做真君子的故事。
  ——————————————————————
  宋凌作为不堪的私生子从清贫的梨花巷一步迈入金碧堂 皇的将军府,外人都说宋凌走了大运,一步登天。
  只有他自己知道,将军府的一切都让他厌恶,不堪的身份,始终无法摆脱的流言蜚语,以及那个活的骄傲过的肆意的将军府大少爷——罗锦年。
  ——————————————————————
  风云变幻,若干年后罗锦年流落乡野,宋凌半跪在泥泞的小道上,托起罗锦年与泥水混杂在一起的衣摆, “你该永远骄傲地活着”,宋凌轻声说着。
  “世多风雨,愿君无忧”
  看文须知:
  1·主角真伪君子,剧情向,不能接受请点叉。
  2.不可以攻击主角,弃文不必告知,呼唤爱与和平。
  3·发现错别字麻烦留言评论区,感激不尽
 
 
第1章 私生子
  宋凌刚从私塾出来,巷子里卖菜的大娘叫住他,“宋小子你家里来了人,穿得富贵着哩,你赶紧回去看看吧。”
  宋凌应了声,礼貌道别,不徐不疾的踏在青石板上。宋凌生得瘦弱,但背脊却像被戒尺丈量着,挺的笔直,不合身的儒生服都穿出几分文人气度。
  大娘羡艳的看着宋凌离去,宋家不是一直住在梨花巷的,九年前貌美的宋娘子在一个清晨带着尚在襁褓的婴儿在梨花巷落户。
  一来就是大手笔,直接买下了梨花巷里最大的四进宅子,那宅子是位有名富商老爷留下的。
  前些年老爷去了外地经商,宅子也就闲置了下来,宅子里种着十几株梨树,说不得连梨花巷这个名字也是因着这宅子来的。
  梨树结的果子好,因着没专门的人管理,那饱满香甜的梨子也就成了巷子里的共同财产。
  宋娘子生得貌美,来的那天把巷子里一半男人的魂儿都勾走了,另一半不为所动的要么是老得花了眼,要么是咿呀学语的幼童,女人们则凑在一起猜着宋娘子的身份。
  有说是个高门大户的小姐,和男人私奔出来,有说是个死了男人的寡妇,男人是个有钱的富商老爷。
  连那宅子的原主人也没逃的了编排。
  还有说这是哪家大人养在外头的外室,这种说法得到女人们普遍的认可,因宋娘子从未和这些女人们一样接些浆洗衣物的活计,近些年连门也不出,却能安安稳稳将宋凌拉扯大,还有多余的钱让宋凌上私塾。
  所有流言都有个源头,这流言是张绣娘先传出来的,宋娘子来之前她是巷子里最体面的女人,有一手j.īng_湛的绣活,不用和别的女人一样,大冬天还用长满冻疮的萝卜手在河边就着刺骨的水浆洗衣物。
  张绣娘有双好看的手,修长,白皙,冬天的时候她揣着手炉,常路过河边不经意间撩撩散乱的头发,在蹲着的女人们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里翩然离去。
  宋娘子来的那一天坐的是巷子里人只听说过的牛车,撩开车帘时露出截雪白的腕子,张娘子被那雪白刺了眼,隔天就传出了宋娘子是官家老爷养在梨花巷的外室,而宋凌是私生子。
  张娘子说话很有水平,用的都是些可能大概的词,只放出个话头,剩下的都让别人自己去猜测,绝不留下话柄。
  前些年宋娘子这个“外室”和她带来的“私生子”在梨花巷只能用四个字形容,声名狼藉。
  女人们自认是正头娘子,瞧不上这种无名无份的外室,虽说r.ì子过的穷苦,但再怎么样也比外室尊贵。
  那几年仿佛谁和宋娘子扯上关系,谁就沾染上了外室的晦风,失了正头娘子的体面。
  直到宋凌一天天长大。
  宋凌直到四岁启蒙前,宋娘子都将他拘在宅子里,是一步也未曾出去过,直到四岁启蒙那天,宋娘子带着他去十里八乡唯一的夫子,石夫子家,人们这才第一次见到常常念叨的私生子。
  那天见过的人,都说那孩子是比着天上的仙童长的。
  一年后,有位游历的道士来到梨花巷,歇在石夫子家,见过宋凌后,连连叫好,只说是道韵天成。
  巷子里的流言意料中的停了,那是道长说的道韵天成,哪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能随意指摘的。
  宋凌逐渐长大,仪表出众,课业优秀,沉稳大度,关键是对着他们这些乡野村妇也礼数周全,像个小文人,连石先生都说宋凌将来有大出息,私生子的言论也就再没人提起了。
  宋凌知道有人看着他,背脊挺的更直,端着他的文人气一路到了家门口。
  宋宅在梨花巷的最深处,此时大门口停了辆牛车,有两个车夫一左一右的站在车旁边,车上装饰着玉坠,还有宋凌从未见过的流光溢彩的装饰。
  车夫见他来了,恭敬的上前行礼,全程低着头不发一言,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度。
  宋凌有些局促,他从未见过这样华贵的牛车,从未见过这般知礼的仆人,他尽力掩饰自己的无知,板着脸问:“你们是谁,我娘呢?”
  宋凌当着外人都是喊娘,这样显得亲近,让别人有种这对母子亲厚的错觉,这是他维持自己形象的小小手段。
  母慈子孝的宋娘子一家,有个小小年纪就出众的孩子,才不是卑劣的私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