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主页 > 穿越重生 >

嫡妻不好惹 作者:素衣渡江(下)

Tags:穿越时空

☆、57第五十七章
 
  时值年关,正经人家都忙着过年,这个时候还在路上奔波的人,要么是因为贩货而来不及回来的商人,要么就皇命在身的官差。
  这一r.ì,天寒地冻,北风呼啸,北直隶一个小县城的守门小兵,冻的双颊绯红,他不时搓手,躲着脚取暖,忽然他看到一队人马,自远处的官道疾驰而来。马蹄卷起地上的积雪,到了近处,踏起的飞扬雪片仿佛一道屏障,叫人睁不开眼睛。
  守门的士兵刚要拦马盘问,就见驰在最前的马匹停下,马上的人摸出身上的牙牌给他看,凶道:“锦衣亲军在此,速速避让!”
  那士兵愣神的瞬间,其余的马匹片刻不停的从他们身边飞驰而过。那人则收起牙牌,一勒缰绳,追了上去,留下目瞪口呆的守兵,看着他们的背影合不拢嘴巴。
  这一行人穿过城池,一直来到城郊附近的一片树林,才停下步伐。
  行在中间,骑着黑亮毛皮骏马的人,摘了斗篷的小帽,跃下马来,站在山岗上眺望不远处的一个小屋:“穆锦麟家的狗,就关在那里吗?”
  旁边的随从立即跪下道:“回周大人,自前夜,李苒押送的车马被我们发现,他人一直被关在那里!只是嘴巴硬的很,无论问什么就是不肯吐露半个字。”
  周聃眼神y-in鸷,冷笑道:“他和穆锦麟一起长大的,如果他那么容易背叛,穆锦麟也不会用他!得用巧劲儿!”一招手,让一个亲信靠近,道:“派人伪装成穆锦麟的手下,去刺杀他!装的像点,别露馅!”那亲信听了,一拱手道:“是!”
  周聃见人下去了,看着那木屋,略显肥胖的身躯因为得意,微微颤抖。他就知道姓穆的,不会孤注一掷把未来堵在太子身上,果然,他暗中和汉王j_iao好。只要这件事坐实了,不管未来谁坐天下,他穆锦麟都死定了。
  只是最关键的证词,需要从李苒口中获得,那样才可信可靠。
  周聃在寒风中闭目思忖了一会,然后去了在附近的驿馆过夜,等第二天太yá-ng挂在树梢的时候,他来到木屋,推门而进,一进屋就闻到一股子焦糊和血腥味,不禁皱眉:“人还活着吗?”
  一个在火盆前翻弄烙铁的人,立即拱手下跪:“下官拜见周大人!回大人,人已经开口了,这是供词!”
  周聃接过供词翻看着。那审讯的人则津津有味的说着昨天的情况:“昨天李苒遇到刺客后,待伤口被我们止住血,就嚎啕大哭起来!他还真当是穆锦麟派人来杀他的,伤心之下,什么都说了,从去年开始,穆锦麟和汉王结j_iao的时间和礼品,都在这供词里了。”
  周聃淡淡的说:“他人呢?我看一眼。”话音刚落,跪地的那人,立即起身弯腰拉住地上一个铜环,就听吱嘎嘎的闷响,一个地下坑窖出现在周聃眼前,他下了几级台阶,借着微弱的烛光看到缩在墙角,满身是血,昏迷不醒的李苒,嘴上啧道:“给他勤换药,别叫他死了,一旦有好转,就让他归京!”
  “放了他?”
  “他对咱们没用处了,清理门户这种事,叫穆锦麟自己动手罢。”他见李苒脖子上裹缠着白色的绷带,心想那定是昨天的所谓刺客的杰作。虽然刺中要害部位,有致死的危险,但演戏自然既然要逼真,总要冒些风险。他返回地面,让人将地窖的入口缓缓盖上。却没发现,下面呈昏迷状况的李苒,嘴角浮出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
  这时另外一个负责审讯的亲信,道:“周大人,昨天为了演这戏,折损了咱们两个看门的人手……”
  “看他们家里还有什么人,发些银两抚慰。就说是查案中被歹人所害!”周聃说完,将那口供折好,贴身放着,深知事不宜迟,立即动身返回京师。
  穆锦麟,你完了!
  —
  皇帝怒,将手中的奏本摔到地上,骂道:“朕还没驾崩呢!一个个就起了二心!穆锦麟是朕堂妹的儿子,朕原本以为他能最忠心护主,谁知却是这么一个两面三刀的混账东西!”
  见龙颜大怒,左右的侍从皆大气不敢出,瑟缩身子,稀释自己的存在感。但是皇帝的亲信却没法躲避,必须表示一下态度。邹公公看了眼在地上跪着的周聃,拾起那份写满穆锦麟罪状的折子,道:“皇上,这沾亲带故的,亲戚间逢年过节,互相送点礼物……”
  不等邹公公说完,皇帝一拍几案:“他是傻子吗?他身为锦衣卫同知,难道不知道和藩王j_iao好,是什么罪名?!”扫视了一圈殿内的人,恨道:“绍棠也不老实,他已经就藩了,居然还频频联系京中要员,是何居心?!太子的确在南京,但不意味着他有机可乘!派人告诉他,叫他老老实实待在凌州,再敢搞小动作!朕绝不客……咳!咳!”
  邹公公忙上前给皇帝捶背端水,顺着皇帝的话,劝道:“大概就是去年冬至,汉王进京,穆同知可能觉得陛下您宠爱汉王,他才起了巴结的心……”
  皇帝押了一口茶,微微咳嗽,道:“朕怜他少年时,父母双双亡故,给了他高位做。 结果他不仅不知感恩,反倒巴望朕早死,他好去孝敬新主子!”虽然早就知道他和太子走的稍近些,没想到他连太子都背叛了,可见他缺乏锦衣卫最需要的忠心的二字,这种人如何能担大任,只为自己谋求未来利益的人,怎么能放心把心腹要事j_iao给这种人?
  皇帝眼中现出一丝的杀意,不过很快就黯了下去。毕竟穆锦麟不比平头百姓,处罚重了,一则各地藩王、驸马以及和皇室有亲缘关系的人,会说他这个皇帝薄情寡恩,忘了太祖的教诲,对待自家人亮刀子。二则,因为他和汉王走得近就摘到他的官位,又会引起多少猜忌,会不会让外朝的人肯定,太子必然即位。
  不能叫臣下猜中自己的心思,一旦别人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不是他治理天下,而是群臣利用他治理天下了。尤其在继承人的问题上,只有所有人都摸不准他的心思,他们的注意力才不会在下一任储君,而是在自己这个当朝的皇帝身上,他们才会不停的揣摩他的心思,追逐他的意志。