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穿越重生 >

嫡妻不好惹 作者:素衣渡江(上)

Tags:穿越时空

备注:
     穿越成了医药世家吴家嫡孙女吴暇玉,本来已经许了门当户对的世家子弟为妻,却被锦衣卫同知穆锦麟横c-h-ā一脚,成了他的妻子。
 
  既来之,则安之,r.ì子总得过。可很快,暇玉发现r.ì子过不下去了。
 
  她和丈夫的三观严重不合。
 
  
 
  而三观这种东西,不是他毁了她的,就是她掰正他的。
 
收藏此文章★~点我收藏我吧~★
 
完结文
==================
 
☆、冤家初见
 
  俗话说,“不为儒,便为医”“秀才行医,如菜做齑”。早年的落地书生吴再林,苦于没有银钱再考功名,便间或研读医书,给人问诊看病。时间久了,渐渐钻营越j.īng_,原本考取功名的心思反倒淡了,一门心思投入到自己的医术上。皇天不负有心人,几年后吴再林的神医的名声传到了京城,由礼部下令征入京城。并在太医院每三年的大考中得了一等,顺利补了医士。又三年,在医士三年的大考中,得了一等,成为了御医。
  
  吴再林医术官运齐头并进,在四十岁上下成了太医院正六品院判。之后娶妻妾共五人,生子三人生女四人,嫡长子子承父业,年纪轻轻便进了太医院供职,其余二子分别打点京中的药房济号,到吴再林八十岁的时候,回顾自己的一生,他自认为配得起无憾二字。
  
  但就在他八十大寿前夕,出了岔子。
  
  他嫡孙吴澄玉偷了副方子给御史齐霄,而不幸的是,齐霄按照方子配了药,当夜服下不久就一命呜呼,去了阎罗殿报道。更不幸的是,据说这副方子是齐霄打算自己试验好了,献给皇上的。至此大案通天,任谁也化解不了了。第二天锦衣卫便上门,直接锁了吴澄玉,丢进了诏狱大牢。
  
  当天晚上一家人聚在大堂里,只点了一根灯火飘忽的蜡烛,各个哭丧着脸,半晌没人说句话。
  
  终于长子吴敬仁以极低的声音说:“这样……我明天准备银子看能不能买通诏狱的狱卒,进去后告诉澄玉,让把罪名一个担了。别连累旁人,如果只死他一个,把这件事化解了,也,也……”说到这里,心如刀绞不禁哽咽:“澄玉这孩子,一向乖巧,别人吓唬几句就乱了阵脚,就把方子偷出去给人家了。”
  
  妻子方氏赶紧掏出帕子递给丈夫:“敬仁,事情还没到这一步。咱们想想看,就没别的办法了?”
  
  次子敬义双手c-h-ā袖愁眉苦脸的摇头:“不好办呐,这案子是通了天了。齐霄上次敬献‘揭被香’得了甜头,瞄上了咱们家的祖传秘方,也不知从哪传出来的消息,说爹耄耋之年,尚能每r.ì御女数人,就是靠咱们家的‘满ch.un丸’。这才动了歪心思,威逼利诱澄玉把方子偷了出去。”说完抬头看老爹y-in郁的表情,毫无感觉的继续唠叨:“小妹妹婉欣出生那年,爹你都快六十岁了吧。难怪齐霄相信那方子……哎,你掐我做什么?!”
  
  敬义家的许氏狠掐了丈夫一把后,并不说话。她不想说什么,也求丈夫别乱说话。
  
  吴再林愤怒的一拍桌子,指着次子骂道:“你在怪我这个做父亲的吗?澄玉出了事情,叫你们过来,瞧瞧你们,没一个拿得出主意的!这件事追究起来不光是澄玉自己x_ing命不保,若是治咱们吴家一个图谋不轨的罪名,弄不好都得把命搭进去!”
  
  “爹,你言重了。我听说是齐霄的同窗写了奏折告了咱们一状,皇上只说让锦衣卫查,具体查什么,反正没说查谋逆之罪。我看呐,就是一个官员死的蹊跷,皇帝为了给官员们一个j_iao代,让锦衣卫查查死因而已。”敬信轻描淡写的说完,顺手摘了粒葡萄放嘴里嚼:“依我的意思,再等等看。澄玉是上午被带走的,一晚上该说什么应该都说了。明天锦衣卫上门,看看他们要什么,如果使银子能把人弄出来,多少咱们都给!”
  
  敬仁听了,忙道:“老三说的有道理。越到关键时刻,越要冷静。”
  
  敬义嘀咕:“也不知道刚才是谁说要大侄子自己一个人扛的。”刚说完,胳膊一疼,马上瞪妻子:“你又来?”
  
  吴再林绷着脸道:“那就再等等。明天老大在家等消息,老三你在账房支笔银子,看看有没有门路塞给狱卒,探探澄玉的消息。要是动刑了,送上好的金疮药进去。”
  
  众人低沉的应声,各自散了回自己的小院。待就剩敬仁和方氏的时候,方氏一低头,拿帕子擦眼角:“这孩子怎么竟犯浑呐,好好的路不走,非得和歪门邪道的人拐搭在一起。我就澄玉和暇玉两个孩子,暇玉身体不好,看样子不知还能挨多年,如果澄玉没了,我这个老婆子也不活了……呜呜呜……我死了,正好给你外面养的那个狐狸j.īng_倒地方。”
  
  “哪,哪有什么狐狸j.īng_啊,你,你啊你……说澄玉的事,你往别的地方扯什么呀,真是的。”敬仁抓耳挠腮,被人戳破心事,百般尴尬。
  
  方氏帕子一扔,啐了口:“敢做不敢当的熊种!我懒得跟你说,反正话给你撂这儿!澄玉有个三长两短,我立马抹脖子!变成厉鬼叫你和狐狸j.īng_一辈子不得安宁!”
  
  “好好的,你干嘛说这些。咱们说澄玉……说澄玉……”
  
  “说个屁!”方氏叉腰骂道:“刚才在爹面前,我不好意思驳你的面子,你可好,竟然说出让澄玉一个人揽下罪名这种狗屁不通的话来!这是当爹的该说的话吗?澄玉到底是不是你儿子?刀还没架到脖子上呢,你就把儿子推出去了,等真大祸临头了,我和暇玉你都能眼睛不眨的卖了?你能,你肯定能干得出来,等我们死绝了,你好跟那狐狸j.īng_双栖双宿啊!反正你儿子多,在德昌济号学徒的小孟翔是谁,当我不知道?!是不是等他医术j.īng_了,领回来认祖归宗呀,有小孟翔了,澄玉就不是儿子了。呜呜呜呜……我真是命苦,嫁给你这么个披着人皮不干人事的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