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穿越重生 >

失忆后,我每天都在社死 作者:洛

Tags:星际 穿越时空 机甲 打脸

文案
  自从家庭医生管亭发现他生活在一篇渣攻jian受小说里,他每天所做的要么是在家躺着睡大觉,要么是连夜被渣攻总裁call过去给他的小可怜qing人治病,然后领天价薪水。
  工作轻松,有钱赚,还能每天近距离看老板和老板娘的狗血爱情故事,管亭对这样的生活很满意。
  直到有一天,老板的哥哥回国了。
  没过几天,管亭发现,狗血小说剧情发展……逐渐沙雕化。
  。
  陆寒江:(悲恸)重金替老婆求一双没有看过烂片的眼睛。
  管亭:OVO?
  
   排雷:
  1.无逻辑的轻松甜饼,文笔×,发糖√,副cp√,谈恋爱√
  2.(谢邀人在国外刚下飞机的)陆寒江x(我觉得我就是个龙套的)管亭
  (我不是我没有你冤枉我的)陆含柯x(四处搜寻到处求购眼药水的)白修知
  3.缦维迪斯综合症是我编的,问就是没有TVT
  4.和谐世界,你我共享
 
 
第1章 
  陆含柯找过来的时候,管亭刚刚洗完澡,正准备睡下。
  他一点儿不惊讶,仿佛早有所料,认命地拿起医药箱跟他一起回去。
  管亭是小陆总的家庭医生,深夜被老板造访,除了给他那位养在家里的小情儿治伤,管亭实在是想不出来还能有什么事。
  作为一名正儿八经的霸道总裁,小陆总家在城南的富人别墅区,离管亭家有段距离,管亭靠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窗外的风景,昏昏欲睡。
  陆含柯余光瞥他一眼,“sao——咳,你最近感觉怎么样,胃还疼吗?”
  “还行。”管亭说。
  前两天他因为胃病昏迷住院,醒过来的时候,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了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他当时脑子不清醒,下床去卫生间直接平地摔把脑子磕破,被赶来探望的陆含柯和他身边的小情儿扶起来。
  彻底清醒后,管亭发现那段记忆里模糊的人脸正是陆含柯和他的小情儿。
  管亭花了整整一天时间,才捋清了他那段混乱的记忆。
  这位小陆总和他小情儿的故事可谓是狗血遍地洒,小陆总在工作上有着足够的能力,可在感情生活上简直是个人渣。
  他中学时期曾经有个白月光,不过还没来得及表白,白月光便从他的生活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本以为这段感情只能化为泡影,没想到一年前,小陆总找到了他认为和白月光相似的人。
  并且,包养了他。
  故事到这里并未结束,包养嘛,你情我愿,倒不至于让管亭觉得小陆总不是个东西,然而小陆总每次和小情儿相处总会控制不住地对他好,在看到小情儿的反应后又觉得他自个儿在出轨,于是开始百般凌辱小情儿。
  小情儿在他手里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每天都要经受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折磨,但他离不开小陆总,因为这是他喜欢的人——
  ——没错,小情儿就是小陆总的白月光!
  可小陆总对此事并不知情,小情儿也一样,他只觉得小陆总单纯地想要发泄,为了能在小陆总身边留下,小情儿忍气吞声。
  而管亭,虽然名义上是陆家的家庭医生,实际短短一年时间,给小情儿看病的次数比他曾经给陆家所有人问诊的次数都要多。
  想到这里,管亭不由自主地悄悄打量陆含柯。
  他只是胃病,不是脑子坏了,这段记忆明显是上帝视角,管亭住院期间就觉得不对劲了,就算他有他们的记忆也该站在第三者视角,不至于连小情儿是小陆总白月光这种当事人都不知道的事情也清楚,他偷偷去过医院的j.īng_神科,在医生瞪大眼睛准备把他抓去做心理测验之前跑出科室。
  后来,管亭又去网上开了匿名贴询问,在各种嘻嘻哈哈的回答里,管亭找到了最多的答案——
  ——[楼主怕不是穿书了吧哈哈哈,最近不是很多这种题材的小说吗/滑稽]
  穿书?!
  管亭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开始冷静地搜索那层楼的推文。
  连看两天以后,再联系自己这段记忆,管亭不得不推测自己现在所处的世界,就是一篇狗血渣攻贱受小说。
  而他,就是小说里渣攻总裁身边最惨的工具人——家庭医生!
  ——原来如此!
  管亭思来想去,出院后数次拟好辞呈,被七位数的天价月薪硬生生拦了下来。
  反正这种小说里家庭医生就是个连配角也不是的龙套,等两人解开误会重新在一起,管亭就可以带着存好的钱去首都买套三环内的房,再买辆好车,悠悠闲闲地过完这一辈子。
  薪水不薪水的无所谓,主要是想见证老板和老板娘的狗血爱情故事。
  赶到陆家已经是十分钟以后的事情了,管亭跟在小陆总身后上二楼。
  打开卧室门,小情儿满脸泪痕地坐在床铺中央,脖子上有块红痕,突兀又可怖。
  “管医生……”
  小情儿抬眼看他,又看看他身边的陆含柯,目光闪烁,欲言又止。
  管亭想,刚被施暴完,时隔不久看到施暴者,多少有点害怕很正常。
  他小心翼翼地看向陆含柯,斟酌道:“小陆总,您要不先去休息一下?”
  生怕一个没注意又惹得小陆总不高兴。
  陆含柯皱皱眉,半晌终于点了一下尊贵的脑袋,走出房间。
  送走陆含柯,管亭松口气,他来到床边身边,打开医疗箱问:“除了脖子,还有哪里有伤?”
  “呃……”
  “我是医生,跟我说清楚我方便给你涂药。”
  小情儿嘴角微不可见地抽了一下,在管亭发现前迅速调整好表情,委屈摇头,“陆总没有对我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